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獨立書店 每周一書】握筆如槍

2020/8/16 — 20:35

警方週一(10日)以國安法拘捕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及多名高層,逾 200 警力進入壹傳媒大樓,擅自翻閱採訪資料。面對極權如此打壓,一眾新聞工作者依舊堅守崗位,繼續發佈新聞,報紙如常出版。當天發生的種種,不禁令人想起《返校》遊戲中一句:「我是如此的弱小,但你曾說我可握筆如槍。」

以國安法打壓傳媒,讓解憂舊書店憶起八九六四,因此書店本周推薦了曙光圖書編著的《方勵之, 劉賓雁, 王若望言論摘編: 附官方報刊的批判及評論文章》。中共為鞏固政權打壓新聞自由從來都不手軟,例如中國記者劉賓雁因揭露中國官員貪腐,一生被中共打壓。曙光編的此書是因在八六至八七年間,內地多個城市爆發學生民主運動,中共大為震動,當時除了撒換總書記,還開除了方勵之, 劉賓雁, 王若望出黨,「罪名」是鼓吹「資產階級自由化」,背離黨的「四個基本原則」。當局將他們的言論摘要滙編成黨內部的「反面教材」,再透過黨的喉舌向民眾作宣傳文章。

田園書屋則介紹黃順星的《記者的重量──台灣政治新聞記者的想像與實作》。此書透過歷史資料與深度訪談政治記者,透視大的政治社會環境與報社報導方向的互動,同時探討政治記者作為個體在社會環境與報社組織變遷中的選擇。作者就台灣新聞發展,提出了一些問題:何以在威權政體下,面對直接的身體暴力陰影下,仍有記者願意以屈筆或匿名方式投書發生,如今人身自由的威脅不再,為何記者的身影反倒日益模糊?……同樣處在龐大的經濟利益誘惑中,為何1980年代初期的報業仍能試圖爭取有限的自主空間,如今報業記者卻深陷市場的緊箍咒而無法自拔?

廣告

最後,序言書室推薦張歷君的《瞿秋白與跨文化現代性》。瞿秋白是中國共產黨早期領袖和締造者之一,曾兩度擔任中國共產黨實際最高領導人。張歷君的《瞿秋白與跨文化現代性》試圖梳理瞿秋白的思想軌跡,讓讀者瞭解到中國共產黨的先驅者如何在中國近世接觸西方思想的脈絡中(如柏格森的生命哲學及晚清流行的無政府主義),將其與佛教或儒家思想融和,最終仍不可避免地靠向蘇聯的馬列主義。

廣告

田園書屋:黃順星《記者的重量──台灣政治新聞記者的想像與實作》

本書透過歷史資料與深度訪談政治記者,透視大的政治社會環境與報社報導方向的互動,同時探討政治記者作為個體在社會環境與報社組織變遷中的選擇。台灣文化大學新聞學系助理教授江淑琳對本書的評介是,雖然作者並未明言,但從論述過程可以窺見作者期待從研究中找回過去記者所扮演的公共知識份子角色,並希望對現今的新聞媒體與記者有所啟發。

「好記者的標準是甚麼?」、「記者該扮演甚麼角色?」已經成為一般社會大眾心中止不住的疑問。真實世界中的機構記者(個人)具有足夠力量與媒體機構或政治、經濟等大環境(結構)抗衡,在兼顧記者作為一項志業的道德驅使、以及記者作為一項職業的專業與生存需求下,符合公眾對於記者的期待,恐怕很難如願,於是,記者的身影日漸嬴弱,新聞路上的腳步卻難以輕盈。

作者提出了一個發人深省的問題:何以在威權政體下,面對直接的身體暴力陰影下,仍有記者願意以屈筆或匿名方式投書發生,如今人身自由的威脅不再,為何記者的身影反倒日益模糊?……同樣處在龐大的經濟利益誘惑中,為何1980年代初期的報業仍能試圖爭取有限的自主空間,如今報業記者卻深陷市場的緊箍咒而無法自拔?

這些問題,對於處在紅色極權陰影下的香港同行,同樣有啟迪作用。

序言書室:張歷君《瞿秋白與跨文化現代性》

今時今日,我們說起共產黨的時候,會經常聯想到以警察手段治國,可是共產黨也好,國民黨也好,當它們最初尚未掌握軍事實力時,不過是倚重某些思想體系或文字工具。說來中國共產黨創始人李大釗也不過是個文人,最後被奉系軍閥警察槍殺,而在中共稍後的領導者當中,瞿秋白恰好是思想軌跡最豐富,曾觀摩過列寧政權並在日後涉足中共黨政事務的代表人物。他最後在蔣介石剿共過程中,他因為手上無兵而在逃走時被俘,在蔣介石政府籠絡下仍選擇為共產主義理念而死。他早年深受柏格森等人的生命哲學影響,在旅俄期間,卻認識到列寧政權爭奪「領袖權」的現實政治需要。作為文人,他對現實世界的鬥爭深痛惡絕,但又領悟到這是不可避免的,我們只能從他臨刑時留下的文章〈多餘的話〉窺見他真實的心跡。雖然瞿沒有怎樣留下一些思想痕跡,但學者張歷君仍在〈多餘的話〉及瞿秋白其他著作,還有瞿秋白的閱讀軌跡中,發現豐富的思想面貌,甚至他與意大利共產黨創始人葛蘭西一樣,發現共黨鬥爭核心就是爭奪hegemony或「領袖權」(瞿秋白的說法)。張歷君的《瞿秋白與跨文化現代性》讓我們瞭解到中國共產黨的先驅者如何在中國近世接觸西方思想的脈絡中(如柏格森的生命哲學及晚清流行的無政府主義)試圖與佛教或儒家思想融和,最終仍不可避免地靠向蘇聯的馬列主義。如果今日共產黨的統治思維是近世中國不可避免的趨勢,那麼瞿秋白的思想探索就意味著近世中國知識份子在結合思想與現實的鬥爭中一個悲劇的歷程。

 解憂舊書店:曙光圖書 編著《方勵之, 劉賓雁, 王若望言論摘編: 附官方報刊的批判及評論文章》

我們都為那個二百個軍裝警員衝入蘋果報社的影像所震怒,程度有如八九六四時坦克車駛向在市民面前一樣。中共為鞏固政權打壓新聞自由從來都不手軟,像中國記者劉賓雁,不斷揭露中國官員貪腐,一生被中共打壓。曙光編的這本書是因在八六至八七年間,內地多個城市爆發學生民主運動,中共大為震動,當時除了撒換總書記,還開除了方勵之, 劉賓雁, 王若望出黨,「罪名」是鼓吹「資產階級自由化」,背離黨的「四個基本原則」。當局將他們的言論摘要滙編成黨內部的「反面教材」,再透過黨的喉舌向民眾作宣傳文章。當時沒有今天的網路科技,人民並不容易知道真相。從當局滙編的批判材料中,人們可以了解三人的言論在什麼問題上觸到中共的要害,及附錄的內地報章如何扭曲報導及抹黑。從這一角度看,新聞報導有很多種,我們要好好珍惜蘋果為我們揭示真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