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書店 每周一書】畢業季

「這一場革命最終無人取勝,但請你留低一起做見證。」一群中大應屆畢業生拉起這條橫額。這一年畢業季,莘莘學子毋忘傷痛,毋忘生於亂世的責任。也許畢業後的路會更難行,但願那顆赤字之心,莫失莫忘。

艺鵠書店本周推薦了「好青年荼毒室」的《大時代的哲學》,十五章討論包括〈時代與哲學〉、〈種族〉、〈移民〉、〈民主〉、〈威權〉、〈犬儒〉、〈抗爭〉等等,涵蓋不少現今需要討論和面對的課題。離開學校踏入社會後,有很多問題也許沒有解答,在追尋理想的路上也難免會遇到些阻礙,但如艺鵠書店所言,祝願大家「好好活著,珍重,珍重」。

解憂舊書店則介紹川本三郎的《我愛過的那個時代》,是作者畢業後入職記者的回憶錄。川本三郎畢業時正值六十年代日本學運熾熱時代,年輕人投入各種抗爭。那時他立志當記者,但一次採訪工作期間,為受訪者保密卻被捕判罪,最後失去記者工作。此事令他「所夢想的東西,化為泥濘完全崩潰解體」。作者在後記寫道:「那個時代並『不是好時代』,但那個時代是無可替代的『我們的時代』。不是自我中心主義,是我們主義的時代,任何人都試著為別人設想。」

田園書屋選擇夏目漱石的《少爺》,是作者寫於1906年的長篇小說,講述一個在東京出生長大、具正義感的青年「少爺」,剛從物理學校畢業,從大城市東京來到偏僻的四國小鎮中學教書,出於對自由的強烈渴望,以及對利益社會的強烈厭惡,於是以一種被現實社會尺度視為「瘋狂」的方式去挑戰教育體制。

最後,序言書室推薦討論美國大學教育現象的《兼任下流》。作者赫伯‧柴爾德瑞斯由美國教育學者安揚(Jean Anyon)對新澤西州一北部地區五所不同階級的小學講起,探討家庭階級背景影響子女小學以至日後大學教育的命運,再審視美國修道院式研究所大學、州立大學及為勞工階級而設的社區學院的現況和趨勢,並解釋大學專才供不應求,博士生人數過剩、大量約聘教師為長聘教師代課、大學教育商業化及課程追逐收生人數等現象﹔最後,作者也提出了自己的解決方案。

艺鵠 ACO:好青年荼毒室《大時代的哲學》

談起畢業,正是處於大學校園生活與進入現實社會之間。大學時代,我們可以無拘束地求學問;走進社會,便會遇到不同的預設或系統,要面對自己的社會角色、工作是否自己理想,這理想又是否能堅持下去,還是會從不同的歧路帶進未知的境地。我們都共同知道的是,世界面對很多挑戰,天翻地覆,看似很壞,複雜、不穩定和無從預測的未來,我們要如何面對?我們有否因此而能明白和直面生命中無常的本質?我們生存和行動的意義是甚麼?我們將要走進甚麼社會位置?理想國度離我們多遠?

身處大時代,行動力還是需要,行動背後,也要有反思以幫助我們知道該要往哪個方向前行。「好青年荼毒室」-一班研究哲學和希望將哲學普及的年青人,著書《大時代的哲學》,十五章討論包括〈時代與哲學〉、〈種族〉、〈移民〉、〈民主〉、〈宗教〉、〈神話〉、〈愛情〉、〈環境〉、〈網絡〉、〈人工智能〉、〈機械勞工〉、〈科技〉、〈威權〉、〈犬儒〉、〈抗爭〉。或許書中已涵蓋當今最逼切需要討論和面對的課題,既然一大堆時代問題尚待解決,我們就得好好討論,好好深思。世界從不保證我們甚麼,例如美好生活或民主自由,理想和美好是要我們去實踐和體現自我,去建構,去繼續追尋。

