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寫】「三年後仲喺度」的鏡粉 與偶像亦遠亦近地結伴

這幾天的 Mirror「 One & All Live 2021」演唱會上,成員王智德(Alton)將 2018 年 Mirror 成軍時的一個連登帖子投映到大銀幕上,憶述當年網民種種毒舌批評,由外表到身形、唱功到成員組合都被踩到體無完膚,無人睇好,而他印象最深是那句:「三年後仲喺度先同我講」。

如今,Mirror 和香港一起走進毫不容易的第三年。他們十二人仍在,他們背後的「鏡粉」(Mirror fans 的簡稱)亦一直相隨,人還越來越多。出道第二場演唱會前夕,網傳頭排座位黃牛飛炒到 5 萬至 13 萬元一張;成員姜濤上月底生日,粉絲買下港九各區街頭大電視、持續一星期的電車廣告「曬馬式慶生」。有人說,香港出現久違、甚至是前所未有的追星熱。

Mirror 成員王智德(Alton)在演唱會上重提舊事,答謝粉絲一路相伴,支持他們走到現在。(圖片來源:連登討論區)

身為鏡粉某程度上卻是辛酸的,不論演唱會門票、CD、周邊產品都是左撲右撲買不到,彷彿被炒家與主辦單位共同欺凌;這些年跟人說你是鏡粉,除了換來一般對追星族的標籤外,四方八面衝著 Mirror 而來的攻擊,也直接波及粉絲們。

被質疑「哩個乜水?」「咁叫靚仔?」是最低消費,更有不少鏡粉在網上呻,追看 Mirror 節目或新消息時被男伴批評:「又睇哩條死乸型?」「嗰隻核突嘢呀?」說話多難聽都有。為何姜濤承諾要以自己的作品保護自己 fans,因為這些指責,他一樣承受過。鏡仔與鏡粉雖然位置不同,卻分享著某種共同的心情和經驗。

新媒體時代裡,明星與粉絲的關係,早已不再是單向、遠距離地展示某種技藝或形象,而更像通過一系列社交媒體操作去營造一種「零距離」的存在;沒參與進這社群的人,無法體會那種 attachment 從何而來。故此單論外表、唱功、演技,外人永遠無法明白鏡粉為何對他們的偶像如此投入;而很多從未受昔日娛樂產業打動的人,卻可以對 Mirror 忽然「入坑」,從此愛得無法自拔,並且一邊感嘆「咁大個人未試過對任何明星咁瘋狂,我都覺得自己黐咗線」,一邊笑言「有人可以令我咁鍾意,係開心嘅。」

Mirror 演唱會 2021

在 Mirror 以新曲宣告「浩浩蕩蕩迎來另一新世紀」的這個月裡,《立場新聞》透過訪問多位「鏡粉」、廣東歌愛好者及觀察各 fans club 群組,嘗試理解其中的社群互動,以及追星之於鏡粉們,其實是怎樣的一回事。

* * *

觸得到的偶像

Mirror 作為跳唱組合,初出道時大眾的第一印象就是扮 K-pop 、賣樣的「偽韓團」。然而,韓團成員一般十來歲就做練習生,受訓至少數年才出來表演;Mirror 卻都是由〈全民造星〉選秀節目出身,由素人到出道,歷時不過半年。〈造星〉監製及 Mirror 經理人花姐曾在專訪中形容,Mirror 比較像一個「育成計劃」,成員雖說出道了,歌舞演藝卻仍尚待提升,而粉絲們將見證、甚至直接參與「仔仔」們的成長過程。

90 後的 Louis 過往追開日本偶像女團,因為去年發覺〈全民造星 III〉好看而回頭關注 Mirror,在他眼中,Mirror 的性質其實更接近 AKB48,同樣是經歷選拔、在團隊平台下學習,繼而逐漸發展自己專長的藝能領域。「嗰時就係鍾意觀察佢哋(AKB48)由素人一路行到上舞台上的感覺,特別是紀錄片裡面佢哋喊到不堪的片段。而 Mirror 又係那種由零開始慢慢去讓觀眾注意、上位的過程,雖然對佢哋來講係好辛苦啦,但係好好睇。」

