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禁酒時期的威士忌

2020/12/31 — 13:56

credit: IG@bootleggerbungalow

credit: [email protected]

今日閒聊一點酒業新聞。

是大約兩個月前的事。兩個美國人買了紐約附近一座百年老宅。因為翻新,所以得挖開木板牆壁,卻赫然發現裡面全是威士忌。

牆壁埋面有禾干草,草裡面有雞皮紙,如同禮物紙那樣包裹著陳舊的墨綠酒瓶,瓶身貼的標籤寫道 “Old Smuggler”,暗澹的酒液在裡面如同冬眠的熊。

廣告

鎮上人說,房子是在禁酒令時代興建,房東是個走私販子。上世紀的一〇年代那些靜謐的夜,他就是這樣卸下牆壁木板,將馬車運來的一批批威士忌鬼鬼祟祟存進去,又在那些被視為不道德的酒客敲門的時候,把酒一瓶瓶掏出來。

噯,你看,這是 Faulkner 的時代,Harper Lee 的時代,Pynchon 的時代。「黑鬼,來,替我搬一下這箱子。」「當然,先生,我非常樂意……先生,恕我冒犯,可我認為你不應該收藏這種東西。」「你敢說一句,我把你的脖子擰下來。」

廣告

後來房東突然猝逝,Old Smuggler 的秘密也就和他一起埋葬。一百年後,兩個美國人讓酒重見天日,用 Instagram 拍下,將消息傳遍世界。

他們一共找到六十六瓶,說要留幾瓶做展覽,一瓶給自己喝,其餘全部賣掉,每瓶賣一千美元。一千美元就可以買到歷經過兩戰的威士忌。看看我是不是也能捎到一瓶,給你嚐嚐。

順帶一提,Old Smuggler 是個蘇格蘭品牌,創立於 1835 年,今日還在生產來著,雖然他們的新酒我不大推薦。

可是,百年前的老酒啊,無論如何都想學雷蒙先生,用紙袋包著威士忌,將一支飲管插在上面,捧著一邊啜飲,一邊在街頭晃蕩。這樣的話,整個梅岡城的人都會交頭接耳,說我是個不上教堂的酒鬼。唯獨我曉得自己是個怎樣的人……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