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蒼老的 Supper Moment 遇上革命 — 搖滾叛徒

2020/11/25 — 11:28

圖片素材:Supper Moment facebook page

圖片素材:Supper Moment facebook page

【文:黃卓鵬】

曾經紅極一時,Supper Moment偏偏係 2019 潛水一整年,去到今日,終於帶住十一隻新歌以網上音樂會姿態重新出現係本地樂壇。

聽完呢場音樂會,同埋三首普通話新歌,我終於確定呢隊樂隊,再也唔係我地認識中嘅嗰隊 Supper Moment。

廣告

「人生夢一場,革命至蒼老。」

係 Supper Moment 未憑無盡爆紅之前,2012年,反國教那年夏天,佢地曾經係台上改編自己嘅作品 Wake Up City,叫香港人「雙手交叉響應,別做啞巴,人民正在捍衛這一個夜晚,為明日香港爭氣」,再係 Facebook 分享呢段Live片段,指「抗爭並不簡單,盡力捍衛著這個家!」

廣告

而呢個「反國教Version Wake Up City」已經從官方 YouTube 頻道中被移除。

今日嘅Online Concert中,好多人為SM護航,甚至搬出「聽歌就聽歌,點解要講政治」嘅論調。如果話搖滾音樂,唔係攞黎為社會嘅不公發聲嘅話,2012年嘅SM四子,聽到大概都會嗤之以鼻。

冇左「搖滾,為亂世翻起一次燙滾」,但今日Sunny依然用普通話唱住「一个摇滚故事就这样开始,不变的还是music」,幾咁諷刺。

網上演唱會嘅Outro係新歌《祈》,相信會係新專輯嘅重點派台作。好多Fans話呢首歌係正面反擊「鬥黃撚」,歌詞係咁:

「你看到黑色,我看到彩色。Even if we can't always be the same. 也有種方式。Don't let the hatred paralyze you. Coz Love is great.」

Fans話,係典型嘅「Supper正能量」。

我淨係想問,訓左幾耐?

大愛、包容、和諧、互愛、互諒,講出黎固然好聽,但只係適用於係太平盛世。當敵人嘅槍枝指住我朋友嘅頭,當敵人嘅子彈打係我同學身上,Supper Moment只有重覆陳腔濫調:「大家唔同睇法,但都可以互相愛大家架嘛~」

麻木,離地,偽善,何不食肉糜,難聽過粗口十倍。

如斯世代,「梭角分明、毋負期許」係做人最基本嘅道義。黑就係黑,白就係白。當我地見到黑警濫暴,並沒有甚麼「我看到彩色」嘅空間。

「六月,Sunny都有比人影過去過遊行,點解要鬥黃?」

一)愛之深,責之切。

我唔會打幾百字去屌陳百祥撐警,因為我對佢冇期望亦冇失望。但SM,曾經早係八年前就識得叫香港人捍衞這個家,但到幾萬名香港年輕人,即使力量微不足道,但為香港呢個家可以付出到頭破血流嘅時候,佢地作為曾經係最紅嘅Band,有住咁大嘅影響力,卻選擇左默沉。香港人看在眼內,只有無盡失望。

二)搖滾。

2009年,夏韶聲去民建聯嘅音樂會表演。一大批Band友到場抗議,拉起「搖滾不容殺人政權」嘅橫額。「音樂還音樂,政治還政治」呢啲Bullshit,呃下無知婦儒尚可。任何一個人對「搖滾」兩隻字有基本認識,都知搖滾嘅精神,在於反建制,在於擁抱自由。所以你見到Per Se新歌MV係二橋取景,RubberBand係2019年出《漫長》,KOLOR出《進退》、《天地無用》,甚至連曾經比萬千Band友嘲笑唔係Band嘅Dear Jane,黎到2020年,都會用《銀河修理員》打下刷邊球。SM? 只有中国巡演,三首普通話新歌,同埋叫大家大愛包容。

音樂,唔係只係音符嘅組合,更加重要嘅係當中嘅靈魂。

搖滾,唔係結他嘅Distortion開到幾大,而係當中嘅信念有幾經得起世代嘅考驗。

今日聽完Supper Moment成個演唱會,作為一個立身於亂世中嘅香港年輕人,我係呢十一首硬銷「大愛包容」、「小確幸」嘅歌中,再搵唔到半點嘅共鳴。整個演唱會,失去左靈魂同信念,只有比平庸更平庸。

但正所謂「背棄了理想,誰人都可以」,這些年來,見風使帆嘅人香港人早就見慣不怪。即使我抱住「比多次機會」嘅心態聽完整個音樂會但失望而回,也就只能夠祝福SM,希望你地三首普通話新歌,可以比你地係中国巿場大賣。你地既然選擇唔會回應香港人身處嘅呢個時代,即係你亦唔需要香港樂壇呢個巿場,但同樣地,香港人亦唔再需要《無盡》,唔再需要Supper Moment殘留的軀殼。

「人人也分黨分派 勇敢擺姿態」
「為何我安享收買 隨便去賣乖」
「這血液搖滾 可惜不再悲憤 我淪落到凡塵」
「往日好勝 已沒血性 這樣慣性 遊戲被你決定」
《 搖滾叛徒 》 — 周國賢

鬥黃?
無數同道人為香港付出左多年自由,如果有影響力嘅人,付出多半點,反而講多半句都唔敢,我實在無辦法欣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