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生門原型〈竹林中〉,日本鬼才芥川龍之介的「真實」

2015年,黃偉文填《羅生門》,紅遍全港,耿耿於懷,念念不忘,愛情訴說各有版本。「那動人時光,不用常回看」,無法追溯真相,即為羅生門事件。此名源自黑澤明同名電影,改編芥川龍之介小說〈竹林中〉。

芥川龍之介〈竹林中〉,又譯為〈竹藪中〉,在竹林中發生謀殺案,沒有人知道真相。小說設想奇特,口供、自白、通靈組成全篇,偏偏各有矛盾,構成懸疑,讓我們當上偵探。

如果是傳統的小說,故事最後,總有答案。公式似,最像殺人兇手的,永遠不是犯人,幾經轉折,敘述到最後,必須滿足讀者。告訴我們,原來這人才是真正的惡魔。

芥川龍之介高明之處,在於不完整的缺頁。開首四人證詞,提供了時、地、人、事:幽深、封閉的竹林,發現金澤武弘的屍體,妻子真紗不知去向,橋上墮馬被補的多襄丸。

《竹林中》電影截圖

多襄丸、真紗和金澤武弘,羅生門的主角。多襄丸好色,假借寶藏,引他們走進竹林,趁機打倒武弘,姦汙真紗,真紗這時說:「不管你們哪個活下來,我就情願跟他。」

因此,多襄丸割開武弘的繩子,公平對決,自白時自豪地說,他是唯一能捱過二十回合的人,在第二十三回合,刺中武弘胸膛,殺害。這時真紗已經逃走,他奪馬,離去竹林。

真紗的版本,是在清水寺的懺悔,指出丈夫武弘親見她受到姦淫,眼神只有輕蔑。暈倒之後,醒來決意先殺丈夫,再自殺,但她最後沒有勇氣,苟且偷生,佛寺懺悔。

《竹林中》電影截圖

武弘死後,作者借巫女通靈之口,講述多襄丸哄得真紗願意跟隨,要求殺掉丈夫,可是多襄丸也有良心,不願謀殺武弘。真紗逃走,多襄丸解開他的束縛,離去,留下武弘心灰意冷,不願偷生,自殺身亡。

以上三個版本,都不脫前面證詞的設定。例如真紗「性格剛強」,做出果斷的抉擇;金澤武弘到最後,都是胸部中刀身亡;多襄丸提著武弘的,大刀和弓箭騎馬離去。

諸種安排,三個版本合情合理,有說服力,同時彼此矛盾,疑幻似真,限知的敘述,沒有上帝視角,忍不住問:誰才是真相?

樵夫提及的「梳子」,為何留在竹林?雲遊僧和捕快,對箭矢數目,互有出入,誰對誰錯?多襄丸為何在橋上被補,真是墮馬嗎?反覆提及的小刀,最後在誰人手上呢?

《竹林中》電影截圖

「良心並不像臉上的鬍子,會隨著年齡而生長。我們為獲得良心,是要經過若干的訓練。」

芥川龍之介刻意設定,故事發生在竹林,光明或灰暗,樹影亂舞,一如人心複雜。多襄丸誇大自己的武藝,真紗堅守貞節,金澤武弘扮演受害者,各人自說一詞。

要有良心,首先要先了解現實的複雜。人間羅生門,比起〈竹林中〉更加詭譎,為了維護自身形象,塑造謊言,語言偽術。沒有單一片面的「真相」,才是「真實」。

圖片來源:德尼思化

「人生好像很多缺頁的書籍,很難稱之為完整的東西。但,不管怎樣,它已形成一部書。」

日本鬼才芥川龍之介,一生僅有三十五年。許多短篇,像〈竹林中〉缺頁,閃爍文壇。事物的深刻無關篇幅,流星劃過宇宙火花,芥川龍之介擅於捕捉人性之明暗,語言建構通向靈魂的迷宮。

 

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