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皇都難作音樂廳 — 回應朱振威

2020/11/2 — 14:24

皇都戲院現貌

皇都戲院現貌

【文:劉偉霖】

10 月 9 日朱振威《皇都戲院 不日甦醒》一文,提議不應把皇都戲院改裝成「多功能演藝廳」,應該改裝成頂級音樂廳,但可作其他表演用途。我認為這個建議有很大的矛盾。

從圖則來看,最大機會在音響(不經擴音的天然音響)出問題的地方,是被樓座(超等)覆蓋的過半數堂座。文化中心音樂廳音響最差的位置,是在騎樓底的後半堂座。騎樓底是聲學死位,頂尖音樂廳是不會有一半堂座在騎樓底。

廣告

朱振威在 2016 年 12  月16 日刊出的《歐德禮的音樂夢 ── 談皇都戲院作為音樂廳的過去與未來》提議可由永田音響設計去把皇都改裝成具頂級音效的音樂廳。

永田音響設計經手的音樂廳,我去過 14 個,日本七個,歐美七個。永田音響設計最有名、也是當今最炙手可熱的音響設計師豐田泰久,最拿手設計幾乎無騎樓底的葡萄園式音樂廳。

廣告

既有大騎樓,又找抗拒騎樓底的公司去處理場地,是說不通的。找另一間音響顧問公司,也改變不了騎樓底是死位的客觀事實。保留皇都原貌,就不能要頂級音樂廳,此乃第一個矛盾。

第二個矛盾:頂級音樂廳,不容易被其他表演使用。為古典音樂設計的音樂廳,通常不具備能吊起佈景的懸掛系統,這種懸掛系統會大幅改變舞台的設計;連在台板打口釘都不可以,因為台板非常影響音響。朱振威「可供其他用途的音樂廳」的念頭是自欺欺人,只能給很簡約的舞台演出使用,否則康文署也不需要起「多功能演藝廳」,例如朱振威一直推崇的荃灣大會堂演奏廳。相比起世界頂尖音樂廳,該廳的音響並不入流。

況且不能本末倒置,皇都或其前身璇宮本來就不是音樂廳,要求新世界改裝成音樂廳,顯得古典音樂界很霸道,儘管朱振威只是表達個人意見。

發展商真金白銀購入物業,如不照你意思做音樂廳,「香港演藝界就只能含淚接受」,請問人家欠了你甚麼?你想減低其他藝術界別使用皇都戲院的機會,還好意思代表「香港演藝界」向業主叫陣?

(作者簡介:劉偉霖,古典音樂樂評人、影評人。中、英、日、法、德語電影字幕翻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