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練字足跡(六十二至六十三)

2018/6/10 — 21:18

(六十二)
五月廿二日

李白共寫了三首《行路難》,這回分享的是第一首,亦是最有名的一首。

古人認為「文窮而後工」,李白和杜甫可算是箇中表表者。李白很多經典作品,皆寫於其入京後不受重用之時,如《月下獨酌》;或被玄宗賜金放還,黯然離京失意之際,如《將進酒》,《行路難》亦是一例。遭遇挫折,經歷起跌,是人生必經的階段,經過沉澱,再站起來之時,人也就多一份成熟,看待事物也會開闊些,眼光不再限於一隅。這種深度,呈現在作品中,自然也更易動人。

廣告

哪怕是在低谷中,看前人透過作品,道出自身如何面對逆境,如何開解自我,於讀者而言,也是一份指引,一份安慰,這就是價值了。所以,詩人越是坦誠,我們細味後就越易得到共鳴。

李白在《行路難》中坦誠地道出自身的心路歷程:開首寫好友以豪奢之宴為詩人餞行,無奈兼失落的李白卻「停杯投筯不能食」,然後的「拔劍四顧心茫然」,背後帶出的訊息是天下之大,路在何方?「欲渡黃河冰塞川,將登太行雪滿山」,人生路路不暢通,又已是中年,是命運嗎?是天意嗎?老實說,我們的生命中或許也曾有這樣的疑問。

廣告

「閑來垂釣碧溪上,忽復乘舟夢日邊」,詩人以姜太公和伊尹兩位仕途初舛,後遇明君賞識的例子開解自己。看遠些,你不會是最慘的一個,也總會有解決的途徑的,給自己多一分信心吧!

「行路難!行路難!多歧路,今安在?」將目光回歸現實,路依然難行,但這一刻的詩人已比開初多一份信心,不願繼續沉淪,決心站起來再闖,故以「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挂雲帆濟滄海」這充滿豪邁和銳氣的一聯回應,正好作一收結。

讀畢此詩,就是跟著詩人經歷一回情感的過山車了。若你是同在低谷之人,可讓李白拉你一把,同站起來;若你正處平安之際,則可為心靈平添抵抗力。品詩之美,正在於此。

《行路難》李白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盤珍饈值萬錢。
停杯投筯不能食,拔劍四顧心茫然。
欲渡黃河冰塞川,將登太行雪滿山。
閑來垂釣碧溪上,忽復乘舟夢日邊。
行路難!行路難!多歧路,今安在?
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挂雲帆濟滄海。

***************
(六十三)
五月廿六日

上回談李白的《行路難》,說到詩人被玄宗「賜金放還」後,於作品中記朋友餞別之宴,道出自身跌宕的心路歷程,調整過後,以積極的態度面對逆境。聽來很美好,是否問題就解決了?當然不是。若真有這麼容易,或許,其實傷痛的烙印並不真那麼深刻。

這回談的《長相思》就正是同一背景,不過這回詩人不再坦露心聲,而是較隱晦地以愛情故事來呈現。開首的「長相思,在長安」及中段的「美人如花隔雲端」帶出故事的主人公是離開了長安的男子,思念著身在長安的意中人(不過,未知是互相傾慕抑是單相思了)。這是全詩的主線。

相思的主題歷久常新,經古不絕,這回李白是怎樣呈現呢?他只著力寫了甚具電影感的一幕:

第一個鏡頭「絡緯秋啼金井闌」:秋夜,除絡緯(一種別名「紡織娘」的昆蟲)在庭園的井欄旁不斷啼叫外,寂無異聲;晚風吹過,樹搖葉動。

第二個鏡頭「微霜悽悽簟色寒」:隨風移至臥室內,寢席被霜露沾濕了,男子本身已是輾轉反側,思緒甚亂,無心睡眠,被寒霜一冷,人不其然抖了抖,也隨之起床了。

第三個鏡頭「孤燈不明思欲絕」:在床邊那油燈正暗晦地微亮著,火光搖曳。移近至男子那扭曲緊皺的臉容,表達著那份思念。

第四個鏡頭「卷帷望月空長嘆」:緩慢起床,步至窗邊,捲起簾幕,抬頭望月。眼神開始失焦,陷入迷茫,一聲長嘆。

詩歌正是抽取最精彩濃縮的畫面來呈現情感的,以上當然添上了小子細閱後的想像,正是有這個過程,才是品詩時最令人著迷的。老實說,若不理會此詩背後的政治訊息(男子喻己,在長安的美人則暗指玄宗了),本身就是一個悲劇的愛情故事。有後續嗎?有,在其後的兩首《長安思》。

《長相思.其一》李白

長相思,在長安。
絡緯秋啼金井闌,微霜悽悽簟色寒。
孤燈不明思欲絕,卷帷望月空長嘆。
美人如花隔雲端。
上有青冥之高天,下有綠水之波瀾。
天長路遠魂飛苦,夢魂不到關山難。
長相思,摧心肝。

水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