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神奇女俠 1984》:遙相呼應的超級英雄 — Diana 與 Steve Rogers

2020/12/16 — 14:53

神奇女俠 1984

神奇女俠 1984

三年前觀賞《神力女超人》(港譯《神奇女俠》) 那時,形容她擁有一種「不受塵世沾染的善良」,集所有優點於一身,真誠熱情,勇敢堅毅,悲天憫人,文武雙全,擇善固執,不屈不撓,還有天仙下凡、沉魚落雁之姿,舉手投足不只女性嬌嫩如花的柔弱,眉宇之間更散發不輸男性的煥發英姿。彼時的她初踏入這個汙濁的人間,始自那場真正結束一切的戰爭,嚐盡生死訣別人世至痛,走過二次世界大戰、解放集中營,而今來到冷戰時期的《#神力女超人1984》(港譯《神奇女俠 1984》,Wonder Woman 1984),她從濯清漣而不妖真正成了出淤泥而不染,多了些許世故與滄桑的眼神持續剛柔並濟守護著這個讓她與 Steve Trevor 相遇的美麗世界。

過去,Steve Trevor 眼裡滿是戰爭的無情砲火,人類的自相殘殺,以及利慾薰心與世態炎涼,他以一個凡人姿態,在深陷敵營四面楚歌時,飛蛾撲火般阻止更多無辜人命的犧牲,就在他即將沒頂的時候,看見了 Diana 身後閃耀的希望,總說真正的愛情會帶出彼此最美好的一面,她聲聲呼喚著他的良知和勇氣,他循循善誘軟化著她的魯莽與剛烈;一個真摯執著,另一個盡力守護這份世間罕見的真摯執著,一個奮不顧身,另一個拼死不讓這份奮不顧身淪為衝動躁進,然後一個拯救了當下,一個拯救了世界。

《神奇女俠 1984》

《神奇女俠 1984》

廣告

如今,滄海桑田後久別重逢,Steve Trevor 成為格格不入的那個人,仍再度帶領著她領悟終點永遠是旅程的一部分。想起淚流滿面看完《復仇者聯盟:終局之戰》時,引用了美國詩人 Mary Oliver〈In Blackwater Woods〉其中一段詩文,很是動人,她寫道:

廣告

To live in this world

you must be able
to do three things:
to love what is mortal
to hold it
⠀⠀⠀⠀⠀
against your bones knowing
your own life depends on it
and, when the time comes to let it go,
to let it go.

一直覺得電影刻劃的 Diana 與 Steve Rogers(編按:美國隊長)是遙相呼應的澄澈靈魂,與多數超級英雄不同,他們毫無保留奉獻自我,走到最後一無所有,不曾要求過更多回報,只願能真正擁抱那份曾經錯過的情感歸屬,弱水三千,始終如一,如此性格想來偉大,卻極度孤獨,即使守護了世界,卻挽回不了所愛之人,無法重新改寫現實,What's happened, happened。

《神力女超人1984》的一切建立在凡人國度,反派是凡人,Diana 也是凡人,有過遺憾有過失落,有過脆弱有過痛苦,有難以割捨的,有不願放手的,現實並不完美,因此緊扣溢美謊言包覆的殘酷真相,強調萬事萬物皆有其代價,這是無論人、神或超級英雄都必須經歷的成長過程。以劇情與節奏而言或許不若首集緊湊流暢,有些刻意填充之處,依然無減絲毫《神力女超人》之所以打動人心的種種特質,磅礡壯闊的史詩開場,會心一笑的親暱互動,這朵生命之花在一次又一次的淬煉下蛻變得更為璀璨耀眼,光芒萬丈,同時於此受疫情百般摧殘時刻裡,降臨在比以往還需要她的現實世界,更讓置身影廳座位上的我們感到加倍珍惜。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