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結業於難以忘懷的 8.31ㅤ本地音樂 livehouse「1563 at the East」的未完成使命

2020/3/2 — 11:55

作者 Medium 圖片

作者 Medium 圖片

並非刻意選在「This Town Needs」結業之時發佈文章,純粹想在「1563」結束營業的半周年,為這間曾經存在過的 livehouse 留點記錄。半年前的今日(8 月 31 日),除了是送別「1563」的夜晚,也是香港人永遠不會忘記的日子,因為這天正是發生太子站恐怖襲擊的「831」。無論是本地 livehouse「1563」,抑或身為香港人的我們,都有著各自的「Mission incomplete」,目標達成前還有大段大段路要走。

如何能夠離開得「有品」

回到「1563」的最後一晚,與身兼場地音樂顧問的馮穎琪(Vicky),在提供給表演者休息化妝的房間內,回顧「1563」開業三年以來的點滴。「這間房是我們當初特別要求的,在 livehouse 設置休息房很罕見,就連國際級 artist 都會對此驚訝。」特地在結束前舉辦「一五六三事件簿」展覽道別,Vicky 說是為了好好處理「完結」這回事。「當知道要結業後,就開始回想初衷,因為它跟完結也有點關係。初開業時,我們的 slogan 是『音樂有品』,要有品格,也要有品味;所以就算到最後要離開,亦要同樣有品,非只貼張告示通知,而是對每位音樂人、同事、客人說再見。」

廣告

廣告

在商業世界裡,總似逃不過三年期限的宿命,「1563」也不例外。或許經歷過「Backstage」的完結,從被通知到真正迎來告別的那三個月,Vicky 坦言心情來得很平靜,同時亦不斷提醒自己,那怕所做的未夠完整和圓滿,也別忘記「1563」曾經留下的印記。「我們經常習慣看不好的一面,卻忘記曾經做過些甚麼。雖然還有很多事情無法做到,但對我來說已是很好的三年。」

Mission Incomplete 不代表悲觀

樂迷心中所記得的「1563」,也許是每月以廣東歌命名的特飲,也許是別出心裁的「唱片在等一個人」,也許是對不同音樂種類的多元包容。正如店鋪「1563」的名字來由,Vicky 說這裡本來的存在意義,就是為了將廣東歌的內外文化呈現。「1–5–6–3 是廣東歌常用的 chord progression,我們一直想將不同 genre 的音樂呈現,例如用 jazz 帶領觀眾發掘更多可能。好像每個月的『music in the orb』,樂手走到台下圍著觀眾表演,形成環迴立體的聲效;又例如跟《Lalaland》合作的街頭快閃演出,七人大樂隊 live record 與歌手 tap dance,都是我們曾經有過的嘗試。」

奈何再努力,始終避不過結業的命運。「1563」提供的音樂多樣性,讓食客與表演者留下深刻印象,然而當 Vicky 重新審視這種經營方式,覺得它說不定同樣是「1563」無法繼續走下去的原因。「其實不去聽某種 genre 的人,總是比聽的人多,我們用自己的方法想『整大個餅』,但可能也太過進取,也突顯經營 livehouse 的其他生態問題。只是,難道就此安於照顧某類聽眾就算了嗎?」

以最有品的方式作別,並不代表要懷著悲觀的心態面對。假如沒有過去三年的光景,Vicky 自覺不會擁有如此豐富的經歷。「要真正放低,才會出現其他的可能,人是很正常地想抓住快將失去的東西,但若未真正放低,更適合的並不會出現。再說,這三年並非只是我得到了甚麼,而是聽眾從中的得著。」Vicky 說得豁達,問她若然明知會換來這個結果,三年前重新決定的話會否依然去馬,Vicky 沒帶半點猶豫就說:「我還是會做。不過,換成現在就不會主動想了,始終生態仍未適合。」

大眾對音樂價值的意識

從最初在中環威靈頓街經營「Backstage」,到移師灣仔擔任「1563」的音樂顧問,作為音樂人的 Vicky 見證著這些年來的 livehouse 生態。雖然跟十二年前相比,普羅樂迷已從不太認識到逐漸接受這種形態,然而大眾對音樂價值的意識差異,始終未能讓 livehouse 的生態成熟發展。「大型音樂會較容易被看到價值,觀眾會覺得場租與各種效果值錢,就算門票昂貴也似物有所值;相對而言,餐廳不會經常有大名歌手,或那些大眾熟悉的 artist,即使厲害也未必認識,會覺得『嘩,飲杯嘢都幾十蚊』,是截然不同的消費模式。不過,作為累積觀眾的場地,我們也希望食客願意因此來聽聽。」

經營環境如此艱難,就像 Vicky 之前所說,暫時也沒打算再次經營 livehouse,而著實當下的社會環境,亦令經營這類音樂場所變得奢侈。此刻 mission 仍然 incomplete,但如何將「1563」的精神延續下去,卻是 Vicky 持續在思考的問題。「做得音樂的地方,必須尊重音樂人與音樂本身,我們這班人的精神在『1563』存在過,如何延續到更廣闊的層次,有想過但未知如何呈現,但我們希望能好好擁護廣東歌,因為語言本身跟地方好有關,沒有語言就不知如何 define 這個地方了。」不強求,不著急,緣分到了,或許「1563」將來會以另一種形式再現,繼續肩負守護廣東歌的任務。

後記

送別「1563」最後一夜的同時,沒有誰會意料得到,在對岸的地鐵站會發生比 7.21 更恐怖的暴力襲擊。或許亦是某種巧合,「1563」與「Backstage」的結業日子,同樣是在 8 月 31 日。「這一個夜,百感交集。我們江湖再見了。」無論是對「1563」的團隊,抑或是對真正的香港人,8.31 這個日子背後所代表的,同樣是種 mission incomplete。江湖再見,煲底再見。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