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用手雕印章,說一個關於海與鯨豚的故事

2019/6/5 — 15:53

王樂怡在 Trial and Error Lab工作枱背後,貼滿以她一雙手刻劃的海洋動物模樣的圖案,有中華白海豚、樽鼻海豚、鯨鯊、殺人鯨等,都是她深愛的動物。

王樂怡在 Trial and Error Lab工作枱背後,貼滿以她一雙手刻劃的海洋動物模樣的圖案,有中華白海豚、樽鼻海豚、鯨鯊、殺人鯨等,都是她深愛的動物。

【文:Gi @ Trial and Error Lab;圖:Andy】 

左手拿起橡皮擦,右手緊握雕刻刀;眉頭輕皺,輕力下刀……王樂怡(Emma)就是如此,用雙手雕印章刻劃海洋動物的眼神、鰓鰭與笑容。

閒時我總愛到她的工作枱背後,貼滿以她一雙手刻劃的海洋動物模樣的圖案,有我們認識的中華白海豚、樽鼻海豚、鯨鯊、殺人鯨;還有我們比較不認識的江豚、小鬚鯨、弓頭鯨……我更愛看她雕刻時的神情,她不知道,她雕印章時,嘴角跟海豚一樣,不自覺泛起微笑。 

廣告

Emma 愛海,也熱愛海洋動物;今天她的工作嗅不到一絲海水味,身上黑皮膚早早褪去,鹽分亦已蒸發,但她卻用意想不到的方法,繼續她與海洋動物的旅程 — 用藝術做海洋哺乳動物教學。

以進修,去認識海洋動物

廣告

與海洋動物的故事,由 Emma 中學畢業說起。她愛游泳,會拯溺,於是加入海洋公園做洋動物訓練員。「我想一直游泳,不想留在陸地,這工作滿足了我,因可天天跟海洋哺乳類動物一起嘛!」讓動物們食得飽足、健康生活、跟從指令是她的工作,她笑說跟我們飼養貓狗小兔竟頗為相似:「的確這是當時最關心的事,或者我只視牠們都是比貓狗大型的寵物吧!」但動物的天性,教曉 Emma 動物不止如此:「牠們的構造複雜,行為習性也千變萬化,但工作上我沒空間認識牠們更多;同事們提及的知識我也不易理解。」她愛上了這些聰明的圈養動物,想進一步知道牠們本來的生存環境;她收起笑容道:「像我叫觀眾不要丟垃圾去動物池,說會令動物生病,大家都會遵守;但我如何叫人不丟垃圾到海裡?似乎我自己也不夠力量和知識去說服人認識海洋。」

她為此,竟計劃升學。2013 年,她放下深愛的海洋動物,到台灣花蓮國立東華大學修讀自然資源與環境管理。本來完成學位後,回港或留台參與海洋研究工作是最順理成章的事。但她卻沒有走用學術為海洋生物發聲的路。

從前當海洋動物訓練員的經歷,改變了王樂怡的一生。(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從前當海洋動物訓練員的經歷,改變了王樂怡的一生。(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以刻劃印章,作為海瘋狂的記錄

原來在台灣留學時,Emma 修讀多個藝術科目,重拾中學時對美術的熱愛;就學期間,更到花蓮「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擔任海洋解說員。她親眼目睹抹香鯨在她前面噴水,也見證海豚在她跟前翻身:「我不能忘記人生首次跟野生海洋動物這樣親近,心情激動到連文字也不能記下我親眼看過牠們的特徵!」

想起以前在香港,曾跟橡皮手雕印章師「手作 J」學藝,於是即興拿起雕刻刀,用擦紙膠嘗試雕刻。自此,她刻下一個又一個海洋動物印章,「或者雕印章是一個獨特、屬於我的方式,去記錄我跟海洋動物的故事。像座頭鯨魚身上有藤壺寄居,也有多細紋;每一個小特徵,都能辨認牠們的身分與獨特之處;而且都是我親眼看見,並查證資料得來。」

完成學位後她留台半年,她受邀到咖啡店辦「鯨豚演化」的美術展覽,也常到海邊觀察海洋動物,「2017 年下旬,當我畢業後思考未來的路,確定以『海印』這名字為我的稱號,用藝術為海洋工作。」

「海印」的鯨魚、海豚印章,既有正面,也有側面。海豚的正面臉孔(左下)在王樂怡筆與刀下,實在太可愛了。

「海印」的鯨魚、海豚印章,既有正面,也有側面。海豚的正面臉孔(左下)在王樂怡筆與刀下,實在太可愛了。

以印章,為海洋動物服務

但「海印」是筆名?賣海洋動物印章?還是一個計劃名稱?Emma 微笑說,「都不是。這為海瘋狂的我,表達對海思念,形式沒有規限,也不是一個牟利的品牌。」她先在手作市集做印章,讓客人自由定價取走,然後分享海洋動物故事,後來又於網上售賣作品;直至 2018 年,「海印」由純藝術品牌,轉變為去年的海洋教育品牌,是來自小孩子的讚美:「去年初一次跟『手作 J』擺市集,我當時的雕刻技術一定不夠『手作 J』好,但竟吸引一個小女孩來玩,說『海豚好可愛』!我當時想,如果印章能吸引小孩認識海洋動物的特徵,結合我在花蓮海上兩年多的解說經驗,可能會是香港獨特的海洋教育。

王樂怡會用鉛筆把海洋動物的圖畫畫在描圖紙,然後移印到白擦紙膠,就可開始雕刻。

王樂怡會用鉛筆把海洋動物的圖畫畫在描圖紙,然後移印到白擦紙膠,就可開始雕刻。

她更想用印章把把海洋動物陸地,來回應對海洋生物的愛:「很感激當年海洋公園的動物,用牠們的生命影響了我。如今我希望用牠們的生命,再影響下一代啊!」是故每次開辦印章工作坊,她都盡力在雕刻過程中,講授這些真實的生命故事;同時透過生活化的分享,傳遞愛護海洋的重要。「我雕刻海洋動物印章出售,同時也刻下牠們周邊的事物,如漁網、膠袋,再印成畫,令人明白,日常用品正正威脅海洋動物的生存環境。」 

去年下旬,她更加入 Trial and Error Lab 成為實驗室伙伴,期望進行更多元化的嘗試。最近她就用橡皮擦印章、廢棄汽水拉環及浮波等,於「Trial and Error Lab成果展 2019」策展名為「海岸.印象」的展覽;把九龍海岸線變遷,以印章及海洋垃圾呈現,「我第一次在展覽中不展出海洋動物印章,為的是帶出詰問 — 從前九龍沿海地標有多美?人類為生活進步就填海?環保與發展如何平衡?我們留意過海洋嗎?為什麼一直丟垃圾,不認為會影響海中生命?

用藝術教育帶出愛護海洋的信息甚是艱難,說到雕刻海洋動物印章的技巧,她說需要純熟技術與美術基礎:「手要夠定,人要夠耐性,同時腦海一直想着雕刻的圖畫去下刀;要雕一個印章,隨便都要花上數個小時甚至一兩天。哈!希望我不會提早老花吧!」對深愛海洋與藝術的 Emma 而言,即使懷念跟海豚游泳的單純歲月,此刻的工作多辛苦也值得。

「海印」《海岸.印象》展覽(上圖)展覽即日起至 6 月尾,於佐敦吳松街 191 號「突破書廊」展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