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生日有感

2020/10/15 — 16:43

眾所周知,香港的廣東話裡有大量音譯字眼,如巴士、的士,字眼不加修飾,顯然是建基於 Walter Benjamin 所說的 primal hearing。 l Photo by Wina Tristiana via Unsplash

眾所周知,香港的廣東話裡有大量音譯字眼,如巴士、的士,字眼不加修飾,顯然是建基於 Walter Benjamin 所說的 primal hearing。 l Photo by Wina Tristiana via Unsplash

今天 68 歲生日,收到不少朋友祝賀,十分感謝。

不少朋友祝我生日快樂,生活在當下的香港,面對種種不公,不但不會快樂,甚至有點鬱結。相信不少人亦有同感,個人的解決方法是閱讀一些極有份量的書籍,畢竟 The truth will make you free。適逢昔日書店的常客劉偉聰大狀數月前寄贈 Walter Benjamin 那部被法蘭克福大學否定的habitation thesis, Origin of German Trauerpiel(大學裡竟然沒有一位教授願意花時間細心閱讀這篇有點艱澀的論文),劉大狀寄來的是哈佛大學出版社的新譯本。比起之前的譯本,新譯本在不少地方都優勝,再讀時,之前難以理解的段落竟然變得十分清楚,尤其有一段跟真理相關的討論,再讀時發覺足以讓我們以全新的目光看待香港!

Truth subsists not as an intention or meaning that finds its determinations through the empirical world, but as the power that first stamps the essence of that world. The being in which alone this power inheres is that of the name. This being also determines the giveness of ideas. Ideas are given however not so much in a primal language, as in a primal hearing or a primal perception, in which words retain the nobility of their naming power, undiminished by the signification of knowledge.

廣告

眾所周知,香港的廣東話裡有大量音譯字眼,如巴士、的士、芝士、波士、貼士、柯打等,這些字眼全都不加修飾,而且顯然是建基於 Walter Benjamin 所說的 primal hearing。另外有些字眼則建基於 primal perception,例如冷氣、汽水、通粉或通心粉和12碼。通粉和意粉其實都是意粉,原來的名字是 macaroni 和 spaghetti,但香港社會基於自己的觀感稱前者為通粉或通心粉。

至於 12 碼是香港足球評述員的用語,同樣是建基於香港自己的觀感,英國足球評述員則稱為 penalty 或 spot kick。現代足球是英國人發明,但香港社會卻有足夠的自信,根據自己的觀感自行命名。除了 12 碼,香港自己獨有的足球述語何其多,如一對閘、掛網、醫院波、通坑渠、拉布等,但最精彩、最生動的述語莫過於「痾蛋」,即守門員接波甩手,足球從他的胯下溜進龍門。現代足球是英國發明,但香港足球評述員自創的地道足球述語則好比站在舞台的大佬倌毋須熟讀台詞,隨時自行「爆肚」,亦即是以大佬倌自己的觀感行事。但無論是建基於 primal perception 或 primal hearing 的字眼和名稱都會伴隨著某於理念,是甚麼理念?今日的香港難得見到士多,但這種小本經營卻曾經養活不知多少個家庭!士多顯然是store的音譯,是另一 primal hearing 的例子。現時無處不在的便利店乃翻譯自 convenient store。便利店的出現淘汰了士多。但士多怎樣出現?士多主要售賣香煙、汽水、啤酒、糖果、餅乾等,全都不是必需品,士多的意念從何而來?從 primal hearing?不過 Walter Benjamin 試圖重新詮釋柏拉圖的 Theory of Ideas,他說:”Ideas are to things, what constellations are to stars."

廣告

由於香港在超過個半世紀裡由英國人統治,香港和西方文化的接觸是全方位的;從香港廣東話裡大量根據 primal hearing 或 primal perception 而形成的字眼和名稱可見,香港和西方文化的全方位接觸,過程中並沒有出現中國大陸社會和西方文化接觸時的猜疑、猜忌、自大、排斥等問題。即使今日,中國大陸社會仍停留在清末士大夫張之洞提倡的「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思維窒梏裡。

相反,香港社會在無拘無束、自由奔放、不亢不卑的情況下,對西方的事物形成了有如星座般的理念。星座雖然只是地球上的人對天上繁星劃出的圖案,但已足以對浩瀚的星海做到一定的理解。在香港,經常有人說要多加理解中國大陸!但中國大陸不也是要多加理解西方社會嗎?香港曾經是中國對外的一只窗口,現在好像要由深圳取代。不過香港豈只是一只窗口!香港早已形成對西方世界的一個個星座,窗口的作用或許可以由深圳取代,但香港社會對西方世界的理念卻是獨一無二、無可取代的!

希望這點觀察能令所有感到鬱結的朋友抒懷。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