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給阿妹:我們,越愛你,越覺得無能

2018/8/13 — 23:36

《你的完美有點難懂並不代表世界不能包容》MV 截圖

《你的完美有點難懂並不代表世界不能包容》MV 截圖

早幾天寫的,為了今天,給阿妹——《Amazing》

有時候,相信文藝相信創作,作為文字人,我相信書寫可以無窮。

有時候,猛烈的覺得即使滴下一切心血,也換不來一條命,盡了,還寫什麼好。

廣告

好在還有剎那的記憶,記憶的剎那。

在阿姆斯特丹機場接你,你拿著行李,背著吉他,吉他彷彿比你還要大,像你這樣好看的女生,多少人趕著幫你,但你偏偏自己來。

廣告

然後,為了一首詞,我們談了好長的電話,開始明白你的創傷與脆弱。你的 demo 裡好像聽到你在哽咽。

然後,在台北,我們湊巧都在,約了喝咖啡,還談到你打算做國語專輯在台灣發展與生活,當然還有戀愛,談得很開心,還為了「不脫知女生」而碰杯。

然後,回到香港,你找我寫詞,我邀請你來我九龍城家的天台上,喝酒吃法包煙三文魚和沙拉,假裝在歐洲般一起用了大半天寫了三首詞。而我沒有告訴你,我們年紀差了二十多年,還可以這樣合寫,我居然想到執子之手。

然後,我聽到關於你的擔憂,在半山可以看到中環的咖啡館陽台上,你跟我說你的狀況,給我看你新做的紋身,和治療師鼓勵你做的畫作。當中的美麗與哀愁叫我心亂。

然後,在人山人海的客廳裡,你為了演唱會跟我拍一段片。周圍都是愛你的人,你興致勃勃。

然後,在人家的演唱會後台,我們碰面,擁抱,我觸到你背上的骨頭,來不及說什麼就道別了。

然後,是今年初,我去台北做新書活動,書是關於我母親的,而我覺得你是我在台北的親人啊,請你來,你說要看到時如何,說不準。你來了。第二天,我們坐下來好好聊聊,原來你的狀況好像差了,但你也說會去香港找治療,那裡好像合適一點。你也說寫了新歌。

然後,我聽到你的新歌,然後你也找我寫詞。我以為⋯

在你離開之前幾天,我們還在手機裡聊著歌詞,你問我在香港嗎?如果在,見見面啊。我拍了面前的景象發了照片給你,有山有水,德國南部。你回了一個字:Amazing。

那是你給我最後的一個字。

然後,你走了,縱然你還感應美好,縱然你的身邊還有很多美好的人,很多美好的愛,你依然走了。我們,越愛你,越覺得無能。

是不能不願不敢接受的,但,兜兜轉轉反反覆覆,還是稍稍可以接受的,是無能,是縱或無能,也相信並且覺得你依然感應美好,你依然美好,我們依然愛你,你依然愛我們。

為了你給我的最後一個字,我無能,為力。

Amazing。

(文題本為「Amazing」,現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