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機自由仁》 — 可以再探索題材的深層意義

記得疫情之前,已經在銅鑼灣JP戲院的後樓梯間看過《爆機自由仁》(Free Guy) 的電影海報,怎料疫情一直肆虐,結果公映日期由原定去年暑假當期延遲到同年年尾再到今年七月,電影終於在大銀幕上出現。

《爆》的劇本於2016年時,在美國知名年度劇本調查報告Black List上其中一份最受追捧的劇本。電影本身的構思很好玩,除了描寫遊戲內的非玩家角色Guy (Ryan Reynolds) 如何解放遊戲世界,又有寫遊戲以外程式設計員世界的爭鬥,實行「戲中戲」的玩法炮製非常豐富的劇情。而結尾的彩蛋及各個友情客串也會令人大拍手掌,帶着愉快的心情離開戲院。

撐起《爆》的必定是飾演男主角的Ryan Reynolds。這位來自加拿大的男星早期以《綠燈俠》(Green Lantern) 較為人熟悉,但隨着《綠》受到劣評之後,他又接拍了好幾部低成本製作,直至到2016的《死侍》(Deadpool)令他在全球人氣大增,成為流行文化的面孔,更一躍成為荷里活的一線男星。

《爆》在香港公映後,不斷有看到有評論說《爆》的完成度很高,但何為完成度呢?的而且確,電影故事脈絡清析,笑點設置合理,特效剪接音效各方面也很到位,而以電子遊戲作藍本更讓觀眾感受到角色扮演帶來的刺激和快感,故事當中又有勵志訊息。不過,挑剔一點說,就是有如此優秀的配套,才更覺電影「捉到鹿唔識脫角」,沒有深究故事題材的深層意義。

一個遊戲背景閒角發現自己身處在遊戲中,每天過着刻板的生活,任人擺布,這套路顯然是探索自由意志的跳板。儘管Guy醒覺後決心不要隨波逐流成為遊戲中的壞人,又努力協助女主角達成任務,這證明了Guy有獨立的思想,但他卻並不像真實地掌握自己的命運,最後要要拯救世界也某程度上是女主角「賦予」的任務。記得《反斗奇兵4》(Toy Story 4) 中胡迪決定不再擔任玩具的使命,跟愛人浪跡天涯,踏出的那一步是真正活現了「人性」當中那自由意志(Freewill) 的特質。當然,不能苛求《爆》會像《22世紀殺人網絡》(Matrix)般設置一個可以逃離遊戲以外的機制,由於故事局限於此,那被解放的只是遊戲城市Free City而不是真正的Free (the) Guy。

 

作者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