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書店 每周一書】疫下奧運體育精神

疫情陰影未退,東京奧運終於在上周五(7 月 23 日)開幕。比賽延遲足足一年,但運動員在賽場上的拼勁依然。運動會本應關注運動員的表現,但偏偏香港羽毛球代表伍家朗的戰衣惹來爭議。讓我們回歸運動本身,藉著奧運時機談談「體育精神」。

貳叄書房推介香港作家董啟章的經典之作——《體育時期》,勉勵讀者「在彷如死水的社會氛圍中多掙扎一會」;閱讀時代介紹羅倫‧拉森比的 《生來張狂:科比.布萊恩傳》,借高比拜仁的傳記,談運動員的傳奇。解憂舊書店回溯 1964 年的東京奧運,推薦以當年運動會為背景的懸疑小說《奧林匹克的贖金》;田園書屋則引介中國報告文學學會副會長趙瑜所寫的的體育三部曲;而序言書室更從體育精神延伸至公平競技的態度,借祟尚「fair play」的英國,推介羅伊‧史壯《大不列顛兩千年》,談英國法制及社會變遷。

貳叄書房:董啟章《體育時期》

今年的奧運被武漢肺炎拖累得毫無氣氛,在香港的注目程度大概不如那些新晉男團的成員生日。不過這或許與香港人生活繁忙與運動脫節有關,真要說到大部份香港人認真運動的「體育時期」就要回到青蔥的中學時期。

《體育時期》的書名很容易令人聯想到像《強風吹拂》這樣的體育作品。然而《體育時期》的主體卻是關於兩個少女和人生侷限搏擊的故事,兩個女主角的聯繫並非任何一項運動而是音樂。但書名倒也不是不適合,兩個女主角堅毅不懈地跨越環境的枷鎖和自我的心理缺陷,如運動員般以體育精神挑戰著自我極限。誠然書中所寫的是屬於她們是「體育時期」,也是一種詮釋體育精神的方向。董啟章所著的《體育時期》令奧運那些受人景仰的體育員彷彿與你我更為貼緊一些,大家都是拼命從生活的泥沼中掙扎着體現着那體育精神。

或許睇罷這書能令你在彷如死水的社會氛圍中多掙扎一會。

閱讀時代:羅倫‧拉森比 《生來張狂:科比.布萊恩傳》

延期一年的奧運會總算能夠順利開幕,以往我們談起奧林匹克精神,通常都會說一句「友誼第一,比賽第二」,但絕大多數落場的運動員都是抱著贏得勝利的決心去比賽。而比起優秀的運動員,堪稱偉大的運動員對勝利更是有種異乎尋常的執著,為了冠軍可以不惜一切代價。湖人的著名球星高比.拜仁就是其中一人,這本書是詳盡記錄他一生的傳記。

作者是美國著名的體育記者,多年來曾撰寫許多傳奇球星的故事。這本書由高比‧拜仁年少時的成長經歷寫起,以高中生身份加入NBA,在洛杉磯湖人隊效力十多年的職業生涯,最終為湖人隊贏得五次總冠軍及無數個人榮耀。即使人們經常會將高比與籃球之神米高‧佐敦比較,批評他的成就,而在球場內外也有許多受人抨擊之處,但有一點不容置疑的是他對勝利的執著。有天份的球員很多,能十年如一日的持續努力,最終將天份轉換成偉大成就的人絕無僅有,高比.拜仁卻做得到了。

高比雖已離開人世,但他留下的「曼巴精神」依然持續影響許多運動員,今年NBA總決賽兩位表現出色的年輕球員,「字母哥」和戴雲‧布加,也都受過高比.拜仁的影響,承繼著他的精神,在球場上發光發熱。藉這本書可以回顧一下他傳奇的一生。

