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爆怒時速》及 《新異變人》

2020/9/7 — 15:22

(內含劇透)

今年三月起,因為疫情持續擴大,美國電影院一直處於關閉狀態,直至八月,當地戲院才重開,當多部大片都紛紛撤檔之時, 《爆怒時速》(Unhinged)是首部獲准廣泛公映的電影。

《爆》提供了無需要運用腦袋的豐富娛樂,很有可能是普遍觀眾為了逃避亂世現實的良藥,難怪片商充滿信心決意公映此片。

廣告

電影以駕駛衝突 (Road rage) 為題,講述女主角Rachel (Caren Pistorius)在擠塞的公路上向另一車主 (Russell Crowe) 無禮響咹,觸怒了他的神經。他隨即展開一連串的報復行為,更越演越烈,再變成殺人追捕的遊戲。劇情就如英文片名所指, 狂燥車主最後變成脫鈎的鎖鏈,一發不可收拾。

首先,不得不承認電影多個情節都非常巧合,例如狂燥車主(戲中沒有明示他的名字,只有在其中一個段落表示他有可能名叫Tom Cooper)輕易偷了女主角的智能電話,又巧合地電話因為沒有上密碼鎖而被盜竊所有個人資料,包括家人的住所、兒子上學地點、銀行戶口資料等,還被掏空銀行戶口存款(應該大部份現代人也有密碼鎖了吧);狂燥車主多次在公眾場合或公路上殺害或傷害其他無辜人士,警察永遠都沒有及時出現,然而他的所作所為已在全市的電視上被公諸於世;每當狂燥車主想剷除協助女主角的閒角時,都恰巧會有迎頭貨車將其車死⋯等等。

廣告

不過,《爆》是一部B Grade動作電影,它並非《生死時速》(Speed)或《參救96小時》(Taken) ,不能相提並論,也不宜以大製作的尺度去評論電影本身的好與壞。那些超乎常理的情節為的是提供娛樂性而並不旨在說服觀眾,大家亦無需太認真。整部電影都是建基於一句對白「I need you to learn what a bad day is and I need you to learn how to say sorry」,這句對白或許俗套乏味,但由這個概念發展出的劇情卻成了最佳的娛樂。

順帶一提,《爆》的剪接由《極速傳奇:褔特決戰法拉利》(Ford V. Ferrari)其中一位剪接師Michael McCusker操刀,兩部電影都涉及汽車追逐,雖然本質與規模都大有不同,但《爆》某幾段追逐也非常緊湊。

《新異變人 》(The New Mutants) 是另一部在上週上映的電影。《新》原定公映日期於2018年,因為重拍及某些商業決定,映期被一推再推,來到今年才正式公映。早前又因為美國片商沒有安排社交距離的試映,又被一班影評人杯葛,真是多災多難。

《新》以前傳形式講述五位年輕異變人 (mutants)各有不同的經歷,他們被關在一座由如鬼屋般的神秘醫院受監察,必須要跨越心魔才能拯自己。

《新》嘗試以恐怖類型片的方向拍攝這個一年已有三四部的超級英雄片,此舉值得欣賞,總得有人破舊立新,一改那條集合輕喜劇及超能力動作片的方程式。電影花了大部分篇幅解釋角色的可怕經歷,注入恐怖元素。 據說導演參考了《飛越瘋人院》(One Flew Over the Cuckoo's Nest) 、閃靈》(The Shining) 等等的經典而創作出《新》,可是,電影整體在執行上未如理想,加上多次重拍,出來的效果,無論在劇情或節奏方面都有感牽強。

畢竟,觀眾進場看《新》還是基於對X-Men的情意結或真心想看一部超級英雄片,而電影的結尾那大堆頭的決鬥也看得出是為了滿足以上提到的兩類觀眾,不過,這大決鬥與《變種特工:黑鳯凰》 (X-Men: Dark Phoenix) 的結尾相約,二者都未能做到高潮迭起。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