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心舍

寧心舍

「寧散神冥,苦役終年。 心求澈靜,仰主迎晴。」 寧心舍為小子積塵雜文集結之地,題材不拘,或國文、或電影、或信仰、或學術、或時評、或反思、或抒情,隨興而動筆,皆所愛。 只願容避世俗之擾,尋一寧心之所,若東坡語:「此心安處是吾鄉。」寧心舍:https://justjack06.blogspot.comㅤ面書專頁:https://www.fb.com/JustJack614

2020/3/27 - 23:52

練字足跡(九六至九八):《生命麵包》、《我們都是這樣走過的》、《堅強的理由》

(九六)

十九年十一月廿二日《生命麵包》

想不到生命麵包竟有一天被警察唾棄成低等及窮苦的象徵。雖然坦白說,自我成年後,麵包品牌越來越多,吃它的頻率是越來越低。

廣告

回看1994年的廣告,依稀記得小時候是琅琅上口地唱:「生命,生命,這好傢伙。何時我也覺它不錯!」有哪一回燒烤,會看不到生命麵包的身影呢?有哪一個香港人沒吃過它呢?

海底撈?不了。我寧願吃那童年的味道。

重溫歷年嘉頓廣告。

***************
(九七)

十九年十二月十二日《我們都是這樣走過的》

昨天看到有人分享一幅連著無數日子的圖畫,不需解說,心裡已生無數漣漪,正是:

「滿紙哀憤圖,一把辛酸淚。

   都云港人痴,誰解其中味?」

記載的都是港人這半年的血淚啊......
不敢忘記,毋忘初心。
P.S.這位插畫家有很多精彩的作品,有興趣的朋友可去其IG(vignatius.art)欣賞及follow。


***************
(九八)
二零年一月廿五日《堅強的理由》

抄錄了詩人呂永佳 Lui Wing Kai, Eric 《爪牙背後》的最後一節。

「今天雀鳥依然鳴叫 

白雲依然浮移,水塔還在 

我們依然隨便在不結痂的傷口中

找到堅強的理由」

很喜歡這首新詩,所以在剛過去的考試用了這一節作為作文題的材料。

對這一節,我的解讀是:受傷的人,縱然傷口尚未癒合,但看著生命中的美好(鳴叫的雀鳥、浮移的白雲、還在原位的水塔)仍在,沒有變更,而找到堅強的理由,忍著仍在的傷痛,繼續活下去。

在2019年,有太多的苦。無數的香港人受傷了,滿身的傷痕,血流未止,但我們有要堅強的理由,為著香港曾經擁有的美好,繼續抗暴,繼續抗疫,擁抱良知,堅守公義。
新一年,香港人繼續加油!祝願眾人齊上齊落,身心平安。

(詩人原詩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