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市創業 追夢趁早 2020年開張的獨立書店

疫情之下,各行各業死氣沈沈,怨聲載道。唯書業今年反逆流而上,在疫情及國安法夾擊下,有獨立書店營業額不跌反升,近半年更有不少新開業的獨立書店,例如深水埗大南街的「一拳書店」、位於觀塘的「夕拾 x 閒社」以及太子的「Hong Kong Book Era」。一拳書館的故事早前專文介紹過,在此不重複;問及另外兩家書店負責人為何選擇在這「百業蕭條」之時創業,他們不約而同地表示,趁早做自己想做之事。

Hong Kong Book Era 的 Eric 說:「上年社會運動開始之後覺得有嘢想做的話,寧願趁而家試咗先,好過將來後悔,盡能力做自己可以做的事」。夕拾 x 閒社店主 S 亦道:「趁仲可以做就做」。生於亂世,再周全的計畫也可能隨時被打亂,人們也無法預想明天又會發生什麼荒謬事,那不如直接行動,活在當下。

網店兼營實體店  一人打理

今年 12 月剛開業的 Hong Kong Book Era,是太子一家樓上書店,目前由店主 Eric 一人全職打理。Hong Kong Book Era 最早是以網店形式經營,九月中開始營運,主要販售香港、台灣出版的文史哲類書籍。事隔三個月後,再開設實體店。問及開店原因,Eric 稱一直以來都有此念頭,他相信實體書店是一個可以讓讀者、店員以至作者交流的地方。他透露,之前由於疫情爆發,一度延遲了開店計畫,最終趕在今年年底開張。

租金方面,Eric 估計疫情下大概減租一至兩成,「租金壓力細咗」,對開實體店多少有點幫助。

選擇在今年開店,經濟負擔或許較往年少,但難免會有一定的心理壓力。《國安法》落實後令書業陷入白色恐怖氛圍,上至出版印刷下至書店發行,隨時有可能被扣上「莫須有」的罪名。對此,Eric 也坦言「擔心一定有啲」,不知何時會被打壓。但未知與恐懼並沒有阻止他追尋夢想,反而決定放手一搏,不希望留下遺憾。他說:「上年社會運動開始之後,覺得有嘢想做的話,寧願趁而家試咗先,好過將來後悔,盡能力做自己可以做的事」。

圖片來源:Hong Kong Book Era Facebook

夕拾 x 閒社:不會刻意避開抗爭書籍

不只 Eric,「夕拾 x 閒社」店主 S 也認為「趁仲可以做就做」,希望盡自己能力去做些有影響力及有意義的事,而開書店就是其中之一。對於《國安法》與整體市道不明朗的情況下創業,S 表示「 冇乜掙扎同擔心,國安法同疫情都唔係我哋可以控制」。他認為市道不佳反而能造就「機遇」,「一來大家都留港,二來觀塘仲未有小書店,三來大家都開始覺悟會想幫襯返小商店」。他目前唯一擔心的是疫情反覆,「無辦法訂定(書店)長遠發展方向,只可以每月調整」,很多書店活動也受疫情影響被迫取消,「令收入減少50%」。

「夕拾 x 閒社」位於觀塘工廈,於今年六月正式開業,暫由兩位店主負責打理,間中會有義工幫忙。除了販售書籍外,夕拾 x 閒社也提供寄賣服務及工作坊,希望可以支持本地手作,同時也可以開拓書店收入來源。另外,書店不時舉辦新書分享會及講座等。

選書方面,店主 S 指主要以本地獨立出版為優先,題材不限,「我們都想支持獨立的作者及出版社」。問及會否在國《國安法》的壓力下避開抗爭相關書籍,S 表示:「沒有刻意避開,除非有出版觸犯《國安法》的案例,或有禁書名單,否則會繼續賣合法書籍。」​目前夕拾 x 閒社仍有出售不少與抗爭或香港政情相關的書籍,例如誌傳媒出版的《香港大道》、「爆眼教師」楊子俊的《逆權教師》、《反送中攝影集:年輕的苦難》、日本攝影記者児玉浩宜的反送中攝影集《New City》等。

圖片來源:夕拾 x 閒社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