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獨立書店 每周一書】籠中鳥

2021/3/15 — 14:08

「籠裏出生的鳥認為飛翔是一種病。」智利導演佐杜洛夫斯基(Alejandro Jodorowsky)曾說。在籠裡出生,從未嘗試翱翔天際的滋味,習慣安逸生活,以為到籠外自由闖蕩是種病。解憂舊書店本週就介紹了一本以此名言為題的書——《籠中鳥以為自由是一種病:從挪威回望香港和中國》。作者鍾祖康在書中說明中國、香港何以無法爭取民主,指出無論是中國二千年的文化、共產黨建國後或香港主權移交後政府的文化,都刻意阻撓自由民主的發展。

有的從未嘗過飛翔,有的卻曾翱翔天際,終被奪去自由,成為籠中鳥。

序言書室推薦了德國當代哲學家 Markus Gabriel 在日本的訪談集《當世界歷史的指針迴轉時》,或可讓此刻自覺已成「籠中鳥」的港人看清這幾十年間的世界歷史本質。作者在書中探討了以法蘭西斯‧福山「歷史終結論」為代表的後現代多元政治觀以及社會建構主義,並以此重新討論今日的國際議題,如氣候變遷、現代化、社會數位化、民主政治等。

廣告

貳叄書房則選擇趙南柱《82年生的金智英》,探討女性所面對的束縛。此書以金智英的記憶為敘述主軸,探討社會對於女性的不公與偏見,以及日常生活中的性別歧視如何制約和壓抑著女性的人生。

最後,田園書屋推薦斯蒂芬・金《肖申克的救贖》,此書曾改編成同名電影。故事講述年輕有為的銀行家安迪,被誤控謀殺妻子及其情夫被判處兩次終身監禁,關在肖申克監獄,但面對人生絕望困境,安迪並沒有放棄希望,用了19年的時間終成功逃離監獄,重獲自由。電影其中一段獨白寫道:「人被高牆困住不可怕,因為有些人是困不住的。羽毛豐滿的鳥兒永遠屬於天空,關不住的,因為他每一片羽毛都閃耀著自由的光輝。」

廣告

序言書室:Markus Gabriel《當世界歷史的指針迴轉時》

最近的國安法審判,令許多香港人發覺自己突然變成「籠中鳥」,這時候台灣翻譯德國當代哲學家馬庫斯‧加布里埃爾(Markus Gabriel)在日本的訪談集《當世界歷史指針迴轉時》,也許可以讓香港人看清楚這幾十年間的世界歷史本質。作者在書中針對的是以法蘭西斯‧福山「歷史終結論」為代表的後現代多元政治觀,還有社會建構主義。前者受黑格爾歷史哲學影響,認為人類歷史已走到終結階段,即普遍民主政治和全球資本主義的狀態﹔後者受康德觀念論哲學影響,認為人受多重話語影響建構出社會的真實。作為「新現實主義」(New Realism)的代表人物,加布里埃爾從「新現代主義」立場出發,試圖剝開這些觀念的幕布,如指所謂全球民主國家不過像生物一樣為保自己而發展出的偽裝,而伊斯蘭極端主義對女性衣著等方面的限制根本不是伊斯蘭教本身教義。關鍵是作者反對那種人類由話語、觀念和意識建構世界現實,以致不同文化產生多元價值觀的論述,認為所有人類有共同的特性(作者以不同種族、性別均會對Michael Jackson拋BB出窗口表現厭惡為例),這是人性,也是獨立於國族、文化及人類意識以外的共性。更哲學地說,人類必須知道﹕他們所看見、所相信的現實並不是唯一的,但對於另一些現實,我們其實是可以直接了解的。作者認為如何去獲得關於事物的知識關乎「意義」,而獲得知識的不同文化背景則屬於「領域」的課題,「意義場域」是「新現實主義者」就審視人類文化、社會發展以致分歧所提出的新方法。作者以此重新討論今天沸沸騰騰的國際議題,如氣候變遷、現代化、社會數位化、民主政治……其中一些看法,如認為數位網絡是反民主的,對於今日處於真實和虛擬社會籠牢中的香港人來說,很有意義。

解憂舊書店:鍾祖康《籠中鳥以為自由是一種病:從挪威回望香港和中國》

「籠中鳥以為自由是一種病」原是智利導演杜洛夫斯基的名言,也能比喻香港某些支持邪惡權力的人。眼見緬甸人民為自由拼命推翻軍政府,可能有人以為他們有病。反觀香港,為何我們的自由民主難以達成?鍾祖康以此名言作書名,說明中國、香港何以沒法爭取民主。他對中港社會觀察研究多年,及後移居挪威生活,對中西文化差異有更深的體會。發現無論是中國二千年的文化、共產黨建國後或香港回歸後政府的文化,都刻意阻撓自由民主的發展。作者自稱是資料狂,對中港挪威詳盡分析,條理分明,讀者讀後會頗谷氣(對香港現況)。他更是魯迅迷,書末節錄魯迅精句,說明百年前人早就知道中國人的毛病。究竟籠裏籠外,誰才有病?

貳叄書房:趙南柱《82年生的金智英》

被婚姻和孩子所束縛的女人如同身陷囹圄一樣,被責任和生養的壓力束縛著後半生,再無自由可言。《82年生的金智英》以金智英的記憶為敘述主軸,探討社會對於女性的不公與偏見,以及日常生活中的性別歧視如何制約和壓抑著女性的人生。此外,又以金智英的在家庭、職場、婚姻不同場域中承受的壓力,對女性為了滿足社會的期待所犧牲的人生發出無聲的吶喊。 金智英有著平凡而普遍的名字,生長於平凡的公務員家庭,與學長交往結婚,組織家庭,再理所當然地辭職照顧孩子,放棄了自己一直追尋的理想。這是金智英的人生,也是許多女性的真實寫照,趙南柱寫出了女性作為籠中鳥的人生經歷,使人重新反思女人的處境以及其承受的無形壓迫。

田園書屋:斯蒂芬・金《肖申克的救贖》

《肖申克的救贖》(The Shawshank Redemption)改編自斯蒂芬·金撰寫的同名小說,由蒂姆・羅賓斯、摩根・弗里曼等主演的一部經典電影。多年來歷久彌新,好評如潮,一直居於電影排行榜前列。

年輕有為的銀行家安迪,被誤控謀殺妻子及其情夫被判處兩次終身監禁,關在肖申克監獄。肖申克監獄可說是監獄醜陋形象的典型——裡面沒有法律約束、沒有人性道德、更沒有禮義廉恥,從來沒有人能夠從肖申克走出去。整個影片中的監獄,象徵著剝奪自由,高度強調規則紀律的體制化,通過不同的獄中人的狀態,展現了人對「時間流逝,環境改造,生活變化」的恐懼。

面對人生絕望的困境,安迪沒有放棄希望,沒有自我墮落,監獄的惡劣環境和獄警的殘忍兇暴反而磨練了他對自由的堅定信念。用了19年的時間,他終於成功逃離監獄,獲得自由。影片中有句精彩的獨白:「人被高牆困住不可怕,因為有些人是困不住的。羽毛豐滿的鳥兒永遠屬於天空,關不住的,因為他每一片羽毛都閃耀著自由的光輝。」——這是作者對「籠中鳥」的最精彩的描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