序言書室:羅伊‧史壯《大不列顛兩千年》

說起體育精神,身為香港人無法不想起英國人常說的fair play,這種講求公平競技的態度,在足球方面尤見一斑。而英國人的習慣法思維,他們的經驗主義觀念,更與歐洲其他國家的文化截然不同。也許我們應該從英格蘭的歷史開始,重新認識過去曾為殖民地的宗主國。不列顛島曾被羅馬人統治又沒保留太多羅馬人的法律制度,她最早是凱爾特族布立吞人的家園但又被日耳曼人和北歐人先後入侵,她在文明世界邊緣但又在黑暗時代恢復了基督教文明,阿弗烈大王與丹麥入侵者訂立協議尊重後者的習慣法,約翰王在英國貴族脅迫下簽訂大憲章,每一位君主、入侵者、黨派,與被征服者、貴族之間的勾心鬥角,總是造就與歐陸其他大國不一樣的法律和社會制度。羅伊‧史壯的《大不列顛兩千年》原著誕生於1990年代,在當時英國人對自身歷史冷漠的年代,掀起了英國史家重寫英國史的熱潮,這是一部交錯英國歷代君主、其典章制度及社會結構的通俗史作品,除了讓我們記得那些亨利、理察、愛德華、佐治們之外,也讓我們對英國法制及社會變遷的來龍去脈有更深刻的認識。

解憂舊書店:奧田英朗《奧林匹克的贖金》

東京奧運在爭議聲下開幕,日本在疫情反覆及市民反對下仍堅持舉行,可說是展現「體育精神」。奧田英朗在08年出版的一本社會懸疑小說《奧林匹克的贖金》,是以1964年東京奧運作故事舞台,就在開幕之際,東京發生多宗爆炸事件,警市廳接到勒索信,犯人威脅要求贖金,否則破壞奧運會。不知作者是烏鴉口還是神預言,今屆東京奧運也受到疫症威脅。小說透過懸疑的情節,描述當年東京奧運為日本戰後復興,邁向世界經濟龍頭,但同時產生了各種社會問題,貧窮懸殊,低下階層受到壓迫,主角為了對抗不公義而作出反抗。今屆奧運由於疫情,也引起各種問題,但從螢光幕看到運動員的激情表現,真的不忍取消奧運會。

田園書屋: 趙瑜《中國體育三部曲》

疫情下東京奧運總算開幕了,今時今日,再談「體育精神」,自然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不禁想起中國報告文學學會副會長趙瑜所寫的的體育三部曲《強國夢》、《兵敗漢城》、《馬家軍調查》。作者以文人的敏感,將當時人們熟視無睹的體制問題用報告文學的形式表達出來,其中《強國夢》於1988年出版,首次揭露中國舉國體制的體育產業的問題。中國以前的體育報告文學,基本都是冠軍文學:運動員經受挫折,經過頑強拼搏最終戰勝困難,取得勝利。這種報告文學主題(如祖國榮譽、團隊精神、拼搏意識等)先行、公式化嚴重、說教痕跡濃厚。正如書中所寫「寫矛盾無非是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然後關鍵時候想起黨,困難時候想起祖國,榮譽時候想起人民」,年輕氣盛的趙瑜寫出這番具有改革思維的報告文學,在社會上引起強烈反響,也有正反兩面的爭議。

值得一提的是,趙瑜在1998年寫完《馬家軍調查》後,不再涉足體育題材。近三十年來被別人頻頻問及原因。有論者指出,趙瑜老了,但他的《強國夢》卻歷近三十年之久而彌新。這不是趙瑜的慶幸,而是他的悲哀,又何嘗不是我們體育人的悲哀?現在《強國夢》依然擁有那麼多讀者,這並不是趙瑜所願意看到的。他反而更願意看到他的文章和批判的體育現象一起消失。更有論者說,趙瑜所寫的的體育三部曲在今天的大陸,是決不能出版的,甚至會以「洩露國家機密」被國安法施以無產階級專政的鐵拳,各位相信嗎?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