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獨立書店 每周一書】失語

2020/7/12 — 18:38

當「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已成禁語,大家舉起白紙,作為一種新的抗爭方式。白紙上,寫了什麼?人民只能藉白紙發聲,這是一個怎樣的時代? 

序言書室本周推薦了劉綺華的第一部小說作品《失語》,寫兩位老師慧與伶的故事,寫老師的壓力、寫廣東話在教育的困境,寫香港人在香港的苦惱、寫香港人的犬儒。作者從兩位老師所面對的艱難環境,側寫廣東話如何在「普教中」的大方向下失去地位,母語教育有其情感政治,無法使用母語的環境使人有各種情感壓抑,「失語」也可能是一種情感抑壓。

貳叄書房則介紹地緣政治專家 Jean-Christophe Victor 的《反抗的畫筆》,該書記載了不少面臨政治打壓的畫家,他們在被噤聲的時代,仍在白紙上塗畫,透過一筆一畫去說極權之下的故事。法國國王路易腓力一世說:「圖畫比文字更具顛覆性。」從反送中運動的文宣便可見,圖畫反動的能力不亞於文字。

廣告

當舉白紙都會被捕,日後會否因為一個眼神也能被定罪?人民在極權下動彈不得的狀態,讓解憂舊書店聯想起《困在身體的男孩》(或《失語者》)的作者 Martin Pistorius 。Martin 12 歲時因患上不知名的怪病,以致身體退化,只能坐輪椅,無法說話,旁人都以為他是植物人或重度智障,在療養院度過14年歲月。直到一名治療師發現 Martin 的能力,借助電腦科技使他與外界溝通,改寫了他的人生,後來他完成大學畢業,並組織家庭及創業。

田園書屋與解憂舊書店不約而同地選擇了 Martin Pistorius 這本自傳體小說,但願這真實的人生故事,能夠給處於白紙失語的荒謬時代的人們,增添向命運挑戰的勇氣。

廣告

序言書室:劉綺華《失語》

《失語》是劉綺華的第一部小說作品,寫兩位老師慧與伶的故事,寫老師的壓力、寫廣東話在教育的困境,寫香港人在香港的苦惱、寫香港人的犬儒。最近示威現場的一張白紙成為白色恐怖的象徵,連與港獨無關的泛民初選都被說成有違國安法,白色恐怖好像讓香港進入失語的時代。然而,赤化在香港早已開始,教育的赤化已經讓我們無聲無色地踏入失語的時代——我們開始失去香港人的母語。《失語》從兩位老師所面對的艱難環境側寫廣東話如何在「普教中」的大方向下失去地位,母語教育有其情感政治,無法使用母語的環境對我們有多方面的情感壓抑,所以我們討論的「失語」也可能是一種情感抑壓。閱讀《失語》,可以閱讀失語所帶來的情感衝擊(包括恐懼但不只恐懼),讓我們可以用另一個角度抗爭場上的白紙。近來愈來愈多作家嘗試將港式粵語寫入小說,《失語》的作者劉綺華是其中一人。對抗失語,很多人在努力。

田園書屋:Martin Pistorius《困在身體裡的男孩》(另一譯名《失語者》)

本書是一個真實的故事,也是一部自傳體的小說。講述了作者歷經十餘年,在疾病與孤獨的抗爭中,如何表達出自己聲音,和這個世界重建聯繫的感人故事。

生於南非約翰尼斯堡的馬丁在12歲那年,患上一種未知疾病,無法說話,必須坐在輪椅上,在療養院度過了14年,被稱為「幽靈男孩」。後來,馬丁通過電腦開始學習溝通,交朋友,試圖改變自己的生活。結果,奇跡出現了,馬丁用自己的努力克服了身體上的挑戰,他將所有的時間都用來學習,成為南非唯一沒有言語能力的大學畢業生。如今他是一名自由網路設計師,並結了婚,住在英國的公寓中。他的今天是由多少個奇跡組成的,已經數不清了。

似乎每個人走在人生的岔路口,都必須做出一個選擇——是繼續忍受現在的生活?還是改變它?總有人為了尋求改變的可能性,勇敢地踏入了外面的狂風暴雨之中。但願這個真實的人生故事,能夠給處於白紙失語的荒謬時代的人們,增添向命運挑戰的勇氣。

解憂舊書店:Martin Pistotius 《困在身體裡的男孩》

有人舉白紙都會被捕,遲些可能因為一個眼神也被定罪。我們是否動彈不得?像《困在身體的男孩》的作者馬丁那樣。馬丁12歲時因得不知名的怪病,以至身體退化失去各種能力,只能坐輪椅,無法說話,所有人都以為他是植物人或重度智障,使他在療養院度過十四年歲月。直到一名治療師法現馬丁的能力,借助電腦科技使他與外界溝通,改寫了他的人生。後來他能完成大學畢業,並組織家庭及創業。馬丁的故事告訴我們愛與心靈的強大力量能衝破一切障礙。勵志故事使人積極思考,今天已進入Starlink的時代,統治者還能輕易禁聲嗎?

貳叄書房:Jean-Christophe Victor 《反抗的畫筆》

今天香港面臨國安法,有不少人開始自我審查,不論是做創作或是開店的,都面臨以言入罪的風險。「白紙」就是那班人自我審查的開始,想說的事偏偏無法訴說。

《反抗的畫筆》記載了不少面臨政治打壓的畫家,他們在被襟聲的時代,仍在白紙上塗畫,透過一筆一畫去說極權之下的故事。法國國王路易腓力一世說:「圖畫比文字更具顛覆性。」我們在整個反送中運動所出現的文宣就可見,圖畫反動的能力不亞於文字。

這本書的作者更會為讀者解讀畫作的時代背景,儘管我們並不處於當時的情景,仍然可以理解畫作的意念。最有趣的地方在於,他讓來自不同地方的畫家在同一時事主題上,產生對比,這種以不同角度檢視政治打壓,為讀者帶來更深一層的閱讀感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