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筆評則鳴】當文學評論作為抗爭的策略 — 香港文評大賞 2019 頒獎禮上與得獎者交流

2019/12/24 — 10:47

烽火交戰之時,面對強權橫行無忌,再銳利的筆鋒,可以阻止一輛坦克、催淚彈嗎?但文學對詩人謝默斯‧希尼(Seamus Heaney)來說,是另一種意義上的無限;余杰則說在詩歌與坦克之間是尖銳的對立。周五(13日),香港文學評論學會舉辦的「香港文評大賞2019 」頒獎,得奬作品皆從本土視角出發,文字影響文字,對文學作品作情理兼備的剖析,直面回應當前社會,表現出文本創作能穿透時代的力量。

學會主席及藝術總監吳美筠博士說:「遇上反修例運動,大賞徵文日期延後。在7、8月時我們收到很多參賽作品都是對應時勢,毫不離地,我們都很震撼!這些都是行動以外的抗爭。」想起這次運動常被引用,來自電影《V煞》中的名言 " Beneath this mask there is an idea, …and ideas are bulletproof. "  面具底下是信念實踐,自由筆尖揮灑是信念的傳頌與延展。

學會主席及藝術總監吳美筠博士。攝影師:Frankie Chiu

學會主席及藝術總監吳美筠博士。攝影師:Frankie Chiu

廣告

首屆文評大賞  實踐公開公平的評審方式

廣告

是次文評大賞得到香港藝術發展局資助,期望推廣香港文學深度賞析及評論,提高香港大眾對文學批評的認識。設「書評組」及「文學評論組」,前者參加資格為14至18歲香港學生,後者則是18歲或以上任何香港永久性居民;各組金獎及評審獎各一名,及推薦獎三名。

另外,大賞有別於一貫本港文學奬評審的閉門形式,評審員討論過程被詳細記錄,並在「文學香港」網站公開;參賽作品不能隱藏任何透露、助於辨認個人身份的內容,以匿名審核,並以客觀計分制來評定。吳博士強調大賞希望帶動香港評審變革的風氣,「官辦賽制有不公平情況,卻無外在力量可以監察。公開大賞的評審過程,評審員要對自己言論負責;亦因為各人有不同文學觀點,就需要可量化及具體的計分機制。」她理想的評論形式,既有自由的觀點、理性討論,並能以客觀形式呈現。「言論自由可貴之處在於不同意見也可表述。這次評審過程也蠻激烈,會有爭議,但這代表有討論空間。我們公開評審,也在網上發佈入選作品,讓大家細閱,就是想尋求討論——即使你覺得這次評審機制有不足,也可以跟我們反映和討論。」

正式揭曉得奬結果前,一眾入選者分享交流各自對文學評論的理解和其意義。攝影師:Frankie Chiu

正式揭曉得奬結果前,一眾入選者分享交流各自對文學評論的理解和其意義。攝影師:Frankie Chiu

文評亦是創作  多元化作品回應眼前社會

大賞因遇上反修例運動而延遲截稿期,隨之收集到不少回應運動的作品——既擦上了時代色彩,更彰顯文字潤物細無聲的威力。書評組金奬得奬者鄭樂希的作品〈俗染《藥》之評論〉 ,以敍事手法建構論述,隱晦言辭交代出個人哲思歷程及引伸出革命精神。他參照魯迅《狂人日記》以故事表述作者對中國傳統禮教和陋俗的批判,用同樣方式進行書寫,帶出他讀魯迅作品《藥》中對「醫生與藥」關係的反思。

鄭樂希坦言過往較少接觸文學評論,但對評論略有個人見解。「我覺得最理想的評論,是融合作者文筆風格和評論者的情感。」 細味《藥》,他想到有些人思想「染病」,「藥」則好比革命。「但不是所有人都會重視藥的價值,甚至會否定它的功能。 仁醫者,更可能不是施藥賣藥,卻不惜代價把自己的血化作為藥,施藥於後代。 」