好好活著,珍重,珍重。

序言書室:Herb Childress《兼任下流》

對大學生來說,畢業意味著走進殘酷的社會,但其實殘酷的社會一直都在他們身邊,幾十年來,大學教職體制終生聘任制變成合約聘任制,加上收生數目增加,衍生出許多兼任教師、兼任講師、訪問學者、博士後研究員等名堂。這些名堂大多代表教職資薪大幅削減,免除醫療福利及保障,很多人為保持生計,不斷去私人學院找兼職或在其他學院教班賺錢,但仍負擔不起生活開支。赫伯‧柴爾德瑞斯的《兼任下流》,討論的就是美國大學的這種現象。作者由美國教育學者安揚(Jean Anyon)對新澤西州一北部地區五所不同階級的小學講起,讓我們瞭解家庭的階級背景影響子女小學以致日後大學教育的命,再審視美國修道院式研究所大學、州立大學及為勞工階級而設的社區學院的現況和趨勢,並解釋大學專才供不應求,博士生人數過剩及良莠不齊及大量博士後研究生教導寫作班或跨學科課程,大量約聘教師為長聘教師代課,大學教育商業化及課程追逐收生人數等現象﹔最後,作者也提出了自己的解決方案。雖然本書說的是美國大學教育,但這已成為全球大專教育趨勢,所以書中枚舉的現象很能代表全球化世界下的大學教育。 

解憂舊書店:川本三郎《我愛過的那個時代:當時,我們以為可以改變世界》

以前我們畢業才是人生的新開始,但今天的學生提早就已開始過不一樣的生活。畢業生將有其獨特的人生,開始前不妨讀川本三郎的《我愛過的那個時代》。這是作者畢業後入職記者的回憶錄。作者是日本藝文評論者,畢業時正是六十年代日本學運熾熱時代,青年人投注於各種抗爭。作者立志當記者,但一次採訪工作期間,因自己受記者道德規範,為受訪者保密卻被捕判罪,最後失去記者工作。這件事令他「所夢想的東西,化為泥濘完全崩潰解體。」直到中年才坦率地寫下來。作者在後記說「那個時代並『不是好時代』,但那個時代是無可替代的『我們的時代』。不是自我中心主義,是我們主義的時代,任何人都試著為別人設想。」我相信這也將會是現代年輕人的青春記憶。

田園書屋:夏目漱石《少爺》

作者被稱為日本的「國民作家」,至今盛名不衰。這部作於1906年的長篇小說,故事很簡單,一個在東京出生長大,生性富於正義感的青年「少爺」,是一位剛剛從物理學校畢業的大學生,從大城市東京來到偏僻的四國小鎮中學教書,出於對自由的強烈渴望,以及對利益社會的強烈厭惡,於是以一種被現實社會尺度視為「瘋狂」的方式表現在主人翁對教育體制的衝撞之上。

《少爺》的寫作主題,一言以蔽之:是如何在複雜中保持單純與清醒。他莽撞率直的個性和學校當權派的偽善陰險直接衝突,吃了不少苦頭。他和學校裡另一位正直的外來者「豪豬」,選擇了不妥協,他們在學校里特立獨行,快意恩仇,仗義助人,不被馬屁精之流所脅迫,堅定地站出來與之抗爭,即使到最後被排擠出局也在所不惜。

在小說的結尾,少爺回到東京,重新找了一份技術員的差事,和忠心的年邁女僕阿清一起過日子。對於少爺來說,正是因為生命中曾有人真正無條件地愛過自己,才讓他有力量和勇氣做真正的自己,不被現實的污濁所妥協,也給灰暗的生活帶來一抹亮光和希望。

時至今日,重讀這部一百多年前的寓言式小說,可以在黑暗的畢業季,找到一種跨越文化、國界,乃至時代的,關於人的自由與正義的共同信念。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