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狂舞派3》— 這座城市還容得下追夢的人嗎?

2021/2/26 — 9:59

(劇透注意)

很怕看續集,因為普遍續集的質素都很參差,黃修平導演有見及此,為大家直接跳到《狂舞派3》。

《狂3》的眼光放遠了,世界觀亦放大了,它不再是關於青春及追夢,而是擴闊至究竟這座城市會否容得下追夢的人,如何讓他們的青春繼續燃燒。

廣告

首先,是關於青春的部份。承接著第一集,《狂1》的角色長大畢業了,投身社會,昔日那份擁抱夢想的幹勁,都漸漸被商業社會的巨輪淹沒,令他們變成其附屬品。阿良現在的目標是保持社交平台上的人氣,嘩眾取寵;而他開設的製作公司參與宣傳以優化社區為名但實則上把社區商業化的計劃,逼走小商戶和藝術工作者,良知在此時此地好像變了沒有價值的東西。另一邊廂,阿花(在《狂3》為Hana)亦投身娛樂圈,只可帶著假面具唯唯諾諾,甚至面對悉日的戰友亦難以以真面目示人。除了兩個主角,另有幾個角色亦有為了糊口而出賣自我。對於這班向現實低頭的人,電影沒有對個人層面作出批判,反而透過角色的矛盾心情,例如Hana如何左右做人難,將矛頭指向大環境,營商環境加上管治者的無能,再多的青春也被無奈地踐踏。

有人營營役役,但還有一班堅持追夢的人。電影用「青春」的議題作跳板擴展至探究這座城市能否容下逆流而行的人。故事圍繞一班住在龍城工廈區裡的文化人。他們是因為土地問題才要搬進這裡生活,面對外來的壓榨,他們槍口一致。這裡的人抱著同一理念,擁抱自由,活出真我。這裡地方雖小,但彼此守望相助,相處融洽,這裡更像一個國度,這是香港的縮影。可是,大財團的入侵,租金上漲,令工廈生活變得越來越昂貴。這班有理念,有夢想的人本來只能蝸居這裡,但這座城市連一個少少這樣的「安樂窩」也容不下,繼續打壓,殺雞取卵。電影對時下香港環境的控訴呼之欲出。

廣告

特別一提,電影對工廈社區的取景設計都充滿本土特色,這是香港獨有文化,攝影應記一功,平常較少人留意橫街小巷的牆上塗鴉頓時變成了藝術品,充滿了文化氣息。
與《狂1》不一樣,《狂3》以Hip Hop文化貫穿故事,Hip Hop象徵著自由、自主,與龍城(香港)人的理念如出一轍。在片中,導演也有特意融入紀錄片形式段落介紹Hip Hop文化,不過就略嫌少許突兀。

對於如何自處,電影有幾個立場。對於城市淪亡,其中一位角色選擇出走他鄉,在新的地方發光發熱;而留下的人可以選擇繼續對抗。對於電影結尾的抗爭,我最初看著感到很悲觀,因為「圍牆」沒有被推到,眾人的氣力好像白費了。但到了最後一個鏡頭,拍攝佳仔在滿目瘡痍的工地前帶著勁起舞,在這動盪亂世中其實還有新生代,他們就是未來的希望。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