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疫」境體驗貝多芬

2020/12/14 — 15:31

首席客席指揮柏鵬棒下,鋼琴家克里奇及樂團演奏帕格尼尼主題狂想曲。
圖片提供:香港小交響樂團

首席客席指揮柏鵬棒下,鋼琴家克里奇及樂團演奏帕格尼尼主題狂想曲。
圖片提供:香港小交響樂團

疫情之中,真是「今朝有騷就得今朝看」。幸好選了12月1日去太古廣場MOVIE MOVIE電影院看香港小交響樂團的「Back On Stage II (Quarantined)」(BOS II)音樂會電影版。因為疫情再度嚴峻,表演場地及電影院重開不足三個月,12月2日(又)要關門。

雖然這一年現實環境對表演藝術界相當不利,我們仍看到世界各地不少藝術家及藝團堅持不懈地創作及演出——坐以待疫症完全消失不是不可以,但與人分享自己的演出自己的創作是推動藝術家的信念之一。這次「BOS II」電影版中的音樂會其實也是由此信念而來。「BOS II」是以原本樂團於9月26日舉行的「拉赫曼尼諾夫.帕格尼尼主題狂想曲」音樂會的曲目及海外來港的客席藝術家為基礎拍成的。據悉,雖然音樂會能否舉行在九月前尚是未知數,且海外來港人士必需接受14天的強制隔離,但樂團首席客席指揮柏鵬及鋼琴家克里奇並沒有改變初衷,依然決定冒「白行一趟」的險來港。最後劇院是重開了,但卻不能有現場觀眾,幸好樂團早已作了兩手準備,沒現場觀眾就利用當日來拍了這次電影版的音樂會部份。

首席客席指揮柏鵬棒下,鋼琴家克里奇及樂團演奏帕格尼尼主題狂想曲。
圖片提供:香港小交響樂團

首席客席指揮柏鵬棒下,鋼琴家克里奇及樂團演奏帕格尼尼主題狂想曲。
圖片提供:香港小交響樂團

廣告

「BOS II」跟第一次不同的地方,是這次拍攝時,明顯地以在電影院放映為製作考慮之一,影片以4K拍攝,也用上了機械吊臂讓電影有更多不同角度的呈現,加上有不少近鏡拍攝,觀眾可以清晰看到克里奇彈奏時的手部動作,也可看到不同演奏家的表情及狀態;相同的則是明顯不僅想作一場音樂會錄播,這次構思也較完整,喜歡一開始時剪輯了柏鵬及克里奇來港前為隔離的準備,以及在酒店隔離時的心情,看到他們提到懷念與人接觸,以及隔離中段流露的孤寂心情。因疫情關係,與友儕談天說藝的機會大減,自己有時也難免感到孤寂,可以想像十四天獨自在房間度過的不容易,實在佩服他們為了來港演出肯作此犧牲。樂團將這些片段剪輯在電影之內,也教觀眾在欣賞藝術家演出之時,還可藉此認識他們多些,構思很好。

廣告

電影的主菜當然仍是音樂演奏。「BOS II」選奏了原定音樂會標題曲目及貝多芬F大調第八交響曲。拉赫曼尼諾夫的「帕格尼尼主題狂想曲」自然動聽,而且能夠「看著」妙曼的琴音隨克里舞動的手彈出,也增加了觀賞的趣味。在貝多芬F大調第八交響曲開始前,柏鵬短短的解說也很吸引,滿有音樂知識但平易近人,而且由於是樂團首席客席指揮,可感受到柏鵬與樂團樂師之間的默契,讓觀眾容易投入音樂之中。電影院的音效不錯,而在座的觀眾也仿效音樂會的禮節在適當時間拍掌,讓大家彷彿身處音樂廳內「聽」音樂,感覺甚佳。

(左起)樂團桂冠音樂總監葉詠詩、行政總裁楊惠及MOVIE MOVIE總經理蔡靄兒出席了電影放映。
圖片提供:香港小交響樂團

(左起)樂團桂冠音樂總監葉詠詩、行政總裁楊惠及MOVIE MOVIE總經理蔡靄兒出席了電影放映。
圖片提供:香港小交響樂團

個人很喜歡預告了的音樂會「彩蛋」——在第八交響曲後,還由柏鵬及克里奇演奏了貝多芬F大調第五鋼琴及小提琴奏鳴曲,「春」。這是柏鵬首次在香港之小提琴獨奏演出(之前雖然曾在一些教育性音樂會上作過示範),在近鏡中看/聽他的小提琴演奏是一大享受。很希望將來有機會現場看他演出!

今年是貝多芬誕辰250周年,世界各地的古典音樂界本來都準備大肆慶祝。奈何一個新型冠狀病毒,令2020年成了閉館年,數不清的音樂會被迫取消。本來愉快同慶的一年,卻變成傷痛處處,到現在仍未見黎明,倒叫人想起貝多芬坎坷的生平。一個音樂家要聾了,相信是難以承受的致命打擊。然而他卻能克服此障礙,繼續創作。記得柏鵬在介紹第八交響曲時提及,作品情緒興奮高昻,輕鬆愉快,個人不幸的遭遇完全沒有痕跡。看罷「BOS II」出來,貝多芬音樂中的能量也叫人感到面對逆境,與其沉沒其中,倒不如正向面對。

後記:文章中提及柏鵬及克里奇的隔離日記,其實很值得看,完整的紀錄見下列連結:

柏鵬

克里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