2005 年出道的 AKB48 以打造「大眾接觸得到的偶像」為理念,每張唱片均附送握手會門票,故銷量總是輕易破百萬,也幾乎每天在劇場公演。Mirror 則誕生於社交媒體更成熟的時代,除公眾演出和綜藝節目外,還會透過 IG story、IG live,YouTube Channel,Telegram 群組等自行向粉絲發放資訊並直接互動。Louis 最初喜歡上 Mirror 成員江𤒹生(Anson Kong),就是愛看他的 YouTube Channel,有以烹飪為主題的「Anson KIS’chen」,以 Vlog 分享生活和工作花絮,或者跟觀眾玩些小遊戲等,「都係因為夠近、夠輕鬆,而家個社會咁樣,有時想無聊笑下都好呀,其實啲嘢可能真係好鳩的,拍下佢同 Ian 一齊去超市買餸煮飯、佢餵 Ian 飲湯咁樣,你又覺得幾 sweet 喎。」

(鏡粉為紀念 Mirror 成軍兩週年而剪接的〈One And All〉MV,展現成員兩年間的變化、出道首次演唱會時與粉絲們勾手指的承諾等。)

Mirror Fans Club 主要以 Telegram 群組為資訊發放及聊天平台,十二子的粉絲各有群組,成員帳戶由 3000 幾至近萬人。Mavis 在 Mirror 剛出道就開始追,還記得最初公司是叫十二子經營微博去讓公眾 follow,「好明顯就唔會有香港 fans 專登用微博去睇佢哋啲嘢啦,所以當時就全部 fans 起哄,勁嬲咁,後尾聽到民意訴求先變成開 TG group,而且係加埋佢哋本尊喺入面,因為當時佢哋賣點就是親民。」

Mavis 大學畢業不久,2018 年「入坑」Mirror 之前是追韓團的,在韓國生活了好幾年,最愛 Super Junior 和 Block B,密切關注的都有七、八個團。那時為了拍到好照片經營 fans page,估計前後花了二十萬購買攝影器材和演唱會門票。「但其實睇耐咗呢,你就會發覺好多都係一式一樣,越出越悶囉啲團;唱歌跳舞一定有返咁上下,但好無個人特色。對比 Mirror 12 個人,係 12 個都好有自己風格,我諗係因為哩樣嘢令我繼續睇鏡仔。」

韓星跟粉絲距離很遠,那時她通宵達旦排隊霸位,為的只是一見真人和拍照,談不上互動,偶像最多事後在社交媒體發帖多謝粉絲今日來捧場。「所以一開始追 Mirror 時,發覺佢哋本尊會在 TG group 同你傾偈,我係覺得成件事『吓?』咁囉。」她最喜歡的柳應廷(Jer)早期粉絲數目較少,一直到 2019 年都是幾百人內,感覺就是一群朋友在聚天。

「佢通常都好夜先睇,但真係會追 po 睇晒我哋傾過咩,然後就覆我哋、講吓生活近況咁。比如因為佢成日戴帽,有次我哋討論想知佢啲帽喺邊買,佢就話不如搵日開個 IG Live 講吓我啲帽啦。」不過 fans 和偶像的界限仍是存在,Jer 不會跟他們講工作細節、困難心事之類,「至多都係呻兩句,話今日做嘢好攰咁。」

柳應廷(Jer)以前常在街頭 busking,但無人停下來聽。去年 3 月是他出道後首次再度 busking,疫情下仍有眾多 fans 陪伴,一起舉著燈揮手合唱,是 Mavis 支持柳應廷這兩年半以來的最美回憶。(圖片來源:柳應廷 Facebook 專頁)

