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羅蘭.巴特教曉我的事情

2018/11/14 — 18:17

當我書寫,並不描述自己,而是書寫一個叫做羅蘭.巴特的文本!我是自己的象徵符號,即將發生一個故事,在語言中隨心所欲,那個代名詞「我」不必跟我相關,一切象喻都在當下,其實寫作很簡單,如同自殺!(作者 Facebook 圖片)

當我書寫,並不描述自己,而是書寫一個叫做羅蘭.巴特的文本!我是自己的象徵符號,即將發生一個故事,在語言中隨心所欲,那個代名詞「我」不必跟我相關,一切象喻都在當下,其實寫作很簡單,如同自殺!(作者 Facebook 圖片)

當我是教學人的時候,總疑惑學生怎樣讀書?一字一句的細讀?一段一段的快速瀏覽?一頁一頁的翻揭?讀懂了表面的字詞?有沒有洞悉底下的「潛文本」(sub-text)?這些都是我一直好奇的事情,卻常常無法在課堂上驗證答案和結果,因為不是學生怯於表達,便是根本沒有讀過指定的書目!

當我是讀書人的時候,如果是 Roland Barthes,我不會放過一字一句及其跨行與段落的牽纏,然後嘗試翻譯,不是尋求信達雅的層次,而是用自己的方式「改寫」,兩種語言之間的轉化,兩個人隔着時空的對話!如果是 Lover’s Discourse 的話,間中會跟法文原版對着看也對着幹,潛入那種奇異的語感……Susan Sontag 說過 Barthes 的文字很性感,經過年年月月閱讀的洗練後我才理解,那是 Barthes 通過身體的意象織造語言,帶來非常感官搞動的魅惑,終生沒有出櫃的他,以文字為性愛對象!

Roland Barthes by Roland Barthes 寫道:

廣告

當我書寫,文本即從敘述的持續中將我剝褪,「我」自寫作中分離!

哪裏有你真實的身體?你是唯一從來不曾看見自己的人,除了在鏡子!

廣告

當我書寫,並不描述自己,而是書寫一個叫做羅蘭.巴特的文本!我是自己的象徵符號,即將發生一個故事,在語言中隨心所欲,那個代名詞「我」不必跟我相關,一切象喻都在當下,其實寫作很簡單,如同自殺!

童年是沉悶的,學院的研討會也讓人疲倦,厭煩是我的竭斯底里!

Susan Sontag 說過 Barthes 的文字很性感,經過年年月月閱讀的洗練後我才理解,那是 Barthes 通過身體的意象織造語言,帶來非常感官搞動的魅惑!

Susan Sontag 說過 Barthes 的文字很性感,經過年年月月閱讀的洗練後我才理解,那是 Barthes 通過身體的意象織造語言,帶來非常感官搞動的魅惑!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