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秘密森林》冷不防的一記重鎚

2020/12/22 — 15:26

秘密森林劇照

秘密森林劇照

[劇透慎入]

我這個今年七月才開始滑韓劇浪的人,順著口碑去看了《秘密森林》第一季,我抱著看懸疑緝兇和打倒財閥與貪官寫實劇的心態來看每一集發展,看主角檢察官黃始木如何抽絲剥繭地追尋真相。戲的確很精彩,峰迴路轉地每一個角色都有著殺人的嫌疑。但沒想到戲份不算多的第二女主角吸引了我的注意,而她之死可說是全劇最叫人意想不到的情節,也意外地叫我揪心不已。

永恩秀,黃始木手下的實習生,剛出道的檢察官,聽從前輩徐東載檢察官的話,首宗案件為了華麗登場而耍了小手段。如此的舖排合乎配角的設定,自己最初因此對這角色倒沒有太在意。但隨著這小手段成了令她失足的絆腳石,華麗登場成了個人事業大災難後,我們開始知道她的背景──原本擔任法務部長官的清廉父親被誣告貪污而被迫下馬,男友家庭因而反對其戀情而令男友與她分手,二十多歲的她成了家庭支柱及希望。她想出人頭地,也想為父親洗脫污名,將心目中認定的黑手——次長、即後來的檢察長李昌俊——拉下來,成了推動她不斷追查的熾熱能量。

廣告

相對於黃始木及韓如珍刑警正面頭角色設定相比,永恩秀的角色更觸動我,就像現實中會碰上的年輕人,也開始在主線以叫我關心她的故事。看到有人說不喜歡她,但我覺得編劇筆下的永恩秀角色,立體地呈現了初出道的青年莽撞的性格,仍是青澀的人生並未能好好處理不同的狀況,誠惶誠恐之餘又有股狠勁要她繼續堅持(申惠善也演得好)。好幾場戲她的行為都在我意料之外:當她發現了當年負責送錢給她爸爸的男子,為了不讓他跑掉而冒險將自己掛在他行駛中的貨車邊上,還分一只手出來打電話給黃始木,叫人瞠目;後來為了證實徐檢是否殺人兇手而以身犯險,正面與他對質而令他怒火中燒下差點送了她上黃泉路,她以性命去求證徐檢是不是殺手兇手,也叫人替她捏一把汗。

好像天不怕地不怕?但她內心其實仍是稚嫩柔弱的。原以為萬無一失的首完案件令她備受壓力,在路邊攤檔向黃始木訴說心中的恐懼時,我們看到的一個擔心闖了大禍及其後果的年輕人的彷徨。她希望得到前輩黃始木的信任及讚賞,在黃始木出面將她於徐東載手中名副其實地「救」出來的那天晚上,她走到黃家求證,儘管心裡對深夜到訪單身男子公寓也有不安。在證實徐檢不是兇手,她也第一時間到黃家通報,希望得到黃的讚賞,並因此讓她加入調查。

廣告

然而黃始木並沒讓她參與調查工作,也許因為她父親永一材曾要求他保護女兒,也許因為覺得她太執意要證明李昌俊是幕後元兇而不夠客觀,但即便如此,並沒阻到她繼續追尋真相,到最後陰差陽錯地被殺。編劇成功地製造了「死了的年輕女子」是之前受傷的援交少女的假象,到黃始木掀起白布時才發現被殘殺的是永恩秀時,我的震撼實在無法形容,恍如冷不防受到的一下重鎚。

她被殺,是因為財閥李允範的左右手誤以為她認出了自己而狠下毒手,並包裝成意圖殺害援交少女及朴武成的兇手所為。之前看到朴武成及被誣陷為殺朴兇手的電視維修員的死,自己坦言沒有太大感覺(儘管不應該,都是人命嘛,編劇也藉朴武成的兒子之口說出了:雖然他也不喜歡父親,但那也是一條人命)。但永恩秀年輕生命的突然被截斷實在很叫人唏噓。

看到不該死的人死了,對觀眾的衝擊甚大:就像即使對任何事都好像無感的黃始木後來崩潰的反應。而黃始木在喪禮上對永一材的指控,更叫我想到:現實中,不也是成年人的軟弱及默不作聲,而變成了年輕人的催命符!

【侃「韓」而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