從社交媒體上認識偶像,Louis 並不質疑其真實性,「換轉係一般人相處,就算大家係好朋友,其實我都只係睇到佢俾我睇嗰一面。除非係有負面新聞或者發覺佢真係講大話啦,否則我都會當我睇到嘅佢係真實的。」

而 Mavis 則留意到,當粉絲有密切互動時,會無形中有份塑造了他們的偶像,「例如 Jer 一開始的賣點一定唔係 cute,但見我哋講多咗嘅時候,佢可能心裡都諗:『做乜成日話我 QQ 話我得意啫?』咁佢以前其實好少嘟嘴同 wink,而家就成日嘟嘴啦,IG story 又可能影吓自己單眼咁。又唔係話佢做多咗嘅,要利申先,純粹就會覺得,『死仔,知我哋鍾意睇哩啲就係咁做囉。』」

* * *

瘋狂考古之旅

在各 Telegram 群組裡,不時會見到粉絲討論當初為何喜歡上鏡仔,大家都可以清晰說出最喜歡的某次演出、某個節目片段、以至某個被電到的瞬間;但要真正入坑,很多人都經歷過一段「瘋狂考古」的過程,從頭去了解這個鏡仔的性格、家庭背景、參加〈造星〉以來的蛻變、價值觀等。

各 Fans Clubs 的 YouTube Channel 整理了大量演出和訪問片段、IG live(鏡仔通常會在開  live 時談及較多個人的事情)、懶人包等,舊粉絲會教新人怎樣用 TG 功能去考古鏡仔過往跟大家的對話紀錄,以至分享交流在陳年 Facebook、IG 帖文的發現。很多鏡粉是以短短兩三個星期「由朝到晚狂睇」、「J 到凌晨三、四點」、「睇到俾男友詐型 / 個仔呷醋」的狂熱將大量網上材料看完,「第一次睇 IG live 唔係飛住嚟睇」,鏡仔所說的每個細節和表情都不放過,繼而極速入坑,「從來無諗過自己會咁癲」、「我明,我都係咁」。

藝評人查映嵐(Evelyn)近日成為忠實「姜糖」,每天都在 Facebook 開心分享姜濤或 Mirror 的新聞和趣事;由於她一向被視為才女,對演藝文化作品有要求,部份讀者對於她也陷入「姜濤熱」甚感訝異。「我唔理架喇,我要話俾啲人知,就係有好多人鍾意佢哋囉,佢真係好好囉。」Evelyn 說這話時笑到腰果眼,像個剛陷入初戀的少女。

趁夜深人靜,有點想講講昨天。好耐冇用過個腦諗嘢,可能1999。 1. 不過是幾天前,被問到對於「追星」的感受時,我還在說不肯定自己算不算追星喎。對我來說,「追」是一種很physical、很真實的動作,比如是跑去商場活動舉牌(甚至去通宵霸位...

Posted by 查映嵐 Chachacha on Saturday, 1 May 2021

她因為駕車時有聽叱咤 903,所以姜濤和其他成員的歌一早已聽過,談不上特別注意;是今年三月底推出的新曲〈Warrior〉很回應到時代脈搏,她才開始認真了解 Mirror。對於姜濤的熱愛是很多元素加起來,外貌、性格、唱跳表現等,但最關鍵的是她了解到姜濤這個人背後的故事,包括自小因太肥而被欺凌、沒朋友,極度自卑等,是在這個前題下,而看到姜濤「一上台就 command 晒成個 stage,係爆發咁,佢背後付出咗幾多努力?可以想像。」

