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男排女將》:球已著地 仍不放棄的港式熱血

2020/12/20 — 12:34

男排女將

男排女將

【文:港人講電視】

Viutv 劇集《男排女將》昨晚迎來結局。這齣劇是香港少有的青春運動劇,故事內容離不開傳統運動作品的橋段,但難得的是做得感人熱血。看著一班力圖球員由一開頭被翔鷹拋棄而自組球隊,一手一腳找教練、場地、隊友,中間有成功有失敗,經歷爭吵,隊友轉隊、轉位、受傷等難關,最終成功向翔鷹報仇,但卻因生活壓力而面臨解散。播出短短 4 星期,卻真的像陪了他們 5 年,做到觀眾與角色同喜同悲。自己會為他們的懦弱而生氣,看到他們一個個成長而激動,因力圖面臨解散而感傷,最終看見他們願意堅持而欣喜。劇中教練與各球員的成長都有詳細描寫,而且集中打排球情節。雖然節奏急促,在故事及人物成長的鋪排上仍有進步空間,但不失為值得一看的熱血運動劇。不過論熱血,相比劇集內容,故事原型力臻、一班來自《全民造星》的演員,以及製作團隊在現實中表現出的堅持與不認命精神,其實更為精彩。

故事原型力臻現時是香港男子甲一排球隊伍,創隊時主力球員平均身高只有 1.7 米。對重視高度的男排來說,這個身高似乎已注定他們在排球路上不能走遠。這群先天不足的球員,由弱質纖纖的女教練領軍,當初基本上是無人看好他們。而且在香港,男排沒有職業運動員,所有人都是兼職打球。即使上到甲一、港隊,排球也只能當成副業。再說香港本地體育聯賽,就算是較熱門的足球,也沒多少人留意,何況是不算流行的男子排球?這群男孩打球是無天份、無人期待、也無實質回報的。不論他們堅持與否,最後能否成功上甲一,在香港社會,也難以以此維生,亦不會有很多人支持。但在此無人理會、沒有未來的環境下,力臻球員們還是苦練體能及防守,教練也不眠不休地研究戰術。沒有任何報酬和資源,每天練至全身痠痛,第二日還要上班上學。有時為了租借場地,更要 4、5 時起床,比賽地點遠至離島也不出奇,贏得冠軍也沒多人留意,真的值得為此付上大量時間和精力嗎?他們最終創下連續 3 年以冠軍姿態,由丙組一口氣直上甲一的傳奇紀錄,在甲一 9 年來亦未曾降班,教練葉鳳儀更成為首位執教男排甲一球隊的女教練。或許無人理會,亦無任何回報,但在未來看不清的情況下,仍為自己所愛而堅持。這不單是力臻,也是一群本地運動員的熱血。

廣告

《全民造星》於 2018 播出。2018 年,本土運動處於低潮,大家都在排隊買喜茶、討論「你有 freestyle 嗎?」、讚嘆《延禧攻略》製作如何精緻。外地的節目,不論製作,還是表演者質素,都拋開香港不止 10 條街。香港節目?無錢又無人,唔好啦。當年最高收視劇集,不是任何本地製作,而是大陸劇《延禧攻略》。自詡為「大台」的無線,期下藝人也要變身公公去迎接內地演員。這個時勢,你又相信連錄影廠也需要租借的「細台」viutv,有能力捧出本土名星嗎?外國資源、制度、藝人技藝都遠較香港優勝,又有幾人會看香港偶像?大家都覺得節目只是炒話題,香港地想做明星只是發夢。然而《全民造星》一班男仔卻一股傻勁地在那個淺窄的舞台努力唱歌跳舞,連工作也辭掉,為表演流汗流血流淚。終於,一部分人被他們感動,成為粉絲,亦因此節目完結後,MIRROR 與 ERROR 得以出道。不過感動歸感動,當然有人成為忠粉,但在 viutv 受眾不多下,其實更多是街外人的嘲諷。坦白說,自己當初也不大看得起他們,論技藝,的確與外地有段距離,節目效果帶來的粉絲又能陪他們走多遠?不過看着他們為做好綜藝,食蟲跳海跳樓,玩到入醫院也再所不計、在部分成員咬字不佳,兼偏好慢歌的廣東樂壇裏,依舊推出廣東話跳唱快歌,努力嘗試不同曲風、新手拍劇也表現自然,部分成員在《男排女將》的表現更會令我記得他。即使自己覺得他們技藝仍未算好,但至少看見他們咬字、唱歌、舞藝也有進步。兩年來,也見到他們粉絲數量沒有隨《全民造星》完結而滑落,反倒有所增長,亦多了人認識他們。或許一開始無人看好,但他們依然為無人認為會成功的夢堅持。由2年前《全民造星》,走到今日的《男排女將》,這份熱情依舊不減。

最後,在教育、新聞、政治、文化界被全面統戰的今日,身為主流媒體的電視當然不能倖免於難。在審查下,「攬炒」也是兒童不宜需要重新配音,創作自由收窄不再是擔憂,而是當下日常。流行文化曾經是香港人歸屬感的來源,劇集為我們帶來娛樂,更道出港人心聲、社會問題。但今日香港,紅線處處,真話已成不能說的秘密。創作不易,但在壓力底下,製作團隊還是盡力堅守僅餘的空間,去爭取港人的共鳴。看到魯教練的仗勢凌人,口說支持年輕人,但卻暗中打壓力圖球員,不知大家想到誰的嘴臉?黃金 sir(陳宇琛 飾)學生的問題「咩係良心?咩係正義?點先算係國家?」小學生問題,大家心中答案又是如何?「有啲嘢以為你有嘅時候會覺得好正常,但原來會慢慢...慢慢咁失去」這是家瑜對力圖解散的感嘆,但力圖以外,大家又有否想起近來失去什麼?挺直腰骨,在今日香港又談何容易。即使家瑜(鄧麗欣 飾)叫球員不要跪,但諷刺地,她的「攬炒」,到最終出街也成了「攬(玩)大佢」。刀鋒已經架在脖子上,要保命就要跪下,但起碼有空間時,不要這樣快彎下腰、垂下頭,多撐一天就是一天。未來是黑暗的,但未到最後一刻都要奮力掙扎。可能最後也是途勞無功,但這份不服氣與堅持,便是香港創作人最後的熱血。

廣告

這陣子香港壞得很快,快得教人不懂反應。留或走,是許多人思考的問題。香港環境的確很差,用球賽作喻,我們可能已經失了這一分、這一局,以至這場比賽,結局或許已經寫定。但如劇中阿 king(顧定軒飾)所言,「咩叫最後?幾時係最後?最後即係放棄,如果你決定放棄,即係代表你未盡晒力,你未發揮到最盡,即係唔係最後囉。」一個人力量可能不多,但也可以很大。看見香港還有這群傻人,在看不到未來的環境依舊堅持,無論最後結局成功與否,自己還是想留下,盡全力去在這片熟悉的土地寫下這個時代的故事。

作者個人簡介:愛香港,愛電視的一個小薯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