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文字成為奢侈|我不願謊言成為了青春主要的組成部份

每天正忙著提醒自己是一個自由的人,思想是自由的,選擇是自由的。

如果穿衣服,還是可以選擇某一種顏色;如果有一個音樂盒,還是可以選擇播傷感的歌,還是可以選擇想念,還是可以選擇悼念。不想看的書可以不看,不想念的咒語可以不念,我們是一個自由的人。

- 關於迷信

可能你會奇怪為甚麼需要忙碌地自我提醒?其因在於我迷信,我迷信哈維爾曾經說過:如果不是這樣的不停提醒自己,明天便會忘記了自己原來是一個自由的人。

我迷信恐懼會令活在這個時空的人,比自然更自然地失去了某些能力,例如書寫、唱詠、站在球場的中央以及把一隻馬說成馬;說得坦白一點,就是不再能夠再坦白多一點。

但我更迷信文字有能量,如果文字沒有力量為甚麼要有聖經?為甚麼要有金剛經?為甚麼要有改版教科書?為甚麼一份沒有文字的報紙都可以變得那麼有價值?

-  關於懼怕

縱然低氣壓令筆桿會變得比較沉重,縱使想說的話太多而可以寫的話漸漸變少。但那不代表沒有詞彙可用,不代表我們為了方便活下去,便容讓謊言成為了青春主要的組成部份,因此如果有筆,我想在繁體字仍然繁體之時多寫一點點,如果我們有誠實話,我就假借天氣之名多說一點點。

但請你別誤會,請你別問怕不怕,只需要記住我只是一個人便可;同時也請你記得,我不是只得一個人。

作者IG: @detesla_sonic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