過去追開劇、從來沒追星的她最近把劇集都放下,一有空就去考古。以前她最迷的明星是日本演員小栗旬,但不懂日文,也沒有太多途徑認識作品以外的他。姜濤卻有一堆粉絲剪輯的影片合集,其中〈姜濤善良暖心小事不完全記錄〉是她的最愛,「有個場合係佢同龍志權(前 100 毛藝人、〈造星〉參賽者)一齊,唔知問個女仔話要揀邊個贏咁,跟住姜濤就在旁邊打眼色,叫佢揀龍志權,個女仔就真係揀咗,龍志權就好開心咁。同埋佢雖然係 Mirror 最矚目嗰個,但受訪時知道有啲隊友無乜機會講嘢就會特登 tag 佢哋講。〈造星 II〉嗰陣佢又好盡力去幫啲組員。我睇完真係喺度檢討自己,『哇,點解我個人咁衰架呢?』」她說朋友看了都盛讚姜濤:「簡直係香港南丁格爾!」

姜濤

* * *

不問成敗的陪伴

鏡粉對鏡仔的情感與其說是崇拜,不如說更像見證其成長、並與之同行的角色。Rachel 今年初成為 Mirror 成員李駿傑(Jeremy)的支持者,90 後的她曾在中學時代追過星,對象是何韻詩;但進大學後生活繁忙,熱情就淡退了。今年初姜濤奪叱咤「我最喜愛男歌手」的爭論引起她注意,為了解 Mirror 才找回第一季〈造星〉來看。起初她也沒特別留意 Jeremy,直到 20 強〈我真的受傷了〉的表演,「那個畫面我係好記得,當時我做緊其他嘢,我一望到係即刻停低咗,真係去欣賞個表演,因為佢係唱得好投入好認真。」

舞台上經常走華麗妖冶風格的 Jeremy,平時卻沉默寡言十分低調,在隊友之間扮演默默照顧人的「暖男」角色;尤其在〈造星〉時期,經常被評判忽略或不被看好,「我真係入坑就應該係佢十強嗰陣個訪問,佢喊住咁講,『點解我唔想做個隱形人,都係要變成個隱形人?』佢真係......成日做咗好多努力都無人睇到,爸爸媽媽又好細個已經唔喺佢身邊,佢一個人住,乜嘢都要自己照顧自己咁。」

「嗰下我就覺得好 sad 囉,好想攬住佢同佢講,『唔好咁啦,其實你做得好好架,我哋睇到架。』」

相比柳應廷、呂爵安(Edan)的粉絲喜歡拿他們開玩笑取樂、經常在 TG group 分享他們形象大崩壞的照片,Jeremy 的群組裡則是非常保護他的氣氛。粉絲們都覺得他性格內向憂鬱,很多人是像 Rachel 那樣,抱著一種「好希望佢知道自己係有人支持同錫佢」的心態而加入;而且 Jeremy 自我要求極高,表演走了一粒音都會非常介意,特地在 TG 或 IG 對歌迷說抱歉,又為著未能出 solo 滿足 fans 期待而深感自責。所以 fans group 裡經常見到充滿愛的打氣留言——「無論如何我哋都會陪住你架!」是不時出現的句子;又會有人說希望他快點拍拖,「搵到個愛錫佢的人」。

「作為佢粉絲你真係會戥佢唔抵的。」Rachel 說,Mirror 出道兩年半,半隊人已單飛出 solo,唱功跳舞都不俗的 Jeremy 卻仍一直未獲安排,很多粉絲怪責 ViuTV 把資源過份集中在個別成員身上而忽略他。早前終於有第一個國際美妝品牌找他代言,廣告片拍得很好看,連續兩三日整個 TG group 樂翻天,粉絲們湧去品牌官方 IG 和 Facebook page 留言道謝,又即時去購買和打卡,「好耐無化妝都一定要買。」「我皮膚敏感,不過買嚟送畀朋友啦。」「真係無諗過會咁開心,好似自己個仔終於得咗咁!」

「我不嬲覺得就算好努力都未必會成功,」Rachel 說,「但我喺佢身上係見到,默默耕耘嗰種態度囉。就算第日佢唔再做星,我都會支持佢,因為我就係欣賞佢嘅性格本身,」

風格另類的李駿傑(Jeremy)隨 Mirror 出道兩年半未有單飛安排,但粉絲人數一直穩步上升。圖為他在 Mirror「 One & All Live 2021」上的個人演出〈Monster〉。

