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

南瓜

飲食博客,以嘻笑怒罵,醉眼看飯桌上的世界。http://foodie-smashingpumkins.blogspot.hk/

2020/4/6 - 17:34

給關淑怡的信

圖片來源:關淑怡 Shirley Kwan Facebook 專頁

圖片來源:關淑怡 Shirley Kwan Facebook 專頁

Shirley(關淑怡的洋名),講個秘密比妳知,當年有條讀中一的死𡃁仔,自從在電視看過妳的處女作 MV —〈叛逆漢子〉,隨即被迷倒,聽到妳不斷叫著「Oh Andy!」差點連自己個英文名改做 Andy?

妳當年第一張大碟 —《冬戀》,當時作為一個窮學生,要省下一星期零用錢才買得起,最後有同學買了這盒帶,並帶回學校曬命,我不客氣地問他借:「食完飯比返你。」

一餐飯的時間,錄在我那盒循環再用了幾次的 TDK AD90 裡面。

廣告

同一年的冬季,妳憑著〈難得有情人〉一曲,正式走紅,那時候的零用錢多了,終於擁有屬於妳的第一盒原裝盒帶,〈難得有情人〉固然聽到滾瓜爛熟,但我始終喜歡聽快歌,〈星空下的戀人〉、〈血色瑪莉〉,流行風格;記得我當時有位女同學個名叫 Shirley,有次我捉住佢同佢一齊唱〈劃星〉。

現在回想是很 odd 的一件事,起碼現在的我,不會找個叫 Shirley 的女性朋友陪我癲。

當年有喜歡妳的男同學,被妳的《真情》大碟封套吸引著,那時他不時念念有詞,哼出大碟裡面的其中一首主打 —〈心急〉,裡面的副歌。〈愛恨纏綿〉當時的女同學們至愛,多年後,聽回同一張大碟裡面的歌曲〈當世界無玫瑰〉,人大了,經歷多了,才聽得出歌曲的味道。

廣東歌鬧雙胞並不罕見,各版本各有捧場客,曾經與同學為了〈黑豹〉一曲,與葉倩文的〈心裡的陽光〉,那首比較好而爭論不休;令人想入非非的〈製造迷夢〉,也許當時我年紀少,只有一個人造夢。

以前有中學同學說過,〈梵音〉好煩,我當時的反應:「你都唔識貨。」

昨天有朋友在我 Facebook 留言,說因為〈梵音〉而愛上 Shirley。

百曲應百客,的而且確,Shirley 的可塑性極高,曾經被視為天皇巨星接班人。但是,當王靖雯(王菲以前的藝名)從美國學成歸來,情況就變得不一樣,那時王的洋名也是叫 Shirley,而且兩個都是同一年出道,外界難免拿她兩位來作比較;後來王把洋名改為 Faye,自此平步青雲。

反觀妳的事業,好像停滯不前,經歷過一年多沒有推出唱片的空檔期,中間只有零星單曲推出,一首獨唱的歌,可會是當時妳的心聲?

把心一橫剷 Skinhead,形象變得硬朗,卻溫柔地繾綣星光下;後來更翻唱別人的歌,青出於藍勝於藍,〈忘記他〉一曲,後來成為了經典,有不少年青人,還認為妳才是原唱者。

到我出來社會工作,對妳的注視亦不如以往,十多年有幸在紅館看過妳的演唱會,親眼看著妳演繹一首首我中學年代喜歡的歌,總算還了一個心願。

對於多年以來,有關妳的負面新聞,私生活點點,統統不關我事,只希望妳無事;上星期在 IG,得知妳宣佈退出樂壇,我從 CD 櫃裡面,拿出《難得有情人》大碟,放在 CD 機裡面,打開瓶威士忌,一邊飲一邊聽,以上的一些封塵已久的往事,霎時湧上心頭。

那年的暑假,看到妳的〈一切也願意〉MV,在樹林騎著馬的姿態,包著頭巾,唱出凄美之音;廿多年後,妳把此曲重唱一次,有於低迴神秘的冰冷格調,像道出上年大部份參與抗爭的香港人心聲。

「Made of water」更為此曲設計了個 MV,妳更讚好兼分享出去,加上這年來,妳一直與我們站在同一陣線。

Shirley,妳是最好的。

希望妳未來生活愉快。

你的歌迷 P 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