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經典重溫】皮下之慌,Scarlett Johansson的裸體之外

2020/8/13 — 13:00

對於很多想看Scarlett Johansson裸體的觀眾來說,《皮下之慌》(Under the Skin, 2013)是一部悶爆的電影。它的節奏猶如它所致敬的《2001: 太空漫遊》那般地緩慢,特別在這個追求短快、或一下子必須要「到位」的時代中,《皮下之慌》就是一部「異類」之作、一部挑戰著大家的作品。有不少觀眾在看此片的時候,可能會對這樣的呈現手法感到陌生,好比Scarlett Johansson所飾演的外星人於接觸這人類世界時,所出現的類似「感覺」。而我在第一次觀看《皮下之慌》之時,也是仿佛如女主角一樣,嘗試融入此(電影)世界之中,但有時卻真的難順利地吞進,這一塊「蛋糕」(是的,我在看它的DVD時候,有按過快進鍵)。

所以,《皮下之慌》能令到戲外的觀眾,產生某些與戲裏面的主角互通之感受。它底色是冷的,對白也像《2001: 太空漫遊》那般地少,而且女主角在電影的不少段落中,都是對男人口蜜腹劍,但有意思是,於電影的尾段,卻換過來是男人(森林公園管理員)對著女主角,表面友善可心有企圖。《皮下之慌》從這體現了對語言之「負面態度」,語言有時被含糊地說出、有時淪為如同機械的工具(電影開始時女主角機械式地拼讀者一個個單詞),或仿佛像是外星人身上所披著的那層皮肉,而要脫開語言此層皮肉,電影更多是透過角色的眼神、表情、動作(女主角被蛋糕嗆到的一幕或許比起電影內的所有對白更令人印象深刻),去傳達出他們(尤其是女主角)的細微轉變。

廣告

《皮下之慌》的開頭,其實有點故弄玄虛,它以令人會誤認為是在拍太空的畫面,去交代女主角的眼睛被合成的過程(但模仿太空、或確切地說是模仿《2001: 太空漫遊》的畫面,卻又暗示了女主角來自外太空)。我們從上圖可看到女主角的眼珠烏黑,代表她當時並沒有靈魂,只像是一個機械人,而眼睛作為開頭的特寫對象,也透露了它於整部影片中的重要性——女主角通過眼睛去觀察、認識我們所身處的世界,這不斷的觀察以及導致她的轉變,無疑是整部《皮下之慌》的主軸內容。

影片在合成女主角之眼睛的一幕結束後,轉向了一片雪地,跟著是一架電單車高速地於山路駛過,再跟著是騎電單車的人撿了一具女屍回去……這雪地、山路、高速行駛的電單車,在影片的尾段都會有所呼應;而那具被撿的女屍,可理解為是女主角的「前任」——從女屍攤下來的表情、散髮,與結尾時女主角那被脫下的皮囊上的面容、或凌亂之黑髮,有著某種相似之處;或是女屍的衣服、甚至鞋子竟可被女主角順利地穿上身(且顯得合適)……這些都能夠證明兩者很有可能是同一「型號」。而於女主角穿好衣服之後,她發現了女屍身上的一隻昆蟲(螞蟻),這才是女主角首次接觸的地球上之生物——此生物引起了女主角的好奇,也漸成為了她想成為的對象(變為生物);再到《皮下之慌》的大概中段位置,又一次地出現了一隻昆蟲——這隻被玻璃所困的昆蟲(如下圖所示),明顯就是指代了,處於困惑狀態之中的女主角。(不然電影為何會無端端地出現這一幕?)

