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獨立書店 每周一書】說謊

2019/6/21 — 16:48

你擅長說謊嗎?但在 20 世紀知名作家佐治奧威爾眼中,真正的說謊能手或許是政府,以謊言為手段,達成集權目的。那麼,我們的政府說謊嗎? 

清明堂本周推薦了奧威爾的《Orwell On Truth》,指出比說謊更過分的,是事實擺在眼前,政府卻拒絕承認,甚至扭曲真相。奧威爾曾道:「去看清眼前的種種,是一場恆常的搏鬥......直到所有的虛假終於撞上無法撼動的真相那一刻」;而那一刻,往往發生在戰場。此時的香港,就是那戰場嗎? 

但說謊是因人性本惡嗎?田園書屋選擇了美國著名精神科醫師M. Scott Peck 的《說謊之徒》,本書從心理學角度探討人性陰暗面,亦談及當戰士槍口毫不留情地朝非武裝人民大規模殺戮,卻絲毫不覺自己在作惡或自責背後的原因。此外,嘗試在邪惡心理學的基礎上尋求應對說謊之徒的方法。

廣告

樂文書店則介紹《愚昧者》,從演化邏輯及心理學探討人類自我欺騙的行為;解憂舊書店以小說《撒謊》反映生活在專制下中國人的脆弱、虛偽和冷酷,而真實是唯一抵抗專制的器。 見山書店推薦北島的詩集《守夜》,希望將其經典詩作〈回答〉送給此刻的香港人;序言則從性別角度切入「謊言」這命題,介紹了文化評論家 Wednesday Martin 的《性、謊言、柏金包:女性欲望的新科學》。 

廣告

解憂舊書店:老村《撒謊》

現今世界到處充斥著謊言,誇張失實已成為生活的一部分,我們每天都要小心辨別真假。《撒謊》的主角老盛是一個欺善怕惡、弄虛造假、顛倒是非的騙子,為達目的,不斷製造謊言欺騙無知的人。故事反映現今中國人的脆弱、虛偽和冷酷。有人說撒謊是中國人的習慣,是專制生活的原因和結果,唯有真實是抵抗專制的器。

田園書屋:M. Scott Peck《說謊之徒》

作者是美國著名精神科醫師,以及深具影響力的精神導師。1978年出版處女作《心靈地圖》(The Road Less Traveled),銷量超過一千萬本。《說謊之徒》(People of the Lie)是他的第二本書,與《超越心靈地圖》(The Road Less Traveled and Beyond)並稱其經典三部曲。

本書是研究邪惡心理學的基礎。很少有心理的書籍是探討邪惡的本質,大多研究這一類的範例都是以正面的力量,或是一些精神疾病的定義,只是空談如何積極走出疾病等等。作者反其道而行之,在本書中以真實的案例來分析個體與團體之惡,他大聲疾呼,如果不能正視人性之惡,探討人性的黑暗面,就無法對症下藥。

本書告訴人們,戰士在戰場上殲滅敵人順理成章,然而當槍口毫不留情地朝非武裝村民大規模地殺戮,竟無一人受良心譴責,他們竟絲毫不清楚自己在作惡,這是為什麼?這個世界上惡人比比皆是,但面對那些與魔鬼立約的說謊之徒,應該如何應付?──這些問題,相信處在「反送中」風口浪尖的香港人,是很想得到答案的。

樂文書店:羅伯特.崔弗斯《愚昧者》

我們是徹徹底底的騙子,就算對自己也是。

我們說謊的層面包括遠古時空的事件、他人行為的細節和意義、自己內心最深處的想法和慾望等等。我們心智深處有個矛盾:我們的感官雖然已經高度進化,讓我們能精確感知外在世界,大腦一旦接收這些資訊,卻會變得偏頗又扭曲。天擇機制明明很有效地排除不適應的行為;既然如此,為什麼會有這個現象?換句話說:為什麼我們可以成功欺騙自己?我們的大腦如何有系統地扭曲對現實的認知?  

見山書店:北島《守夜》

關於謊言,見山想推推薦北島的詩集「守夜」,送給千千萬萬共同守城的香港人。此詩集是北島自選詩集,內有北島著名詩作「回答」,且讓我們重溫此詩,回答謊言:

回答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証,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銘,
看吧,在那鍍金的天空中,
飄滿了死者彎曲的倒影。

冰川紀過去了,
為什麼到處都是冰凌?
好望角發現了,
為什麼死海裡千帆相競?

我來到這個世界上,
隻帶著紙、繩索和身影,
為了在審判前,
宣讀那些被判決的聲音。

告訴你吧,世界
我–不–相–信!
縱使你腳下有一千名挑戰者,
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

我不相信天是藍的,
我不相信雷的回聲,
我不相信夢是假的,
我不相信死無報應。

如果海洋注定要決堤,
就讓所有的苦水都注入我心中,
如果陸地注定要上升,
就讓人類重新選擇生存的峰頂。

新的轉機和閃閃星鬥,
正在綴滿沒有遮攔的天空。
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
那是未來人們凝視的眼睛。

清明堂:George Orwell《Orwell on Truth》

對身為二十世紀最偉大的作家和思想家之一的佐治·奧威爾來説, 所有的政府體制與其領袖們都是編織謊言的能手,以謊言為手段,從而達成集權的目的。

奧威爾對此再清楚不過,他整個寫作生涯都在致力揭穿謊言。奧威爾最廣為流傳的作品《動物農莊》,就是以諷喻的手法抨擊蘇聯政府如何試圖隱瞞真相,以謊言修飾危局,僞造人民在共產主義統治下一片歌舞升平的繁榮景象, 實情則是人們正陷於苦難中掙扎求存。

比説謊更過分的,是我們政府當中有些人對於擺在眼前的事實也拒絕承認。奧威爾曾道:「去看清就在眼前的種種,是一場恆常的搏鬥。」如今一衆高官和政客們都在為了個別利益忽視甚至扭曲事實,更凸顯了這恆常的搏鬥是無處不在,無可避免的。

奧威爾再道:「在知識層面上,這恆常的搏鬥大可了無止境地持續著,直到所有的虛假終於撞上無法撼動的真相那一刻,而那一刻,往往就在戰場上發生。」

奧威爾預言般的一語中的,此刻的香港,就是戰場。

序言書室:溫絲黛.馬汀《性、謊言、柏金包:女性欲望的新科學》

人的謊言故然可惡,但比起政府的謊言,殺傷力就低許多。然而還有社會性的謊言,由整個社會文化制度去支撐,影響之大,傷害之深就更厲害了。種族、性別、階級的歧視,都是這一類。要打破這些謊言,最基本一步就是找出真相。本書作者本於科學精神,去問一個極簡單的問題,究竟女性的性慾有多強,如何表現?這個問題在保守的美國似乎犯了嚴重的禁忌,只要作者跟人提起這個研究方向就已引來指責。而有趣的是,作者與不同的女性訪談時,大家都會說自己是不正常的,因為自己性慾好旺盛,而且也對婚姻以外的性有慾望。結果當然是,有性慾的女性本來就是正常人。刻板的「女性沒有性慾」,才是個謊言。作者搜集了大量最新關於女性性慾的研究,也了解女性面對婚姻忠誠這要求時的應對,探討社會之於出軌女比之於出軌男的恨意。當然社會文化本來是多元的,除了美國這種一夫一妻的社會,還有許多不同應對性和婚姻的制度,作者也以之作比較。最後更引入關於布諾猩猩的研究,去看靈長類的女性性慾可以到達什麼程度。這是一本女性性慾大觀。如果你還相信女性性慾比男性少,那這本書應該可以為你提破這個謊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