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心舍

寧心舍

「寧散神冥,苦役終年。 心求澈靜,仰主迎晴。」 寧心舍為小子積塵雜文集結之地,題材不拘,或國文、或電影、或信仰、或學術、或時評、或反思、或抒情,隨興而動筆,皆所愛。 只願容避世俗之擾,尋一寧心之所,若東坡語:「此心安處是吾鄉。」寧心舍:https://justjack06.blogspot.comㅤ面書專頁:https://www.fb.com/JustJack614

2020/9/13 - 17:42

練字足跡(一O五至一O七):《登在明報副刊的一角》、《不讓這一天的一幕來臨》、《心累》

(一O五)

二零年五月廿八日《登在明報副刊的一角》

早前接受了明報記者關於硬筆書法的文字訪問,等了些日子,今天終於刊行了,特地去便利店買了一份報紙,看看內文。

廣告

打開副刊內頁,看到引介我的那段文字,原來是接續雷超榮老師的內容,實在是緣分的安排,因為我正式的習字之旅就是因雷老師硬筆初班的教導而始。
在這個長方格內,雷老師以書法家身分講述書寫竅門,而我嘛,則算是以愛好者的身分抒述心聲。

對,心聲。

「作為興趣,練字就是給自己有一個時間及空間靜下來。這世代,過得愈快愈急,適時慢下來,於己是好事。」

在此多添一段:

「特別是在這黑暗的世代,不公無日無之,醜陋的嘴臉及言語輪流湧出,憤怒伴隨而生,無處可洩,寫字就是給自己一個避風塘。另外,練字就是修養心性。在這場長命賽中,好好堅守本心,不要在途中失卻自己。」

我會感恩四年前的決心及機遇,造就現今於書道上的學習,見證到自己的成長,也有機會去教導一班學員練字,希望有更多人喜愛寫字,從中經歷到更好的自己。

***************

(一O六)

二零年五月廿九日《不讓這一天的一幕來臨》

《這一天》青木原
高樓上的人碰杯
乾掉弱者的血
他們慶祝他們的國家擴張
我們哀悼我們的國家消亡
我在水底溺死
你在我的海上放煙花

這是香港社會詩人青木原(何青)的一首詩,載於其2017年的詩集《別忘了,許願池也吃金幣》中。

三年前的作品,不知怎的,卻帶有幾分預言性,映照著上星期無數香港人哀鳴的一晚:人大公布香港《國安法》草案。換來眾人在這星期熱談的兩個關鍵詞:VPN及移民。
正如詩人在一年前立場新聞的報導中所言:

「如果說這些文字有甚麼作用,大概就是提供一個情緒的出口。」她說。「一方面,我們要保持憤怒,因為這樣才能帶來力量;但憤怒裡面必然有悲傷,過份抑壓悲傷不是好事。所以,如果我的文字有甚麼作用,那可能就是透過書寫這種悲傷,令大家稍微得到釋放。」

形勢險峻,然尚未絕望。我真心這樣覺得,因為香港人很堅韌,這是這一年的歷程中,我最深刻的認知。

沒錯,我們在流血,但心未死,用餘力撐著不屈膝;我們被壓沉在水底,但仍會全力向上划浮,哪怕只餘最後一口氣。正因有這份心志,香港人才能由去年的六月撐到現在這一步。

讓我們繼續竭力,不讓詩中的「他們」慶祝的一幕來臨。

(一O七)

二零年六月十五日《心累》

近日夠心累了,每天也有不同的消息讓人憤慨或消沉,教育界已風雨飄搖(再過一些年日,或會變得如先賢世般花果飄零,然後在另一塊土地孕育出大師?);數宗暴動案的檢控,裁判官的判決皆是挑戰常人的常識和智慧;一班建制中人則是現身解說何謂身心醜惡的典範。

在這情況下,我盡力保持每天練字,靜靜心,然實在少了一分閒心品詩詞,周邦彥的詞尤甚。所以今回就只分享近作罷。

(後記:事隔三月,鏗鏘集《老師唔易做》(九月七日發布)道出了有心有良知的教師在現今教育界生存的艱難處,也呈現了箇中亂象,值得大家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