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Kenzo的女人》劇照 (攝:Hay Lee,相片來源:中英劇團 Facebook)

《穿 Kenzo 的女人》— 錢瑪莉想點?

【文:凌霜】

中英劇團的音樂劇《穿Kenzo的女人》(下稱《穿》) 於葵青劇院演出 10 場,10 月 31 日完滿落幕。劇本改篇自鄧小宇在《號外》的連載小說,故事講述 70 年代在中環洋行工作的錢瑪莉與三位朋友的職場及愛情故事。這音樂劇非常精彩,首首歌曲悅耳,歌詞精妙,演員投入,服裝及舞台效果也令人目不暇給,台前幕後應當感到自豪。

《穿》的主角是「敿口劖手」的錢瑪莉,故事亦透過刻劃不同角色,帶出香港人各種際遇及人生觀。劇中的人物有不同的人生追求:錢瑪莉的好友 Martha 早放棄愛情,打算買樓收租過世,卻偶然遇上租客朱江,惟最終也分手收場;與錢瑪莉不算熟的陳偉鵬在眼鏡店工作,帶飯上班,早已結婚生子,平淡過日已十分滿足;錢瑪莉的舊同學 Jeelu 大學時期夜夜笙歌,畢業後卻潦倒,只能懷念昔日癲狂歲月。

至於主角錢瑪莉,她追求的自然是事業吧:在中環洋行上班,受上司重用,常常出埠公幹,算是成功的女強人吧?然而,她對愛情和人生的追求呢?在劇初她似乎以與建築師 Andy 拍拖為傲,歌詞表達「Boyfriend 專一又稱職」、「兩個似留在成功的天秤」。如果要維持錢瑪莉「好 pay」、「有房坐/成日飛」、「Memo 無盡/公私混戰/沉住氣傾到十點」的「高位要職」,似乎與 Andy 一直拍拖,會比較適合她以事業為重的生活。然而,當Andy買了樓,興致勃勃提出同居而不是結婚,她卻極度失望。看到這裡,猜想她其實是想結婚,婚後聘請傭人做家務,繼續在事業上打拼。這當然也是一個選項,但其實錢瑪莉想從婚姻中得到什麼?在職場得意的錢瑪莉,其實是想要名份?抑或純粹是因為 Andy「唔識貨」,沒有向她求婚而傷了她的自尊?

故事發展下去,她放棄暫未想結婚的 Andy,嘗試與鄭祖蔭交往,似乎是想尋找以結婚為目標的愛情。鄭祖蔭有家底又有品味,算是她的理想伴侶吧。然後當鄭祖蔭請她跟他去毛里裘斯打理生意,她不願意放棄自己的工作;鄭祖蔭說出她最想聽的「那麼結婚吧」,她又馬上拒絕。所以其實錢瑪莉最想的,是留在香港,保留自己的工作,與想在外國大展拳腳的鄭祖蔭一起,自己則繼續出埠公幹?那麼她還想不想結婚?如果其實不結婚也可以,當初又為何要放棄 Andy?到結尾,她甚至打算獨自移民外國,是因為 Andy 和鄭祖蔭都不是對的人,抑或這些人沒有和她共度一生的周詳計劃,還是這些人不願意繞著錢瑪莉來規劃人生?看到這裡不禁要問:「錢瑪莉其實你想點?」

這其實是年輕的錢瑪莉自我探索的過程吧。就如大部分現今職場女性一樣,她面對工作和結婚的掙扎,移民和留下來的兩難。面對這些人生問題,編劇提出的解答,相信就是陳偉鵬唱的〈無雙譜〉。歌詞提到「知世上無雙譜/有各種旅途/從無期望/卻偏偏得到」,意指世上沒有相同的人,每人有自己的人生路,有時沒有期望,卻又有意想不到的經歷。錢瑪莉當然不用因為看到陳偉鵬結婚生子而想過似他一樣的人生,錢瑪莉不會跟從任何人。然而,錢瑪莉從別人的生活,以及自己在愛情、友情、事業的經歷,相信可以對「自己想點」這個問題,找到可能的出路。

故事以外,《穿》的舞台效果亦令人印象深刻,例如鄭祖蔭與錢瑪莉在飛機艙相遇,演員拖著有轆的正方體「行李箱」出場,然後坐在行李箱上,代表拖著行李上飛機坐下了。飛機遇上氣流,演員與行李箱一起移動,同時男女主角唱歌調情,配上空姐的「Please fasten your seatbelt」和安全帶燈號熄滅的那一聲「叮」,整個視覺及聽覺效果非常精彩;另外 Mimi 結婚的一幕,演員拿著發光的相框起舞,在音樂停頓時相框正好框住主角和不同的角色,與婚宴主題相當配合,別具心思;另一幕男女主角相約吃午飯,穿插女主角三位好友講電話的對話,突顯女主角友情破裂但有愛情滋潤,頗令人印象深刻。

《穿》由高世章負責音樂,岑偉宗負責劇本及填詞,20 首歌曲配合劇情,樂隊即場演奏,演員能演能唱,表現出色。現今香港環境變幻莫測,創作自由日益收窄,2021 年仍能在香港的劇院看到香港人表演以 70 年代中環為背景的廣東話音樂劇,台前幕後傾盡所有,實在難得又令人感動。期待更多廣東話音樂劇,亦期待觀賞廣東話音樂劇能成為香港主流餘暇節目。

後記:

筆者未閱讀原著,觀看這音樂劇後,非常喜歡,上網搜尋劇評,認為這劇應得到更多關注和讚賞,因而寫成本文。

 

作者自我簡介:90 後法律人員,曾任記者。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