廣告

劇情簡單的《皮下之慌》,可看成由兩大段落所組成,第一大段落內的女主角,是冷漠、無情的,簡直就像一台殺人機器。她在海邊的那一幕,也反映了她的此特點——一邊是被丟下的小孩令人心痛地哭喊著,另一邊女主角卻無動於衷地理都不理小孩,並用石頭向著一個與她素不相識的男人頭上砸下去。女主角在第一大段落中與男人接觸,目的是為了完成任務,但站於男方來說,有些也可能只是為了想「吃」到女主角、非用真心去對待她,兩方的交流,其實處於很表面式的層次,直到一位因患病而長得畸形的男人出現,才令到本片將發生一個重大的轉折(在剛遇到這畸形男人的時候,女主角仍是不會對男人產生什麼感情,她不介意他的醜陋,只要是獨居、沒朋友、或是失蹤之後都不會被人發現的男性,就是女主角相中的「獵物」)。

而於這重大的轉折發生之前,本片仍是有交代女主角漸有的一些改變(所謂量變才能引起質變)。好比她收到一枝沾上了血液的玫瑰花之時(整部電影的冷色調卻更能突出女主角的紅唇、紅色的衣服和這朵花上鮮紅的血液),她意識到了不會流出紅血的自己與人類的不同(紅色唇膏、衣服代表她對人類的模仿,紅血代表了她與人類的差異);或是女主角在街上突然跌倒後,被路人扶起、關懷,令她感受到人類的「溫度」,非像自己冷冰冰的一塊;再之後是她遭遇街上青年的襲擊,女主角不再像是一台殺人機器,而是成為弱勢一方,或開始產生人類(生物)會有的恐懼感。這些情節都喚起了女主角去思考、使到她產生意識,讓皮下的自己,「活」了起來。

在畸形男人被女主角捕獲之後,女主角出現了猶豫、並凝望著鏡內的她(女主角之前絕不會凝望車上後視鏡內的自己,她主要是望著車窗外的世界)。此一舉動標誌著其投向外面的目光,轉為了投向自己(電影後段,她更是全裸地對著鏡子去觀察自己,卻非再觀察別人)。而本片的第二大部分,女主角離開了那架一直與自己形影不離(或能被追蹤得到)的車,也代表了她與過往的一種切割。女主角走出迷霧,走入了人類的生活,她一方面慢慢地對著一個男人產生出情愫、愈來愈像一個「人」;但另一方面,她又發覺自己與真實的人類有所不同,仿佛改變不了自己的宿命。

這兩方面的拉扯,貫穿於本片的第二大部分。在電影的尾段,她顯得更加柔弱、更無力反抗、或是更恐懼(為了不被對方弄壞自己的外皮),從這裏也反映出她更接近成為一個普通的、弱質纖纖的女人;但與此同時,電影"Under the Skin"的「謎底」又被揭曉,她將自己的外皮脫下,露出了被掩藏的真身,其皮下之身確實與人類差別很大。因此,上述相互拉扯著的兩方面,於這時來到了一個很明顯的「割裂開」之狀態,就像女主角皮下的自己,與表皮相分離,即是說,她在此時候既與「人」相似,卻又與「人」不相似。

電影《皮下之慌》,你可以選擇用4倍快進的速度去觀看,也可以按回它的正常速度播放。當你選擇後種方式,或能讓你漸漸沉浸於它的影像之中,或能讓你從一名觀影者,變為一個觀察者(影片內的女主角是一個觀察者,而你又成為了一個觀察她的觀察者)。節奏緩慢的《皮下之慌》,約束了Scarlett Johansson的表演,她有時用較簡化、如被取消了起伏的動作與台詞、或近似目無表情、行屍走肉般的演出,避免了要硬塞某些感受給我們。這是一部想要令大家去主動體會(非一切為你準備好)的作品,然而偏偏有些地方——像濃霧的出現、女主角對著鏡子的凝望、乃至是昆蟲的特寫鏡頭,卻又有刻意、明顯的動機、企圖,或帶著引導性。

最後需要一提的是,本片的配樂實在做得出色。它開頭草書式的、令人不安之音樂,已經先聲奪人,如為電影披上一件黑色的斗篷,增添了它的神秘感,或拉高了它的層次。而每當女主角帶著她的「獵物」進入到一個黑色房間(空間)時,影片所出現的、摻雜著敲擊聲的配樂,是顯得鬼魅但並不恐怖(不像一般驚悚片的配樂),像讓你參與了某場特別的儀式(或法事),且甚至比Scarlett Johansson的裸體,更能夠勾引到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