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獨立書店 每周一書】失樂園

2020/5/17 — 12:15

教育局指中學文憑試歷史科試題傷害國民情感,要求考評局取消題目;首名認暴動罪反送中示威者,22 歲救生員判囚四年;監警會發表審視報告,幾乎照單全收警方說法;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指定陳健波主持內會選舉主席......5 月 15 日,我們看見了「香港的真相」。無憂無慮的樂園何在? 

序言書室從上週母親節 12 歲學生記者被捕一事,想起已故日本女記者山本美香所著的《戰爭裡的孩子們都怎麼了?》。書中記錄了戰地中眾多人,事、物。在戰亂頻仍的地區,兒童真正地上戰場,沒有選擇,童兵數目一直增長。解憂舊書店則介紹了十七世紀英國詩人 John Milton 的《失樂園》。作者將撒旦向上帝復仇,毀滅上帝心愛的創造物,誘惑人類犯下罪行,使人類被逐出伊甸園的事蹟寫成萬多行的長篇敘事詩,當中體現了作者對自由的追求。

田園書屋推薦日本推理小說作家宮部美幸的《這個世界的春天》。此書集懸疑、怪誕、愛情於一體,講述一名一夜成囚的青年君主與一位一夕家破人亡的聰慧女子,在一座改裝為牢籠的豪宅相遇,並以人格分裂為本體,將心理治療的部分加以延伸,以幕府時代為背景,把格局拉大、增添神秘的色彩。雖然《這個世界的春天》被視為懸疑性不足的懸疑小說,但田園書屋卻認為它是一部「希望之書」。宮部美幸寫道:「面對黑暗,誰能不軟弱?正因如此,這次我不會將目光從眼前的黑暗移開」。

廣告

解憂舊書店:John Milton《失樂園》

廣告

人類最早的樂園是伊甸園,而且老早就失去了,只能在聖經中回味。十七世紀英國詩人Milton把撒旦向上帝復仇,毀滅上帝心愛的創造物,誘惑人類犯下罪行,使人類被逐出伊甸園的事蹟寫成萬多行的長篇敘事詩《失樂園》(讀者可選讀市面上以小說體裁編譯的版本或較易讀)。有趣是這部古典作品在現代,尤其在政治和宗教鬥爭時期,被人翻譯成多種語言。作品體現了作者追求自由的崇高精神,因為歷史上的許多進程都很相似,讀者很容易在作者的革命性思想中找到共鳴。

序言書室:山本美香《戰爭裡的孩子們都怎麼了?》

面對香港的困局,難免讓人想念那無憂無慮的樂園何在。尤其在12歲少年成為記者的當下,就更令人想起世道的艱難,人類的苦難。就如日本女記者的一本書,《戰爭裡的孩子們都怎麼了?》令人讀來感慨不已。在戰亂頻仍的地區,兒童真正地上戰場,沒有選擇,也來不及慨嘆。一切只餘想當然的逼不得已。但這無減童兵的數目,反而一直增長。

在戰地中,連思考自己處境都是件難事。作者則一直記錄眾多人,事、物,並不離生活的筆調。戰爭於香港人是難以理解的,但正如這樣的圖景,才令我們有優勢的文字紀錄。

但事不饒人,2012年本書作者,一位作家,就在戰火中離開了世界。

田園書屋:宮部美幸《這個世界的春天》(上下冊)

得過不少文學獎、擁有驚人銷售成績的日本作家宮部美幸,是許多推理迷心中的傳奇,但她自認寫的是「娛樂小說」,為何是娛樂小說?人們雖封她為「松本清張的女兒」,但她沒有要當大師,她說:「因為娛樂小說可以在讀者活得痛苦和疲倦時,看完這本小說之前先不要死。」或許因為這樣的初衷,她才會是在日本文壇上舉足輕重。

本書集懸疑、怪誕、愛情於一體。一個一夜成囚的青年君主,一個一夕家破人亡的聰慧女子,在一座改裝為牢籠的豪宅相遇,他們能否成為彼此的救贖?作者以人格分裂為本體,將心理治療的部分加以延伸,以幕府時代為背景,把格局拉大並增添神秘的色彩。文中將疾病誘發的原因、內心的掙扎對立,而後因求助無門甚至是眾人種種原因的隱瞞下,產生了多重人格的過程,之後抽絲剝繭,慢慢重新敞開心房面對過去與自我,作者描寫得十分細膩。

本書被稱為懸疑性不足的懸疑小說,其實是極具教育意義的醫療文學,這是一部「希望之書」,殘酷卻又溫柔。書中每個角色以自己的方式,支持心神失常的重興。不管謎團再複雜,都以最簡單的方式對抗黑暗。或許是作者的這一番話,感動了萬千讀者:「面對黑暗,誰能不軟弱?正因如此,這次我不會將目光從眼前的黑暗移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