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神棄之地》— 引導我們犯罪的都是我們的幻想

2020/9/29 — 11:44

《神棄之地》劇照

《神棄之地》劇照

(劇透注意)

「Deluuuuuuuusion」看畢電影,經常想起Robert Pattinson在《神棄之地》(The Devil All The Time)說的這句對白(笑)。Robert Pattinson 在《天能》(Tenet) 如此搶戲,迷倒一班觀眾,想必會增加這部電影的吸引度。

《神》本身角色眾多,但所有人物都離不開Tom Holland飾演的男人主角Arvin。他那非常虔誠的父母、尤如親生的妹妹、鎮上貪腐的警長、連環殺手的警長妹妹與丈夫、邪惡的牧師等等表面上看似沒有直接的關係,但之間卻有着複雜的關連。戲中幾乎沒有一個是好人,所有角色的心中都有著邪念,這環境孕育出男主角,他的成長與心態亦有被熏陶。

廣告

電影改編自美國同名暢銷小說,全片起用了原著作者Donald Ray Pollock的聲音作旁白貫穿整個複雜的故事,利用旁白的選擇提高了電影的流暢度, 畢竟故事人物太多,單用影像去釐清之間的關係,恐怕效果會變得支離破碎。再者,旁白令故事看起來更像一個傳說,讓觀眾保持一定的距離,從而更能找到電影的觀點引發其思考。

《神》的橫切面可觀性甚高,尤其在演出陣容,出演每位角色的演員都恰如其分。電影在攝影、場面調度、鏡頭移動的處理亦到位,故事本身的懸念再配以緩慢的節奏製造出沉重的壓迫感,觀眾的觀影情緒也容易被感染。可是,在《神》往內挖深一點,卻很難找到更深入的觀點。

廣告

除了電影的支線繁多,導致某些人物被疏於發展之外,電影的背景設定也數度提到鎮上的故事橫跨二戰與越戰時期,例如男主角父親是二戰退役軍人、連環殺手的目標有好幾個是越戰退役的士兵、以及最後旁述讀出男主角的命運等。我沒有閱讀過原著,但我相信戰爭與人性本質的醜惡在故事裡應該是有所關聯,但這在電影中沒有多加闡述,最後只淪為一個無關痛癢的背景。

另一邊廂,《神》對宗教的着墨不少,亦是電影中比較好看的部份,在故事中亦可看出作者對宗教的悲觀態度。可能是因為戰爭,又或者是小鎮上人心的疏離而導致人人都投奔宗教的懷抱裏,片中大部分角色希望透過信仰得到某種慰寂或救贖,可是,信仰的威力並沒有那麼偉大。 Robert Pattinson 飾演的牧師說:「引導我們犯罪的都是我們的幻想」,就算最虔誠的人也因對信仰的狂熱而存有種種的幻想,而這些幻想往往都與他們的期望有所偏差,例如牧師Roy (Harry Melling) 認為自己是被上帝所揀選的,而親手殺死自己的妻子,希望施以神跡將其救回,結果當然是徒然;Arvin的父親Willard (Bill Skarsgård) 在妻子徘徊死亡邊緣時,向上帝祈求,甚至殺死心愛的狗兒作祭品,沒有得到回應之餘,最後更無法接受妻子的逝世而了結自己的生命。邪惡的魔鬼活在每一個人的心中,在這神棄之地, 也只可以自求多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