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穿 Kenzo 的女人》:走過黃金年代後的重演

2019/11/14 — 10:39

穿Kenzo的女人

穿Kenzo的女人

《穿Kenzo的女人》於上世紀七十至八十年代在《號外》連載那十年光景是香港繁華盛世的黃金年代,在現今槍林彈雨,又一次掀起移民潮的環境下首演它的劇場版,是否天意弄人?有點iconic?甚至誤看成是來攞景贈慶?

記得高世章和岑偉宗創作的這部音樂劇曾在 2013 年與「演戲家族」合作排了一個圍讀版,印象中是當年藝術節其中一個演出,我看了彩排,其實不止圍讀,已具備簡單的舞台裝置,演員有走位,甚至有舞蹈,可以說是很charming 的黑盒製作。

之後一直等它正式首演,結果從 2013 年等到 2019 ,終於在十一月下旬於演藝學院劇場首演,是演藝學院成立 35 週年紀念的特別演出。我知道過去那七年高世章一直有和不同表演團體洽商演出此劇,不過他對此劇的舞台空間有很特別的要求,聽聞他堅持搭一個像似表演時裝的Catwalk 作為此劇的舞,環顧香港眾多演出場地,要實現這個構想是有難度,高世章多年的不妥協,除了用「藝術家脾氣」解讀,其實也可以看成是他對《穿Kenzo的女人》是多重視。

廣告

正因演出一拖再拖,反而讓高與岑一個作曲一個填詞,甚至連文本都包辦的這二人創作組合有更多時間沈澱,這些年不斷修改,重寫、增減歌曲與劇本,現在交由司徒慧焯和陳淑儀二位資深話劇人聯合導演,帶領演藝學院的在讀生及校友演出,我拭目以待。

亦有聞過去高世章曾想找星級歌手/演員作一大型商業演出,但小說中有四個重要女角,如只找一個星級演員演錢瑪莉,其他三個用次級演員陪襯,出來的效果是有點怪,很難起到化學作,如果找四個咁高咁大的女演員同台演出,不說別的,單是度期已傷透腦筋,幾乎是mission impossible了。

廣告

其實我個人是慶幸今次差不多是等同一個 student production,比較一般商業製作,成本大概是「起步價」吧,正因這樣亦大大減低了要替投資者賺錢的心理壓力,有時連但求收回成本也不容易啊,而且投資過高,在排演過程為保障票房很難不加添商業元素,在創作上總有或多或少的妥協、讓步,即使製作團隊堅守原則、底線,怎都令外人生疑,究竟當中作出了多少遷就?如今只屬小型製作,反而讓台前幕後整個團隊減少後顧之憂,可以盡情實現心目中的理想版圖,更能替將來重演定下一個模式。

如果飛機抵港無誤點,我應該可以趕到去看三十號晚最後一場,希望到時一切順利。

(最新消息:已正式宣報〈穿Kenzo的女人〉的演出取消了。不過將來一定會再排演的,期待在更美好的時光再與她相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