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書店 每周一書】歸去來

1997年主權移交前,香港經歷一次移民潮,如今卻像歷史重演,不少人紛紛計劃離開這成長地,前往下個目的地,例如英國、澳洲、台灣......有多少人離開後還會回來?還是決定當一輩子的異鄉人?來來去去,人來人往,彷彿是香港的宿命。

解憂舊書店本周介紹了也斯的小說《後殖民食物與愛情》,講述一群角色在回歸前後,互相穿插在彼此的故事裏,藉食物與愛情連繫。書中角色因留學、職業、移民等因素,輾轉幾個國家,是典型的香港人故事。也斯描寫這些角色出走回來,以香港人常討論的食物及生活日常,喚起我們的集體回憶——這裏有你惦念的東西,就像在叫你回來吧。

樂文書店亦推薦了一本小說,是蔣曉薇的《秋鯨擱淺》。故事背景設定在2017年,主角蘇月秋是新移民學生,適應不了香港的生活,自覺是「異鄉人」;另一主角游敏兒是蘇月秋的老師,雖在香港土生土長,但礙於政治氛圍及社會現况,也有「此地他鄉」之感。她們彼此依靠,用閱讀當作「逃生門」,希望從中找到面對生活抉擇的出路。

田園書屋則選擇了紀實小說 《上海生死劫》。作者鄭念曾是國民黨一名高級外交官的妻子。上海解放前夕,鄭念攜獨生女兒自海外歸來,解放後任英國亞細亞石油公司上海分公司經理。文革十年浩劫打破了鄭念寧靜、舒適的生活,她被批鬥、抄家,更曾被強制拘禁在看守所單人牢房長達6年。這期間鄭念依舊奮力抗辯,不放棄捍衛自己的自由和尊嚴,終證明自己的清白。八十年代初,65歲的鄭念孤身來到美國,以自己的經歷創作了這部小說。

最後,序言書室介紹莊元生的《如夢紀III》。作者是內地難民來港後在新界東北出生的第二代人,自幼在鄉村過著清貧而樸實的生活,少年時負笈台灣讀書,回港後擔任老師,正好遇上官商同謀、地產霸權狂飆發展及中港融合的日子;他見證了新界東北的鉅變,除老店絕跡於市廛、鄉間村莊被滅外,世態人倫也失去了原貌。這些都是莊元生在三本《如夢紀》中描繪和探討的現象。

樂文書店:蔣曉薇《秋鯨擱淺》

「荒謬當道,愛拯救之。」——阿爾貝 · 卡繆

活在深海中的鯨魚,離開水面擱淺地上,承受自身巨大的重量,費力地呼吸;如同異鄉人,離開故鄉前往異地,承受對故鄉巨大的思念,費力地求存。

《秋鯨擱淺》的故事背景設定在2017年,主角蘇月秋是新移民學生,適應不了香港的生活,自覺是「異鄉人」;另一主角游敏兒是蘇月秋的老師,雖在港土生土長,礙於政治氛圍及社會現况,也生出「此地他鄉」之感。她們彼此依靠,用閱讀當作「逃生門」,希望從中找到面對生活抉擇的出路。 

曾聽說每個深夜某個地方,有著最深的思量。

到底哪裡是吾家?餘生何處是吾鄉? 

解憂舊書店:也斯《後殖民食物與愛情》

來來去去,人來人往,這是香港的獨特文化,香港人是沒有腳的雀仔。也斯的小說《後殖民食物與愛情》裏,完全能感受到這種香港特色。故事是寫一群角色在回歸前後,互相穿插在彼此的故事裏,藉食物與愛情連繫。由於留學、職業、移民等因素,角色輾轉於幾個國家的中流動,這是一個典型的香港人故事。作者描寫人們出走回來,而這些人都是普通市民,就如你認識的朋友一樣,以香港人常討論的食物及生活日常,喚起我們的集體回憶,這裏有你惦念的東西,就好似叫你回來吧一樣。

序言書室:莊元生《如夢紀III》

每當面對一波又一波的危機時,很多香港人會選擇移民,然後,當局面明朗,或他方生活不順時,又會選擇回流,如此倥傯大半生,對此,或有人會將之稱為「歸去來」,但有幾個會有陶潛辭中「田園將蕪胡不歸」的切身感受﹖最近翻開莊元生《如夢紀III》,閱讀這位生於新界東北鄉村的作者對鄉土幾十載變化的切身體會,又深深體會作者對故土的眷戀之情。作者是內地難民來港後在新界東北出生的第二代人,自幼在鄉村過著清貧而樸實的生活,少年時負笈台灣讀書,回港後擔任老師,正好遇上官商同謀、地產霸權狂飆發展及中港融合的日子;作者飽歷淹滯困蹇的遭遇時,亦同樣見證新界東北從市鎮到鄉村的鉅變,除老店絕跡於市廛、鄉間村莊被滅外,世態人倫也失去了原貌。這是莊元生在三本《如夢紀》裡都在描繪和探討的現象,但這是最後一卷。在輯錄《如夢紀III》的時候,作者益發感覺日子無多,正如此際香港亦步向衰亡,故讀此書時,有一種〈黍離〉的況味,作者在自序中尤提及北宋遺民孟元老撰寫《東京夢華錄》的原委,是要記錄昔日北宋都城(東京,亦即汴京)的繁華景象。他日如果香港人去城毀,讀者或會在《如夢紀III》,找到當年孟元老,甚至《陶庵夢憶》作者張岱的感覺。

田園書屋: 鄭念《上海生死劫》

這是一部紀實小說。本書主人公鄭念,曾是國民黨一名高級外交官的妻子。上海解放前夕,攜獨生女兒自海外歸來。解放後任英國亞細亞石油公司上海分公司經理(這是解放後唯一留在大陸上的西方石油公司)。十年浩劫打破了她寧靜、舒適的生活,她被批鬥、抄家,並被投入監獄。被強制拘禁在看守所單人牢房長達6年,在面對可能隨時把自己碾得粉碎的風暴面前,鄭念不放棄奮力抗辯,不放棄捍衛自己的自由和尊嚴。後來出獄後,才得知當電影演員的獨生女兒已在1967被活活打死。但她依舊堅強,重新開始生活,並在1978年證明了自己和女兒的清白。八十年代初,65歲的鄭念孤身來到美國,以自己的經歷創作了這部小說,在英美等西方國家引發了很大的轟動。

這是一個發生在瘋狂的年代的慘絕人寰的真實故事。這本非凡的著作吸引世界目光,也讓更多人正視到共產主義對於世界的影響力。中國人的「歸去來」是一個沉重的話題,正如一些過來人所說:錯走,可能失去財富;錯留,可是會失去生命啊!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