* * *

12 - 1 = 0

樂團成軍,然後鬧不和,爭著單飛、競爭,繼而內訌拆夥,環顧樂壇歷史,好像是十分常見的事。Mirror 出道以來不是未曾經歷歌迷間的爭執分歧,也有報導傳個別成員有芥蒂,或隊伍內分了小圈子等。然而,在 Mirror 的 YouTube 片或 Facebook 留言裡,還是常有粉絲說「12 - 1 = 0」,「希望你哋互相扶持一直走落去」、「我愛你哋十二個,加油呀!」

Louis 覺得 Mirror 與外地其他樂團的分別是,基本上沒有屬於 Mirror 本身的路線和形象,不像別的樂團通常有樂團本身的風格,「Mirror 係 12 個人有 12 種不同風格,可能 Jer 係唱歌、Anson Lo 係跳唱,AK 係典型香港男仔 MK 路線嘅、姜濤係偶像派、Ian 係唱作人咁,佢地各自都有自己想做的事,吸納到唔同的粉絲,Mirror 就咁樣透過唔同人去吸納各種投射,以一個好多元的精神代表緊樂壇,亦都承接咗大眾對香港年輕人、同埋香港文化的期望。」

雖然部份粉絲會覺得自己最喜歡的鏡仔被公司忽略,但 Mirror 作為整體某程度上亦對一些較低調的成員帶來助力。鏡粉好容易因為關注自己的「本命」(最喜歡的一個成員)而順帶看到其他成員,「因為無論綜藝又好,同埋佢哋平時 po 的相和 IG stories,都會擺合照,會互相 tag 或者玩來玩去咁,哩啲細微互動都係我好鍾意睇。」Mavis 會因為其本命 Jer 跟 Edan、Jeremy、Anson Lo 常常一起活動,所以連帶看到他們的動態;Evelyn 則因為見到邱士縉(Stanley )很會照顧姜濤所以對他好感度增加等,無形中都提升了較低調成員的曝光。

Mirror 演唱會 2021

最喜歡姜濤和 Jer 的大學生 Ben 說,除了聽歌以外,每個成員怎樣在這偶像組合裡去相處、面對和發展自己,這過程可說是他關注 Mirror 時覺得最好看的一點。「Jer 本身傾向係一個純歌手嘅,但佢要 fit in 入去,一齊好瞓身咁玩綜藝、學跳舞。又或者姜濤佢最紅喇,但佢一返到去 Mirror 的節目裡時,都會融入返為一個 Mirror 成員,唔去搶人哋的光芒。然後 Edan 可能都等咗兩年去做唔同嘅嘢,今年就到佢發圍咁。」他說,從未見到某個成員特別急功近利,反而 12 個人都很踏實地,逐步逐步在團體裡面發展。

雖然他非常欣賞 Jer 作為歌手的能力,但他不相信獨立發展就會更好,「好現實咁諗,就算唔做團隊,佢都唔會多咗好多時間或者資源去做更好嘅歌,可能又要做好多嘢令自己生存到。所以其實 keep 到逐個逐個咁出 solo,每人每年出三首歌,又有團歌,我覺得已經好好。」

Mirror 演唱會 2021(立場新聞圖片)

* * *

追星帶給他們的

在社會崩壞、政治打壓步步進逼的年頭追星,很容易被視為逃避現實。不過對 Evelyn 來說,反而是 Mirror 和姜濤讓她繼續有動力去做各樣事情。上月 Chill Club 頒獎禮上,姜濤豪言「香港歌手一定可以再次成為亞洲第一」,本來懷疑自己繼續寫藝評在這時代裡還有什麼意義的 Evelyn 聽了頓覺鼓舞,「開始想將自己啲嘢做到最好、最頂尖,攞出去同人 battle 都唔輸蝕......俾全人類知道,香港呢個豆膶咁細嘅地方係幾咁勁抽。」她在 Facebook 記下了當時心情。