鄭樂希,「書評組」金奬作品〈俗染《藥》之評論〉作者。

鄭樂希,「書評組」金奬作品〈俗染《藥》之評論〉作者。

從詩歌看本地文學性的變化

至於「文學評論組」金奬作品<香港詩與本土意識的歧路> ,出自本港詩人黎浩瑋 (筆名:洪慧)筆下,近萬字評論數列始自殖民地時代至回歸以後,香港詩人癌石、也斯、廖偉棠等作品中,探究出詩歌由生活化轉至建立出本土意識。詩表現出詩人不屈服於暴政和剝削中,並且漸漸共同建構香港詩歌投身抗爭的鮮明本土意識。

黎浩瑋說:「詩歌最根本意義是詩人自我追求的一個志業。當然詩人有他自己的社會責任或道德感召要完成一些事,而這些可以以詩來完成。現在重看也斯的詩作,固然能讀到他給社會發出的回應,既具本土面向且很有力量,但若投放到當下,我會思考他的回應能否應對我們眼前迫切的時代和問題。」

詩人黎浩瑋,「文學評論組」金奬作品<香港詩與本土意識的歧路>作者。

詩人黎浩瑋,「文學評論組」金奬作品<香港詩與本土意識的歧路>作者。

文評與社會的牽引:由批判政權到個人懺悔

「文學評論組」推薦奬得主之一張承禧的作品〈愛與罪的靈魂對話與身份建構——論黃碧雲《盧麒之死》的懺悔意識〉,寫作意念來自他對黃碧雲作品《盧麒之死》賞析的一次大逆轉。張承禧說:「在反《逃》運動前,我認為作品是批判政府抹滅香港的主體性,但我現在理解它是黃碧雲的自我覺悟,知悉自己的罪。」

在他思考中,作品由黃碧雲對政權的批判,轉化成她的自我認罪與懺悔,皆源自他在反《逃》中的覺察。「她是站在倖存者的角度來創作。運動至今已有幾百人犧牲,但他們就是否因而沒有任何意義? 她在小說表現出個人有疚於因抗爭而犧牲的人(盧麒),要彌補對他們的愛;但她亦有代入自己是當權者,坦言不能肯定自己不會殘暴鎮壓,而這種猶豫就顯現了人性,同時暴露出人性軟弱和善良。我們永遠不能彌補離世者,但自我懺悔似乎也是可以彌補的唯一方法,從而誘發個人提升自己的德行,成為持續行動的動力。」

張承禧,「文學評論組」推薦奬作品<愛與罪的靈魂對話與身份建構——論黃碧雲《盧麒之死》的懺悔意識 >作者。

張承禧,「文學評論組」推薦奬作品<愛與罪的靈魂對話與身份建構——論黃碧雲《盧麒之死》的懺悔意識 >作者。

願文評自由的榮光歸香港

寫文學也寫文評的大有人在,但觀乎於香港總是小眾之事,亦是一眾藝文愛好者努力推廣之事。張承禧指,他看到文學進行現代化後,變成一個專科,成為了一個很狹窄的領域,普羅大眾難以進入。「然而文學作品盛載的情感是全部人都可感受到啊!香港文學如此小眾,甚至相關爭論都很少見,反之在中國和台灣也不乏文學爭論的例子。知道有不少文學者指文學不能跟政治太扣連,但我覺得在香港太不適用,反而愈密切愈好,這樣才可能牽起廣泛的文學討論。」

自辯自論,你評你論,不在乎絕對真理,貴乎如吳博士在頒奬禮中所言:「你可以不認同我的評論,但我誓死捍衛你評論的自由。」

「香港文評大賞2019 」頒獎禮得奬者、頒奬嘉賓及大賞工作人員合照。攝影師:Frankie Chiu

「香港文評大賞2019 」頒獎禮得奬者、頒奬嘉賓及大賞工作人員合照。攝影師:Frankie Chiu

(本文為立場新聞 X 香港文評大賞 2019 合作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