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紀錄片《利用破窗空間離開車廂》 亂世中的幽默感

2020/11/5 — 16:15

2014年後,關於香港的紀錄片,幾乎全部都很沉重,沉重不單單是因為當中參雜著無可挽救的痛,更是因爲一路看到片尾,劇情都沒有任何出口,心久久不能舒張,就像把曾經在新聞、直播看到的情景,在更大的螢幕上在親歷其境一遍。

我們當然需要這樣的紀錄片,不單單是日後留給子子孫孫看的,更能流傳到世界各地,讓世界明白香港正面對的困境。然而,如果有一位奧斯卡得獎電影的監製來到香港拍一部紀錄片,他又會以什麼角度切入,訴說怎麼樣的故事呢?

紀錄片以第一身角度開始,而「我」就是 Andrew Hevia,他亦是電影《月亮喜歡藍》的監製。2016年,Andrew 因為情傷獨自來到香港參加 Art Basel,探索這一場華麗的藝術盛事,同時探索這城市中不怎麼「華麗」的日常。

廣告

紀錄片的開首有這麼一段情節:

住在 40 呎劏房的「我」,從九龍出發到港島參加一場藝術展覽,然後「我」在地鐵出閘後,去了一個偌大的商場,「我」迷路了,好不容易沿路回到地鐵站,嘗試尋找新的出口前往展覽,「我」又迷路了,最後「我」選擇了回家(劏房)。

廣告

美式口音的旁白,就跟手機那位女Siri的聲音一模一樣。這把過度理性描述著「我」情緒化的遭遇,構成的反差,原來會變成一種幽默感。

跟隨導演的行程,我看到了在香港藝術圈許多熟悉的臉孔,比如區凱琳、楊嘉輝、周俊輝,有別於在新聞或藝廊看到這些藝術家的靜態的擺拍,在這邊紀錄片中,你會看到正在安排藝術物流的區凱琳、楊嘉輝那個充滿各種稀奇事物的工作室、和正在畫畫的周俊輝。

再跟隨導演的腳步,從 Para Site 走到 Art Basel,又從 Art Basel 的「國際舞台」走到一個在唐樓中的「本地」藝術聚會,喝過了「頂級」藝廊用長笛型玻璃杯中的香檳,又喝過「平民」藝術空間紙杯中平價紅酒,關於香港藝術,導演在這幾天感受到的,也是我在藝術界工作兩年中所感受到的。

從表象到意義之間,紀錄片從 Art Basel 的雨傘延伸到 2014 年的雨傘海,從旺角街頭的魚蛋推移到 2016 年的農曆新年,不知道最終那片在黑暗中閃閃發光的維多利亞港,又有什麼意義呢?

出口,看電影也好,寫文章也好,我總希望在最後為觀眾指引離開的路,疏導壓抑已久的情緒,這部電影雖然幽默,但實際上不無沉重,即便導演是位「老外」,卻把香港看得清清楚楚,大概這就是旁觀者清吧?

對了,那電影的出口在哪裡呢?或許在它的名字裡,《利用破窗空間離開車廂》。

香港藝術中心 Art X 夜未央系列

《利用破窗空間離開車廂》線上放映及導演映後談

14-11-2020(星期六)9:00pm - 11:00pm

P.S. 整部電影讓我最有驚喜的是在Art Basel場地內,麥影彤唱著由《心淡》改篇的英文歌,其中有兩句是“How to position myself in the hierarchy of art? I don’t want to beg people for the opportunity!”道盡每一位年輕藝術家的心聲,配上無數人在藝術品前慣性打卡的片段,簡直是神來之筆。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