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特寫】《理大圍城》被評三級強加警告 香港紀錄片導演的掙扎與堅持

2020/9/23 — 20:19

紀錄片《佔領立法會》及《理大圍城》原定本周一起一連三晚在香港藝術中心放映。惟電影、報刊及物品管理處(電檢處)在放映前兩小時發出核准證明書,其中《理大圍城》評為三級,已購票的未成年觀眾不得進場;並要求兩片加入告示,指影片紀錄的行為「可能會構成刑事罪行」。事件觸發廣泛關注,公眾憂慮政治打壓日趨嚴重,侵蝕創作自由,其中獨立紀錄片導演更是首當其衝。

《立場新聞》訪問兩名去年曾拍攝抗爭運動的香港紀錄片導演——馬智恆及陳梓桓,了解他們對《理大圍城》被評三級、強加警告一事的評論,乃至對日後創作的影響。

廣告

馬智恆:被評三級不合理

去年十月於大埔被警員截查,並質疑是假記者的紀錄片導演馬智恆,昨日(9 月 22 日)入場觀看《佔領立法會》及《理大圍城》放映。觀影後,他認為《理大圍城》獲得「三級」的評級「唔make sense」,「冇殺人,冇血淋淋嘅片段」,直指暴力鏡頭往往是警察打人的畫面,「其實你平時睇直播都會見㗎啦,點解直播嗰陣唔三級?播套戲嗰陣就三級呢?」

廣告

馬智恆進而以同期上映的電影作例子對比:劇情片《天能》 開頭即是劇院開槍事件,後又有飛機撞入貨倉的情節,有如「恐怖襲擊」,「點解你又唔加個statement畀佢?」如果標準只適用於紀錄片,他又質問現時在百老匯電影中心上映、記錄敘利亞戰爭的《致莎瑪︰敘利亞家書》,「咁係唔係又要加個statement呀?」連番舉出多個例子,他用以說明電檢處的標準不明確,令創作人無所適從。

「電檢嘅檢喺邊度?客觀標準到底係檢啲咩?你條紅線唔清楚會好危險,而家係佢講乜都得㗎喎。」

評三級,加警告,但未至於禁播。馬智恆認為電檢處「仲有好多方法打壓放映」。白色恐怖之下,人人自危,擔心被秋後算帳。雖然如此,他認為「真係做藝術嘅人,唔會因為不斷打壓就會唔做」。他強調自己會忠於信念,繼續創作,「縮下縮下,就會乜都唔使搞」。

陳梓桓:僭建警告,有如政治表忠

「未來是否會有更多被電檢處僭建的電影,甚至被禁止放映的電影,其實都不重要。因為根本阻止不到觀眾去看這類的電影,亦不會讓這些電影不出現。」

2014 年雨傘運動紀錄片《亂世備忘》導演陳梓桓說。他今年伙拍《地厚天高》、《亂世備忘》監製任硯聰,以及《十年》監製蔡廉明,再推出香港抗爭紀錄片《憂鬱之島》,部分情節內容涉及去年爆發的反送中運動。

陳梓桓直斥官僚為求「保住份工而政治表忠」,要求加入警告字句有如「僭建」,潛台詞「我做咗嘢」,更改任何內容都是「無理並超越其職權範圍」的行為。

官方打壓雖然愈演愈烈,但陳梓桓強調 2014 年以來,與政治和社會運動有關的電影創作卻是有增無減,正好說明這是一種「壓迫與反抗下自然出現的電影類型與題材」,「壓迫無處不在,讓反抗與自由的電影變得更為重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