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獨立書店 每周一書】毋忘

2020/6/7 — 19:34

今年維園六四晚會雖不獲批不反對通知書,但終究無阻市民悼念,燭光照亮各區,遍地開花。這 31 年來,政權抹去歷史,但人民毋忘。

創作與書寫以使保存記憶的重要方式。解憂舊書店本週就推薦了擅長探討記憶與遺忘的石黑一雄的作品《被埋葬的記憶》。故事取材自14世紀英國亞瑟王傳奇中的騎士作奇幻的背景,藉一對老夫婦一趟尋找兒子的旅程,探討民族和個人面對歷史時該如何在記憶與寬恕作出選擇。這是一個寓言故事,歷史不能輕易忘記,「忘記歷史,就等於重蹈覆轍」。

貳叄書房則介紹了英國作家 Jonathan Nolan的短篇懸疑小說《Memento mori》。故事講述主角的妻子被殺,被殺之後還有順進性失憶症,即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忘記了一段記憶。因為人的記憶是充滿欺騙性,我們或許會選擇遺忘些什麼,而記憶也有機會被刪改,主角便選擇將這些重要的東西刻在身上。

廣告

序言書室選擇韓國人權工作者嚴寄鎬的《痛苦可以分享嗎﹖》,作者審視了一些被疾病、喪偶、仳離、情侶分手等痛苦折磨的事例,發現他們也試圖透過用語言與人分享,或透過宗教向神靈禱告,卻無法分享痛苦而陷入孤獨境地。嚴寄鎬在書中引用大量哲學家思想,如鄂蘭、海德格等,並且解釋及總結自己遇過的事例,希望提醒讀者﹕人的存在就是構建「共同之家」,同時呼籲旁觀受苦者的知識份子,必須讓受苦者能夠言說出自己的痛苦,以共同承載、分享痛苦,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

至於港人絕對不能遺忘的時間軸,也許是去年六月,田園書屋因此推薦了《自由六月: 2019年香港反送中與自由運動的開端》,此書由傳媒人、中學教師、社會工作者、作家、設計師等22位港人合寫。

廣告

解憂舊書店:石黑一雄 《被埋葬的記憶》

文學和藝術正是保存我們的記憶的重要載體。說到記憶,要讀石黑一雄的作品,他善於寫人的記憶、回憶與遺忘。人到了某個年紀好像總是回首過去。在《被埋葬的記憶》不只寫個人,更寫了一個社會是如何銘記和忘卻的。故事取材自14世紀英國亞瑟王傳奇中的騎士作奇幻的背景,藉一對老夫婦一趟尋找兒子的旅程,探討民族和個人面對歷史時該如何在記憶與寬恕作出選擇。這是一個美麗動人的寓言故事,歷史不能輕易忘記,「忘記歷史,就等於重蹈覆轍」。

貳叄書房:Jonathan Nolan《Memento mori》

這本短篇小說是懸疑小說,講述主角的妻子被殺,被殺之後還有順進性失憶症,即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忘記了一段記憶。在警方追尋案件的真相時,警方的證據不時被不明人士燒毁,增加破案難度。主角扮演偵探的角色,以照片刺青和紙條時刻記下有關兇手的任何線索。

我們就是要用一些實在的東西,比如照片、報道、文字去記錄時代的真相。因為人的記憶是充滿欺騙性,我們或許會選擇遺忘一些什麼,或是記得一些什麼。而且這些記憶也有機會被刪改,所以主角才會將這些重要的東西刻在身上。

序言書室:嚴寄鎬《痛苦可以分享嗎﹖》

人生中無法忘記的事情有很多,而No.1往往與痛苦相關,或生理之痛,或心理之苦。看來只是一個人內在世界的動盪,但如果無法處理,就會影響到身邊的人。韓國人權工作者嚴寄鎬,在《痛苦可以分享嗎﹖》一書中,審視一些被疾病、喪偶、仳離、情侶分手等痛苦折磨的事例,發現他們也試圖透過用語言與人分享,或透過宗教向神靈禱告,卻無法分享痛苦而陷入孤獨境地。作者因此探討人類語言能否讓人這個存在者建立溝通的「共同之家」﹔如果痛苦者無法運用制度化語言去分享自己的痛苦,只能運用「不是語言的語言」(即聲音,甚或無意義的咒語)去表達痛苦,然而當他們最終發現自己的聲音無法被周遭接收時,就會退縮到個人的沉默當中。當然,痛苦還包括國家體制或資本主義對勞工的壓迫,個體為獲得群體而作出自我犠牲等,如作者提及的電影《共同正犯》當中因參與抗爭土地挪用而被判刑的普通居民。韓國的國家資本主義壓迫向來惡名昭著,但我們自己也一樣羞於表達自己或社會層面的共同痛苦,或以沉默啞忍表現出我們的韌性,以付出(尤其是在戀愛關係)刷取存在感。嚴寄鎬在書中引用大量哲學家思想(如鄂蘭、海德格),以解釋及總結他職業中的遇過的事例,不單希望提醒讀者﹕人的存在就是構建「共同之家」,還呼籲旁觀受苦者的知識份子,必須讓受苦者能夠言說出自己的痛苦,以共同承載、分享痛苦,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

田園書屋:22 Hongkongers《自由六月: 2019年香港反送中與自由運動的開端》

如果問香港人,有什麼時間軸是絕對不能忘記的?相信許許多多人都會回答:2019年6月!「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透過公民力量變化運動形式。

無論如何,這是已經載入史冊的重大歷史事件:700萬的香港市民中,近200萬人站上街頭,震撼世界。這一刻,他們挺身而出,掀起了全球反對中共專制集權主義的序幕。

本書作者由一群香港青年傳媒人、中學教師、社會工作者、作家、設計師、學生、Cosplayer、電腦工程師、公務員、前線示威者、銀行家和歷史學者所組成。起筆於六月,落筆於八月,在撰寫文稿的同時,作者群日夜經歷並見證著香港這個重大的歷史時刻。當然,誰也沒有想到,這場反送中的運動持續一年後仍在進行,年輕的反抗者受到了強大的國家機器鎮壓,無數生命被失蹤,被自殺。六月,成了香港人永誌難忘的沉重回憶。

探討一個「仍在進行中」的運動是不容易的,形勢發展令人始料未及,當權者無底線的鎮壓迫害,是本書無法預見的。在「無法作結的結語」中有一個問號:高度文明城市的光速瓦解?現在,這個問號變成了驚嘆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