因為那句說話由姜濤來說,份量變得不同。「佢本身係一個肥毒,屋企又無錢,又好似無乜天賦,可以話係全香港廣大 loser 嘅一員,佢真係可以好無希望架喎。〈造星〉一開始都唔係諗住要捧佢哋,觀眾都係覺得樂壇已死架喇,只係打算睇人出醜咁。但佢就係通過自己不斷的練習、努力,最終可以企到喺台上面,against all odds 咁做到一啲成績出嚟。我諗而家無論係我自己,或者我身邊的人,都係好需要哩種敘事。」但是否相信姜濤和 Mirror 能做得到?「我覺得好難,但唔係無可能。如果你連哩個諗法都無,就一定做唔到。」

對 90 後的 Anna 而言,最初她喜歡 Edan 只是因為見到他在遊戲節目《膠戰》裡搞笑、或玩 IG 時非常「兒登」的一面,後來才慢慢在各種訪問和 live 中發現他懂得鋼琴和小提琴、以及對自己作品的認真,「佢可以好無偶包咁反晒白眼,亦都可以好似〈E 先生〉咁鋼琴王子 look。」這種反差令她深深入坑。

(零偶像包袱的 Edan 經常自毀形象做各種搞怪演出,為隊友和粉絲們帶來無窮歡樂。)

隨著人氣和工作增加,大部份鏡仔都沒法經常在 TG group 與粉絲互動了,但 Edan 每日早上或中午,總會 send 一個「長輩圖 x 兒登風」的早安 / 午安 sticker 出來跟大家問好,即使忙到像演唱會這幾天都沒遺漏,那是 Anna 和粉絲們都很期待的一刻。每日關注鏡仔的 IG,看看他們今日的工作、去了哪裡、自己個 IG story tag 了他他看了沒有?感覺到他跟自己同步地生活在一起。「之前佢哋拍大叔的愛,日日都好夜收工,跟住好早又開工,真係好辛苦,好佩服佢哋的堅持。咁我人生有時唔如意,都會諗,其實 12 個鏡仔都咁努力工作,我自己都要努力呀,諗嘢唔好咁負面囉。」

Jer 近期已很少再在 TG group 發言,但他的粉絲還是延續當初無話不談的氣氛,可說是 12 個鏡仔群中最熱鬧有愛、話題又最多樣化的一個,不止圍繞著 Jer 或 Mirror,其他流行或獨立音樂、個人生活、食喝玩樂、社會時事都會討論,早前甚至出現大群人一起談論本土文學作家董啟章、陳慧和韓麗珠的奇景。

Mavis 說,追柳應廷以來最大的得著就是認識到一群可以交心的朋友,除了線上討論,線下也會相約聚會。甚至演唱會前交收應援物資,一些較新加入的粉絲取貨後意猶未盡,互相提及網名相認,結果 20 幾人分成幾圈就站在街頭傾了五小時,「係呀,就係講柳應廷講咗五個鐘,成日會無啦啦有哩啲意想不到的傾偈環節出咗嚟。」

「同埋竟然有人同我討論廣東歌囉,唔係討論韓團、唔係討論台灣明星,係討論廣東歌!」儘管她都曾經真心喜歡韓團,也熟悉韓文,但母語的力量就是不一樣,「你聽或者睇到歌詞的感受一定深啲,好容易跟住唱。然後鏡仔啲互動同埋話題,你一定會覺得比睇韓星貼地,所有笑話你都聽得明。」在 Mavis 的學生時代,她感受到跟人講自己聽廣東歌是一件落伍甚至丟架的事,以至最初由追韓星變成追 Mirror,都承受過不少奇異目光,

「但而家問我,我係可以好自豪咁同人哋講,我鍾意哩隊架,你睇佢哋幾勁?帶起咗成個香港樂壇呀。」

Mirror 演唱會 2021(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文/林茵

攝/Nasha Chan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