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紀錄片《慰安》:每個女孩,本應是父母捧在掌心的寶貝

2020/11/9 — 10:16

每個女孩,本應都是父母捧在掌心的寶貝。她本來叫金順玉,因為戶藉官隨口一句說話,說玉是富貴人家女兒的名字,出身農村的她就硬生生變成金順岳。從寶石變成山岳,彷彿暗示了順岳婆婆人生經歷的重重的苦難,以及支撐她繼續下去的堅忍,甚至堅強到心都硬成石頭。

紀錄片《慰安》透過順岳婆婆身邊人的口以及她的自述,呈現她顛沛流離的辛酸一生與其超乎想像的韌性。她不是個看來和善的婆婆,即使已屆暮年仍煙酒不離口,充滿棱角,同時神奇地充滿生命力。

十多歲被騙離家,遭賣去當日軍慰安婦,非人對待令她身心受重創。二戰結束,慰安營關門,但沒有人理會這些受害者的死活,她像被隨手丢出窗外的布娃娃,只好自己拾起傷痕累累的身軀找方法活下去。「這次是我賣了自己。」她如此說道。戰後,日軍撤離,美軍進駐,她賣春維生。後來為了養活家鄉的家人與兒子,她甚至開起了妓院,靠其他的身體賺錢。被剝削虐待的過去如同為她人生下了無期徒刑,兜兜轉轉還是不能重新來過。

廣告

她從來沒有想過向人提及痛苦過去,家人、兒子對她內心那個黑洞一無所知。直到老年時在慰安婦支持團體中找到安慰,才慢慢有勇氣敘述起自己的故事。

金順岳絕對有理由怨恨世界,如果我是她,也許更一厥不振。但她內心仍然有一片柔軟陽光,與外頭黑暗絕望抗衡。她喜愛製作花畫,在纖巧脆弱的花草樹木中,耐心地拼湊出世界的美好。她從沒機會讀書識字,卻努力把「和平」兩字放進花畫裡頭,祈求著世界和平,戰爭不再存在,不幸止於自己。

廣告

在今天世道,世界和平似乎是遙不可及的願望。受壓迫、受剝削、受虐待的人,遠多於我們的一廂情願,絕望似乎比希望容易得多。片中其中一個受訪者說,當不幸發生時,希望有人告訴自己「這不是你的錯。」是的,痛苦不是我們的錯。金順岳對世界的愛與生命力就像告訴我們——即使身處黑暗,請勿放棄內心盡頭那一丁點光,即使多麼微弱也好。

《慰安》正於香港亞洲電影節放映中 @bc.hkaff

(本文無題,題為編輯後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