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疫症時期悼念張國榮

2020/3/31 — 16:35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 Facebook 圖片

疫症時期悼念張國榮,帶來唯一美好的消息:《禁色的蝴蝶:張國榮的藝術形象》再版了!其實自從 2008 年出版以來,已經加印了無數次(出版後兩個月已經加印了),這次正式再版有兩項不同的狀況:一是更正了內文兩個錯字,二是由於成本限制,再版的封面不再密封,取消原本「撕開」的設計,變成跟一般書籍的做法。初版的密封設計,原是為了表達「禁色」帶來禁絕、被隱藏的象徵含義,讓關心張國榮的讀者必須經過「解封」的儀式,才能進入書的論述內容;然而,世易時移,眼前出版和印刷行業面對很多艱難,無法像當年那樣可以恣意縱橫書寫和閱讀的理念,我跟出版社回覆表示明白,也沒有異議,同時也讓初版的《禁色的蝴蝶》變成一個絕響!

當年書寫這本書有許多因由,已經寫在導言和後記,不再複述了;這本書曾經獲得許多認同、讚許和獎項,但同時也受過攻擊,曾經有人將書的封面撕爛,再退回給我,我不知道對方是誰,隱約知道是大學教授,也許對方痛恨的是我,而不是哥哥吧(我總這樣判斷)!撕爛了的書擱在辦公室桌上,一個內地研究生見到了,問我可不可以送給她?她回去好好修補,我便讓她將書帶走。張國榮生前受過許多攻擊和抹黑,他見盡的人面一定比我多,面對更多難堪的處境,而從小到大我都很明白,喜歡張國榮容易被罵(真的被罵過多次了),所以在喜歡他的過程上,也學習如何面對討厭自己的人。歷史上常常讀到許多被罵、被責難的藝術家和文學家,王爾德、尼金斯基、梵高、太宰治……因為遺世獨立,因為不合時宜;張國榮沒有迎合世界要求他做的事情,他是一個超越者,罵他的人不配擁有!

早上翻出一張唱片,是張國榮的《為你鍾情》,是許多年前飲江叔叔從荷里活道搜購回來送我的,而且是「白膠碟」,相對於「黑膠碟」更顯珍貴,封套裏面還有兩張一大一小的海報。我沒有唱機,不知道唱片還能不能播放,但沒有關係,他的歌聲在腦海的記憶 — 捲起人面如畫!

廣告

 

廣告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