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爛城市規劃呈現的經濟不民主:廁紙不只超市有得買

2020/2/27 — 6:00

犯眾憎之前,頭盔要先戴定:

1)我現時出街會戴口罩,會勤洗手,會帶搓手液,乃因我家中有個幾近無免疫能力的老娘。同時是為了…禮貌地顧及其他人感受吧…因為如果我患其他病我都只會看中醫,不會增加公共醫療負擔。

2)我都有跟團訂過口罩,不過幾次被截單。我我也有試過一次早起去老屈排隊,但一見到那條蛇餅,我就已經放棄了。

廣告

3)我很欣賞現時有很多小店、個人、黃色經濟圈去訂購口罩和搓手液後以低價發售或派發,還有在telegram公海和臉書設立互通消息平台的互助精神。並且我覺得,如果這個經濟圈強大到可以支持有尊嚴地工作的合作社,令人們都可以脫離僱傭制度對的生命的操控,咁就真係一天都光哂。

4)我非常尊重西醫的醫護人員,也舉腳支持醫護罷工,我也有朋友是醫護。

廣告

5) 最後也最基本的:我完全認同香港現時的絕大部份問題都是政府和制度的錯,同時亦是同政治緊密聯系的經濟體系和普遍價值觀念出了問題,因而抗爭,是要在任何生活層面都要繼續下去的。

=================

頭盔戴完 不中聽的來了:

之一/爛城市規劃呈現的經濟不民主:廁紙不只超市有得買

早前當四周的人都在搶物資的同時,我發現了一件不知該哭還是該笑的事情:

這城市的地產主導規劃模式,很明顯是敵不過物資恐慌的。

當手機、電視和臉書開始出現極多超市空曠的影像,以及極擔憂的受訪者表示在超市買不到東西時,我心裡也有點吃驚。記得第一天搶廁紙那一天,由於我隔絕了手機一段時間讓自己休息,傍晚與同屋到超市購置可儲存幾天的糧食,忽然,就看到街坊們不斷瘋搶廁紙,甚至自己剪開超市未開箱的貨塞進自己購物車。整個過程在一個相當沉默又緊迫的空氣裡發生,看得我有點目瞪口呆,然後開手機,才知道,開始搶廁紙……(結果因為盒內的廁紙,超市仍未打標籤,所以搶到的街坊還是要全數要還給超市…)
可是,作為一個舊區街坊,我發現,當大家還在搶的那段日子,這兒的舊街市和小店,仍能買到米、廁紙、搓手液,需要或者不需要加工去配戴的口罩。不只藥舖和糧油舖,就連五金舖、鞋舖、玩具舖、時裝舖、雜貨舖、文具舖、紙紥舖、生果舖,你都有機會見到以上的物資。各個店家各出奇謀,用盡他們人生裡所積攢的營商經驗和人脈,捐窿捐罅去尋找貨源。老老實實,價錢就一定比平時貴好多,不過都似有公價,少有差太遠者。

因此我不太感受到那種,至少,米和廁紙慌吧。口罩和搓手液,就算有,大家有健康和安全的顧慮我能明白(雖然我覺得在不可能會夠的情況下,還是該積極考慮自製或加工)。這先不算,但至少米和廁紙,吃/用一段時間,不需要這麼的擔憂吧……

可是,我那些住在高度規劃的屋邨或屋苑的親戚朋友,經驗就很不同了。大家應該可以想像那種從地鐵到家門一路都有瓦遮頭,整座屋邨只有一個領展商場,領展商場又只有一兩家超市的地方,會發生怎麼樣的物資恐慌了。

不過,依賴超市這種文化或習慣,其實也已蔓延到我附近了。記得那天我的米剩一小包了,特意去街市買菜,順便看看有沒有米,果真就有了。在樓下電梯口遇到一位從來只跟我微笑點頭的師奶,她見到米狀物體嘖嘖稱奇,主動問我是從哪裡買。我客氣回答,但心裡想,街市只在幾個街口以外啊,大家真的有這麼依賴超市嗎……

以政治的詞彙配對一下,大家不難發現:權力的壟斷一定比較接近獨裁;權力的分散、多元化一定比較接近民主。物資,尤其是是基本生活物資的分配和流轉,其實是一種可操控人生活的的權力。清醒一點的人都會明白,政治和經濟從來都千絲萬縷。領展的壟斷,超市作為唯一消費空間的想像或信仰,在今次的物資恐慌裡,展現了其限制;反倒是舊區這些破破爛爛但經營多元化的地方,就在危機時刻突顯了其靈活性和物流功能。

(原文題為﹕那些瘟疫時期的爛事/之一/爛城市規劃呈現的經濟不民主:廁紙不只超市有得買,現題為編輯擬)

原文刊於

沒漠花鬼
http://fleurspirit.wordpress.co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