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看后翼棄兵,談談象棋 (3)

2020/11/13 — 17:15

《后翼棄兵》(The Queen’s Gambit) 劇照

《后翼棄兵》(The Queen’s Gambit) 劇照

第 5 至第 7 集《The Queen’s Gambit》,筆者從棋手角度,和大家分享一下,有關象棋的知識,以及棋手的心理。讓大家在一起追劇時候,多一份了解,自然更易投入這一齣好劇。

第 5 集,女主角 Harmon 和 Watts 在比賽中再次相遇(上圖),劇中這短短幾分鐘,是筆者最喜歡的其中一段。配以輕快的音樂,有不可言喻的浪漫。

在上月的一個 903 訪問節目《兒童適宜》中,主持朱薰說笑問筆者一個問題,當在全港公開賽得到亞軍的時候,會否好憎個冠軍?當時筆者回答是:「我的對手,其實就是我學習的目標」。

廣告

這劇中短短幾分鐘,正好也提供相近的答案。

在比賽中,固然你的對手是你的敵人,大家共同在爭奪同一件事情。但這關係是十分奇妙的。每一個人(棋手)總有一些缺點,當一個人與自己是旗鼓相當的時候,對方的強項正好就是自己的不足之處,在過程中去學習互相欣賞。

廣告

劇中 Harmon 也有去讀 Watts 寫的書籍與棋局,除了去看對方的破綻外,其實也是向對方學習。他們的關係是友而不是敵。(至於他們二人的多重關係,為免劇透,不在本文討論範圍以內)

香港的教育和環境,都很壓迫。小朋友多在競爭中成長,須培養成為優秀的一員,過程中如能多去學習欣賞別人,而不是只看見自己,相信眼光會看得更闊。

劇中多次出現女主角 Harmon 自己一個對著棋盤,而同時旁邊有本棋書。到底在做什麼事情呢?

《后翼棄兵》劇照

《后翼棄兵》劇照

筆者之前都有被問過,捉棋是如何練習的?大家可能會想像,捉棋是二人對捉,例如打乒乓球,應該要有個對手陪練吧?但當棋力去到某個程度,其實大部份時間也不用,看棋書就是一種訓練,如果你的方法是正確。

在看高手棋局的時候,我們學習到的東西很多。例如捉摸高手的思維(步法只是大腦思維的演譯,學步法是無用的,找出如何想出步法才是訓練),又例如在別人的棋局,自己去代入,試試去找出雙方有沒有更好的應對方法等等。有些書籍也會專門研究殘局,如車兵殘局。王、車、兵,在不同的位置,就有不同的處理方法。

捉棋,是一件易學難精的玩意。要懂基本玩法的,看十頁書就可以。要去到專業,看一千本書也不嫌多。在適當的指導下,你付出多少,你的棋力就有多少,很公平。

所以學棋,常以棋力區分,有入門,有中級,有高級。入門學基本規則,學不送棋給別人吃。中級學開局,學戰術,學策略。高級學計算,學計劃,學分析,學在棋局中找出微細差異。

《后翼棄兵》劇照

《后翼棄兵》劇照

第 6 集,筆者到這裡也差點哭了出來。筆者也有參加比賽輸棋的時候,太太在旁邊,總以為我是因為對「輸」這結果而難過,其實不然。作為棋手,最難過的,不是輸給對手,而是輸給自己。

下棋的過程,好多人以為是追求勝負。係棋手眼中,是追求完美。勝利只是伴隨在追求完美過程中的結果,而並非去爭取的目標。

但在過程中,一旦由自己親手去作出一個無可挽救的決定,是非常難過的。

而女主角 Harmon,知道自己的缺點在那裡,也曾努力去改變。可惜在最後,因她自己的問題,無法駕馭自己的精神狀況,無法克服一些心癮,無法讓自己在正常狀態下比賽。在賽前的一晚,本來可以避開犯錯,可惜最後把持不住。

Harmon 這一滴眼淚,包含了內疚、自責,和對過去努力的否定。這一滴眼淚,份量太重了。

《后翼棄兵》劇照

《后翼棄兵》劇照

第 7 集,Harmon 與 Borgov 的終極一戰,到了全劇的高潮。Borgov 在劇中,向 Harmon 提和。編劇好聰明,在 7 集中甚少提及下棋會有和棋的結果。(和棋是個不太基本的概念,或怕大眾不明白而避開不談)。在下棋規則中,最常見的和棋情況是,(1) 雙方的局勢不斷重覆達到 3 次,(2) 其中一方無子可動(stalemate),(3) 雙方沒有取勝的條件,(4) 雙方同意作和。而在高水準比賽中,和棋是時常發生的。

最後一集,Borgov 向 Harmon 提出一個魔鬼的問題。由於 Harmon 分數已經足夠,和 Borgov 只需打和,便能獲得世界冠軍。Borgov 向 Harmon 提議和棋,背後的含義是,為保個人的名聲,冠軍榮譽我給你,你也給我留個面子。相信 99% 的人,這一刻也會答應。可是 Harmon 拒絕了,她要的,不只是世界冠軍。

接受是對,還是拒絕是對呢?這問題讓大家去思考。

PS:在上屆的世界國際象棋大賽中,Magnus Carlsen 與 Fabiano Caruana 的對決,12 局全部打和,他因沒盡全力而引來極大爭議。支持他做法,及評批他的人參半。眾多棋人,甚至前世界冠軍都批評他,作為世界冠軍但沒有盡全力去爭取勝利。而 Carlsen 認為,他在加賽快賽中,獲勝機會更高。他按計劃,利用規則,策略地將比賽導向加賽快棋,最後獲勝。(不明白的,可嘗試理解為足球世界盃中,其中一隊在法定時間 120 分鐘內消極作戰,最後用 12 碼方式解決對方)

Carlsen 做法是對,還是錯?也留給大家去思考。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