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心舍

寧心舍

「寧散神冥,苦役終年。 心求澈靜,仰主迎晴。」 寧心舍為小子積塵雜文集結之地,題材不拘,或國文、或電影、或信仰、或學術、或時評、或反思、或抒情,隨興而動筆,皆所愛。 只願容避世俗之擾,尋一寧心之所,若東坡語:「此心安處是吾鄉。」寧心舍:https://justjack06.blogspot.comㅤ面書專頁:https://www.fb.com/JustJack614

2020/3/10 - 10:13

練字品詞(九):舒亶《虞美人》──你的人生中有對自己永不離棄的知己嗎?

跳過這位詞人一生中最為人所知的一件事──在烏臺詩案中力主彈劾蘇軾,險致這位大文豪於死地,甚至向親弟蘇轍寫下兩首訣別詩,舒亶在這件事後的兩年(元豐四年)官位累遷至御史中丞,達到仕途上的一個高峰。兩年後他卻因與尚書省起衝突而被逐離京城,遠離了權力核心,在家賦閒十年。官場當然險惡,人生亦確是雨晴難料。

這首《虞美人》是詞人渡過低谷十年,重新回到曾經無比熟稔的京城後的抒懷之作。回到仕途的起點,當年官場上的人事不知經歷了多少番新,面對莫測變化的前景,那一種孤家寡人,悵然若失的感覺包圍著自己。他也不再是昔日充滿朝氣、力爭上游的年輕人了,望向蕭瑟蒼茫之景,不由生出「浮生只合尊前老,雪滿長安道」之嘆:唉!人生啊,讓人愁苦無解的太多,就這樣在酒樽前浮三大白,醉夢中歸老最是美好!唉!這條長安大道,又蓋滿了白雪了。或許詞人沒有道出的一句是:眼前還有該是我行的路嗎?

回想在那賦閒的十年,是沒權沒勢,但卻過得踏實,最重要的是,有好友公度與我同行每個高山低谷,我又有何所懼呢?這回分別,路隔千里,不知何年再會,但我深信這位故人,必定會「早晚上高臺」,「寄我江南春色一枝梅」,向我致以最親切的問候。我們這份友情,能超越地域的界限,彼此相連。

廣告

能有這份堅定的信心,這份情誼,必定於其人生中有莫大重量,真應了一句:「人生得一知己,死而無憾。」比起重投大染缸,能平安地渡日,親友相伴,更是一種幸福。嗯,命運 終歸是取決於人的抉擇。


《虞美人》 舒亶
芙蓉落盡天涵水。日暮滄波起。背飛雙燕貼雲寒。獨向小樓東畔、倚闌看。
浮生衹合尊前老。雪滿長安道。故人早晚上高臺。贈我江南春色、一枝梅。

筆:槐蔭書房手工研尖金豪8802鋼尖
墨:白金牌超微粒鋼筆用黑鉛墨水

掃描版
 

掃描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