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讀香港書店 Read.HK

漫讀香港書店 Read.HK

喜歡逛有書的地方,總會遇到一些人和事,一些好書。香港就像一本書,如同她的故事和讀書風景,值得好好被閱讀。

2020/12/26 - 15:55

疫情下的旺角樓上書店

圖片素材來源:作者提供

圖片素材來源:作者提供

【文:Paco Chiu @ 漫讀香港書店 Read.HK】

(一)

年初疫情開始肆虐,旺角西洋菜街的樓上書店時或提早休息,這年夜逛書店確是少了。

廣告

街上林林總總的招牌這些年間早已漸漸消失,取而代之吉舖漸多;近日食肆晚上又禁堂食,市面雖然尚見人流,卻總有些空洞的感覺。

夜裏,發現梅馨書舍悄悄貼出揮春紅紙,「疫期酬賓」、「全店半價」,而事實是,在經濟與社會歷經湧浪過後,一切再不一樣。

有人說,在禁止堂食的情況底下,更應到自己心儀的餐廳外賣,以示支持。其實在疫情下,對於各行各業,以至書店亦然。只是在抗疫與生計之間,似乎有著不可兼得的痛。

要穩住熟悉的環境以至一切,從來難以不費力氣。

(二)

社運、疫情與限聚這年交替交織,書店行人如同流水,有時偶經樂文書店與田園書屋,讀者不減反增。當然,也總有比較寧靜清淡的晚上。

年中經過學津書店,更是避疫不開,嚇得一些友人以為訪書日子已不可再,後在第三波完結時終於重新營業,總算舒一口氣。如今年末疫情又再反彈,書店再次暫休,留下明年重訪的期待。

位處梅馨書舍上層的序言書室,則有不少周六日景象熱鬧。年輕身影不少,香港主題、政經哲社理論以及抗爭主題書籍被人簇擁,頗受青睞。如同《立場新聞》早前〈【2020 藝文年結專題】疫情國安法夾擊 香港書業卻逆流而上?〉專題所言,面對疫情與國安立法,包括各式書店在內的香港書業縱遇逆流,閱讀的風氣卻在醞釀。

回到街上,走在不同的書店角落,在每個不同的時刻裏,也許都有不同的微妙風景。

(三)

假期前夕,寒風驟起之際,尚書房那張清貨結業的通告顯得單薄。脫離途人行列,拾級而上,又見梯間書店招牌,那是熟悉的藍。

昔日荃灣荃豐中心也有尚書房分店,當年備戰大學預科考試,買書研習企求佳績,時而兼窺課外書籍,整套《明朝那些事兒》、《地球是平的》納入中學書單,似懂非懂,總算讀過。後來,漸識旺角樓上書店,沿街訪書,尚書房卻漸成被遺忘的一站,書價相對高企,書種相對量少。匆忙度過大學時光,投身社會,不知不覺間荃灣分店也就結業,隨過去流走。

這天終於重訪。門外正巧遇上讀者持書離開,店內卻再無人。單位沒窗,一瞬間從鬧市陷入沉靜。書架略有褪色與破口,不乏空格。書籍雜誌大多包好且貼上特價標籤,部份單本價格約只三折,尚有些許 VCD及 DVD,在互聯網點播年代有點懷舊,等待讀者認領。

2000 年代,人民幣對港元匯率較低,專售簡體書籍的書店如雨後春筍般開業:新華書城、博學軒、國風堂……後來匯率上升,網購如淘寶興起,加以內地與香港政治社會矛盾日熾,簡體書籍或性價比漸低,或遭排拒,相對少人問津,時勢使然。如今疫情下關燈,也不意外。其實簡體書籍仍有可取之處,如因資源與市場因素,致能斥資出版翻譯作品,然則其紙質以至內容審查等情事,仍有改進空間。

冷氣再次開動,打破書店寂靜。不一會終於有人叩門,接力買書。讀者手持日文語法書上前結帳,方知更多折扣詳情,於是流連一再挑書。我則選了吳明益《浮光》及山田宗樹《一定有人在祈禱著》,合計不過半百。走後,發訊通知朋友書店結業在即。「我也曾上去一次。」友人 JM 說。再沒多餘著墨。雖然無言,畢竟回憶。友人 PL 倒在平安夜發來《日和手帖》及《谷物》雜誌書影,喜在最後買過這麼幾本書。翌日,尚書房旺角店正式結業。

聖誕節當天,逛過開益書店,再轉至榆林書店,不時與讀者擦身而過。臨行出門,見年輕女客人買書結帳,「這些書是簡體字的。」「沒有問題啊。」「要不要入會成為我們的會員?」「好啊。」日子與閱讀,都在繼續。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