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神隱 Spirited Away》:認真感受世界,才能尋找到上帝的蹤影

2021/2/19 — 9:53

專輯介紹上寫著:「在混亂的時代返璞歸真。在失去神的世界尋找上帝的蹤影。」這聽似是一張「避世」的唱片,也聽似是於衰敗的當下、痛苦的現況之中,希望獲得到慰藉、或希望神蹟能存在的作品(天滅xx)。極少有香港的hip hop專輯,會從「精神層面」、宗教的角度出發,它仿佛離開了現實,卻又會貼合著我們,現在的感受。

《神隱 Spirited Away》的序曲《霧 ~序~》,從一開始就令聽眾放鬆、或遠離塵囂般,並進入神遊狀態。《神的森林》之intro也是讓大家能清淨下來,其響起的旋律,竟有點像是屬於《東方紅》年代的感覺。起總括之作用的《神的森林》,提到了「這故事(這專輯)關於你與我與上帝」,也提到了「肋骨」(下首會繼續展開此話題);它表達出YoungQueenz或我們的迷失、自我的質疑/疑問,但後段加速發力的編排,又如YoungQueenz在上升到精神、靈魂的高度之中,竭力地進行探尋。

廣告

第三首《肋骨》,其不夠2分半鐘的長度,但編曲有豐富的變化——開端是較摩登的音樂底色(R&B加入迷幻味道),帶著性挑逗之感(「肋骨」代表女性也代表誘惑的存在,而歌曲亦特意用了女聲來代表「肋骨」);然後音樂趨向像專輯序曲《霧 ~序~》般的撫慰人心之方向;可YoungQueenz的聲音出現,打破了寧靜、疑問了Is God in the sky?也蓋上我們對伊甸園/世外桃源的想象,或蓋上我們的某些美好幻想。如此可對應到當下的時勢,舊時好夢已經結束,現實變得更殘酷;要追逐或尋找到那道光,必然會經歷引誘、墮落(《蛇果》),及身心的痛苦與失落(《幽靈! 幽靈! (Lost in Translation)》)。

專輯《神隱》內的好幾首歌曲,都以突然停頓或「假結束」之方式,來實現音樂上的較大幅度之轉折。《幽靈! 幽靈! (Lost in Translation)》前段像飛馳、遊蕩於都市夜色之中,抑鬱、孤寂在散播……其後的間奏非常出彩,如光影在流動,令「速度感」變得更加地強烈;之後歌曲像走向完結,但原來它又讓我們進入到另一個「空間」;此段受Kanye West的《Yeezus》影響明顯,可YoungQueenz混入了中式傳統敲擊樂器,把它變成了一場道教超度般的儀式。

廣告

在《幽靈! 幽靈! (Lost in Translation)》的混亂、掙扎之尾段之後,YoungQueenz更懷疑了自己是否能找得到「躲藏」著的上帝。因我們與祂的距離,是地域和天堂般遙遠;那彼岸難以到達,岸那邊卻如仙境美麗。《彼岸花》以鳥語花香、溫柔寫意的音樂氛圍,去「描繪」出對「彼岸」之想象;但另一面是YoungQueenz痛苦的演繹,表達了對尋找上帝(或可引申理解是光復xx)的希望燃起到覆滅又再燃起的不斷循環,所帶來的洩氣之感(「時間結果變成花 / 再腐爛成我時限」)。而最後的《告白》,很顯然是衝破幻想、回到現實,既然我們不能被人被祂所拯救,那或許就不用被拯救;即使「找到了天堂 / But my world still burning」。YoungQueenz在這透露因自己接受了「生命」,才有可能獲得救贖(「生有時死有時 But this is life, isn't it?」),而我們之經歷和留下的故事,才是現實存在著的一些重要「意義」。

《神隱》這張專輯,難得重視對音樂氛圍的營造,並將此用於對唱片核心內容、精神的傳達,且有時能跳出那就算借用了不少典故之歌詞文字,卻仍存的表達局限/限制。而YoungQueenz在《神隱 Spirited Away》中,極少地會發放什麼正面勵志的說話,他甚至提醒了大家:好人未必會有好報,世界就是如此灰暗,我們不要抱有太多希望(即使他說到「But life is still beautiful / Look at the sky / 天空同陽光 / 我彷彿再看見了上帝嘅端倪……」)而專輯到後段,悲觀之感更甚,並像從形而上變為形而下,也讓你漸漸領會得到:逃離只是暫時,最終還是要面對現實,真正地去感受這個世界,才是找到「上帝的蹤影」之關鍵。

首選:幽靈! 幽靈! (Lost in Translation)

評分:8.4/1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