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獨立書店 每周一書】審判

2020/6/21 — 17:40

6 月 17 日,註冊社工劉家棟在粉嶺裁判法院被裁阻差辦公罪成,判囚一年,成為反修例運動中,首位被判罪成而入獄的社工。這場審判,大概出乎所有人意料。入獄後,劉家棟剪去長髮,向外界親筆寫字:「我的長髮沒了,我還是那個劉家棟。」還有,「社工到底」。

本週獨立書店書介以「審判」為題。貳叄書房與田園書屋均選擇了卡夫卡的《審判》,小說講述主角約瑟夫·K在一個平平無奇的早上被捕,罪名不詳。K最初表現得漠不關心,因他深信自己是無辜,認為這常荒謬官司很快會以無罪釋放完結;但事與願違,事情遠比K想像的複雜,K深深體會到整套司法系統的腐敗和光怪陸離。有人說,K 找不到自己的罪名,是由於 K 無法認識到,他的罪在於他的存在。《審判》中荒謬絕倫的種種,好像離我們不遠。

解憂舊書店推薦Rees Aslan《革命分子耶穌:重返拿撒勒人耶穌的生平與時代》。解憂舊書店從荒謬的判決及歷史上受政治逼害的人,聯想到耶穌的審判。《革命分子耶穌》則是挖掘歷史上的耶穌,基督教之前的耶穌:一個具有政治意識的猶太革命分子。書中除講述耶穌的生平,也分析他在世間建立上帝國的運動失敗後對後世所帶來的影響和力量。作者堅信耶穌是個比宗教更值得信仰的人。

廣告

最後,序言書室介紹了中大文化及宗教研究系學者彭麗君的最新著作《民現》,原是彭透過閱讀漢娜‧鄂蘭理論而撰寫的關於香港抗爭運動的學術論文。在將英文論文翻譯成中文書的過程中,彭在譯者建議下保留了對於鄂蘭理論的探討,讓讀者可進一步思考鄂蘭對於民眾的個體性(singularity)、現身(appearing),民眾對公共空間的佔領,或美學上的分享等,如何主導了整場運動的發展。

廣告

貳叄書房:弗朗茨.卡夫卡(Franz Kafka)《審判》

甚麽是審判?審判意味著一個人喪失自由,喪失對未來人生的掌控權。卡夫卡的《審判》正正體現這一點。小說主角約瑟夫·K在一個平平無奇的早上被捕,罪名不詳。K最初表現得漠不關心,他深信自己是無辜,單純的認為這單荒謬的官司很快會以無罪釋放完結。可惜事與願違,事情遠比K想像的複雜。隨著K不斷親身體驗及從不同渠道了解整套司法系統的腐敗和光怪陸離,他慢慢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逼於無奈地轉變心態,認真看待並處理這單官司。整本《審判》由開端到結尾都充滿著一股存在主義式荒謬。譬如K的罪名,直到小說完結仍然沒有交待。究竟K被控告了甚麽罪?還是這根本不重要?可以這樣說,卡夫卡很成功地迷惑了讀者,讓讀者感受和反思存在背後的荒謬。《審判》除了體現荒謬,更大量著墨於司法系統。而《審判》裡所描述的司法系統極不透明,近乎黑箱作業。當司法墮落成一個內行人專屬的詭秘遊戲,一個利用遊戲規則的漏洞才能獲勝的遊戲,公義就無從說起。《審判》嘗試投射出一個徹底崩壞的司法制度,及活在其中所伴隨的巨大荒謬感。 

乍看起來《審判》所書寫的世界過於荒謬無序,與我們身處的現實世界有一段距離。但仔細一想,我們過去一年所經歷的,以至我們將要面對的,其實我們和《審判》裡的世界並沒有想像中那麽遙遠。

田園書屋:弗朗茨.卡夫卡(Franz Kafka)《審判》

作者是20世紀德語小說家,文筆明淨而想像奇詭,常採用寓言體,別開生面的手法,背後的寓意各有解讀。

本書是卡夫卡最具代表性的長篇小說之一。小說主角約瑟夫.K是一個事事順心,前途大好的銀行高層主管,美好的人生幾乎完全在他的掌握之中。但在三十歲生日的早上,他無緣無故地被逮捕了,陷入一場難纏的官司之中,卻不知道自己的罪名。K最終在一個黑夜裡被秘密處死。

故事中,K 拚命掙扎,卻沒有方向,也徒勞無功。至死之前 K 猶不明白自己的罪,只能絕望地目睹眼前這部冰冷的、剛硬的巨大機械狠狠地從自己命運上碾壓過去。有人說,K 找不到自己的罪名,是由於 K 無法認識到,他的罪在於他的存在,意即,身為 K 這件事,就是有罪。所有的不合理以最合理的方式呈現在讀者的面前,挑起讀者對已知世界最深沉的反思。

解憂舊書店:Rees Aslan《革命分子耶穌:重返拿撒勒人耶穌的生平與時代》

大家對荒謬的判決感到忿怒外,好像沒有辦法改變。歷史上這種受政治迫害的人多不勝數,有些被遺忘,有些能平反。這也讓人聯想到耶穌的審判。無論你是否教徒,多少都會知道耶穌的事蹟,他教導人愛神愛人,最終因煽動叛亂的罪名處死,我們今天才有復活節假期。不是要把所有革命人士神化,但作為一種哲學思想,兩千年來受人歌頌是有其原因,值得了解他的真理。並不是所有讀者都是教徒,因此可以從史實角度看耶穌。《革命分子耶穌》就是挖掘歷史上的耶穌,是基督教之前的耶穌:一個具有政治意識的猶太革命分子,書中除了講述耶穌的生平,也分析他在世間建立上帝國的運動失敗後對後世所帶來的影響和力量。作者堅信耶穌是個比宗教更值得信仰的人。忿怒的我們也能從中得到力量。

序言書室:彭麗君《民現》

彭麗君著、李祖喬譯《民現:在後佔領時代思考城市民主》

彭麗君著、李祖喬譯《民現:在後佔領時代思考城市民主》

從和平佔中、雨傘到反修例運動,香港人逐漸形成一個不被主權承認的抗爭者共同體。就傘運而言,整場運動與戴耀廷的和平佔中緊密相關,而和平佔中又有參與外國的佔領運動(如佔領華爾街、埃及和土耳其的佔領運動等),和平佔中和傘運的失敗,令民眾中的年輕人不再相信和平、理性、非暴力等原則可以爭取高度自治,轉而以更激烈手段爭取香港獨立,結果透過林鄭修改逃犯引渡條例的決議,重新以「反修例」之名喚起更多人的抗爭行動。當中脈絡千絲萬縷,但我們可見越來越多平時不問政治的普羅大眾,因為耳聞目睹的警暴而「現身」了運動,參與者也不再透過佔領公共空間的手段,而是仰賴社交媒體流通訊息和人的流動性,給予建制一定壓力。與此同時,也有越來越多的文宣和藝術品應運而生,似乎暗合了法國哲學家洪席耶的美學政治。《民現》就希望探討這些課題,本書原為者中大文化及宗教研究系學者彭麗君,透過閱讀漢娜‧鄂蘭理論而撰寫的關於香港抗爭運動的學術論文。但在翻譯成中文書過程中,她在譯者建議下保留了對於鄂蘭理論的探討,因而讀者們更可以思考鄂蘭對於民眾的個體性(singularity)、現身(appearing),民眾對公共空間的佔領,或美學上的分享等,如何主導了整場運動的發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