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笨拙卻真摰的單戀者物語 —《暖男花店》

2020/5/28 — 9:51

電影《暖男花店》劇照

電影《暖男花店》劇照

這是一個關於表白的故事,也關於如何安放單戀情感的故事。

好像有好一陣子沒有看過溫柔暖心的日系生活小品。《暖男花店》的故事在花店與拉麵店之間穿梭,人物於悠閒日常譜出一段段笨拙卻真摰的單戀者物語。一如戲名“mellow”(此處用細階 “m”,為日本原名),電影裏呈現的感情含蓄卻又濃烈。平凡如你我,大概總有向別人表白過的時候。《暖男花店》,多少讓人有點共鳴,也彷彿鼓勵人向喜歡的人表白,即使不一定換來開花結果。

擅長描繪都市愛情模樣的導演今泉力哉這次自編自導《暖男花店》,田中圭飾演賣花兒的男孩合格有餘,溫柔的誠一既不是《大叔的愛》的春田創一,也不像《輪到你了》的手塚翔太。飾演女主角木帆的岡崎紗繪也恰如其分,(有沒有人覺得她有點像《下女誘罪》的金泰梨和國民初戀秀智的混合體),期待日後看到她在大銀幕上有更多的作品。

廣告

導演總能在濃縮的電影時間內細膩呈現多線交錯的人物關係。《暖男花店》的角色也不例外,彼此有某程度上的連繫,例如 A 單戀 B,B 卻單戀 C,而 C 跟 A 是互相認識的關係。這種故事人物的連結像導演 2019 年的作品《小小夜曲》,也是以多線交錯的故事來描繪一段段遇見和邂逅的愛情故事。「單戀」也不是今泉力哉第一次涉獵的戀愛題材,他 2018 年的作品 “Just Only Love”(《愛がなんだ》),就寫一段段狼狽不堪的單戀戀曲。這次《暖男花店》的多角單戀故事,多了點柔情、少了點苦澀,還有一些惹笑無稽的場面,和充滿人情的對白。

欣賞《暖男花店》以不同的單戀故事呈現表白與不表白之間的掙扎,與情感被回絕後的不同面貌。想表白的人有不同的顧慮,因而在表白前後顯得戰戰競競,其後各自選擇以不同的方式表達自己的心意。被人回絕了的單戀情感,也有不同程度上的轉化,彼此關係或許有了改變。故事的人物在表達感情時,時而委婉含蓄、時而直率。然而對不同角色的行徑,初看時也略略感到惹笑或些許不解。但靜下來細想,在感情面前,誰又能輕易作出否定呢?沒有任何真摰的感情是廉價的。「多謝你,但對不起」,是單戀者得到的溫暖回應,也是關係裏應有的尊重與認真對待。

廣告

和朋友一同看《暖男花店》,她認為導演可以將某些畫面拍得更唯美一些,現在有點界乎寫意與寫實之間「兩頭唔到岸」的感覺。我認真想過這個問題,反而覺得導演對電影的調性拿捏得不錯。可能是因為劇本自身就帶有一種著重坦率的情感傳遞吧,也不想把一段段愛的故事寫成超越了生活,描繪得太抽象。比起富象徵意義的唯美畫面,《暖男花店》的鏡頭更有一種烘托氛圍的作用,也不失寫實之美。我想導演更希望透過電影,讓觀眾可以更容易聯想,愛就在我們的生活當中。不把愛情寫得晦暗難明、驚天地泣鬼神;而是呈現簡單誠懇的愛,溫柔而敦厚,同時令人感動,也覺得有趣。 

細心留意,會看到導演在場景處理和畫面調色上花心思的地方。電影的開首與結束,剛好是花店內與拉麵店門外。以花店和麵店作背景很好,令電影的氛圍淡淡散發著到位的人情味:各種花的形態和色彩,隱約代表了人擁有的各種豐富情感;麵店的存在,也增添了人與人之間在飯桌上的交流機會,非常生活化。幾次表白的場所:空曠的天台、局促的家、花店隨和的梳化角落、各自關了門的店舖⋯⋯都有一種由外在環境慢慢轉向人心的感覺。至於畫面調色,以溫暖色調為全片主調,又不乏日系樸素的風格,看起來乾脆俐落,沒有多此一舉,就像單戀者的感情,不拖拉也不糾纏。

另外也有一點值得一提,電影安放了小妹妹這角色很有趣。她是誠一的外甥,有點鬼馬和「老積」,心中只放得下牛肉。她在電影裏像擁有全知視角,幾場重要的場口,她總會無聲無息的在場;她也擁有小朋友簡單而敏感的心,能早早看穿大人的心思。反而陷入單戀的大人,往往想得太多,不會也不敢隨意表露自己的情感。

「如果無聲無息就消失了,總會有某個人覺得傷心吧。」對啊,人生只能活一次,今天也無法預想明天會發生什麼事。而暗戀或單戀都很苦澀,傷人又傷己,實在不要試太多次。既然我們沒法坐時光機回到過去,跟過去的他或她說聲我愛你,至少能抓住今天,別讓未來的自己有「明日花,昨日已開」的後悔吧。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