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我們買不到安全物資,當我們在外地因疫情而成了疑似病患……

2020/3/4 — 19:01

犯眾憎之前,頭盔要先戴定:

1)我現時出街會戴口罩,會勤洗手,會帶搓手液,乃因我家中有個幾近無免疫能力的老娘。同時是為了…禮貌地顧及其他人感受吧…因為如果我患其他病我都只會看中醫,不會增加公共醫療負擔。

2)我都有跟團訂過口罩,不過幾次被截單。我我也有試過一次早起去老屈排隊,但一見到那條蛇餅,我就已經放棄了。

廣告

3)我很欣賞現時有很多小店、個人、黃色經濟圈去訂購口罩和搓手液後以低價發售或派發,還有在telegram公海和臉書設立互通消息平台的互助精神。並且我覺得,如果這個經濟圈強大到可以支持有尊嚴地工作的合作社,令人們都可以脫離僱傭制度對的生命的操控,咁就真係一天都光哂。

4)我非常尊重西醫的醫護人員,也舉腳支持醫護罷工,我也有朋友是醫護。

廣告

5) 最後也最基本的:我完全認同香港現時的絕大部份問題都是政府和制度的錯,同時亦是同政治緊密聯系的經濟體系和普遍價值觀念出了問題,因而抗爭,是要在任何生活層面都要繼續下去的。

=============================
頭盔戴完   不中聽的來了:

「如果歐洲現在爆發的話,他們應該不夠口罩用了。」早幾天為我們帶來口罩的法國朋友苦笑地說。

我的朋友當中,去了外地的,也會在當地搜購一堆口罩或其他如消毒水搓手液等等物資的回來。我的朋友大都屬於與人分享型,都會問我要不要,而我就總覺得…怪怪的…對,我們急須,這是安全大事,香港全城買不到,出外搶購/訂,彷彿是很自然的,也是很正當的。我必須說,因為我有親朋戚友在外地,所以我也必然是這個口罩搜購大軍的一員。
不過…為什麼我腦袋就是不中聽地想起了三聚氰胺,亦即是毒奶粉事件?當中國的父母因為擔心嬰兒的安全,急須而找不到安全的奶粉,而來香港搜購奶粉時,我們……

鑽石公主號郵輪在日本橫濱,上面有香港人疑似/確診,暫不能離開,而因人道理由被送往日本的醫院。這時大家都關心他們的病人身份:有沒有病發?醫院有照顧好嗎?有給他們治療嗎?有差別待遇嗎?……當然,我也會關心,也當然認為,不應見(可能)死不救的。
不過…彷彿大家都忽然忘了香港人經常念茲在茲的身份和資源分配的資格問題:香港人不是日本國民,那到底他們應該要付那份非國民的鉅額醫療費,是誰會付?還是因為是國際疫情,為了讓國際社會共同盡量壓制疫情,所以所有地區都有義務處理在自己境內的確認或懷疑的「非本地個案」?因為反正如果不治、不隔離,這些人還四處旅遊,或者經日本飛機場、海關,甚至搭日本航空公司的飛機回港,那日本公民,也會是受害者?那麼,如果香港人不必付,那即是日本國民埋單了?那麼……

我想,我是應該覺得心裡不安的,尤其是這陣子南韓和日本(其中一個我們熱烈搶購的口罩來源地)和意大利都相繼爆發,且南韓和意大利的確診人數全比香港還要多幾倍以上…….

 

原文題為「那些瘟疫時期的爛事/之四/當我們買不到安全物資,當我們在外地因疫情而成了疑似病患……」,現題為編輯擬

原刊於

沒漠花鬼

https://fleurspirit.wordpress.co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