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團員大結局》劇照 取自香港話劇團 Hong Kong Repertory Theatre Facebook 專頁

《美麗團員大結局》:劇團總監之死的「奇案」

請勿以為有上集、續集,然後才有大結局。其實一套完整的戲本身,傳統作風往往有大團圓結局,當然亦有大慘情結局,也有開放式懸而不決,沒有結局。受歡迎的故事,通常在大結局後欲罷不能,徇眾要求再作下去。柯南道爾的「福爾摩斯」偵探小說就這樣一部一部延續,寫到厭,讓福爾摩斯死掉,也因讀者抗議而被迫復活。到了原作者死後,也有新作者續寫,電影電視不斷拍出新福爾摩斯故事。占士邦鐵金剛系列也是這樣,簡直完不了。

戲夢人生,或許永無大結局。團圓後可能樂極生悲,慘情後或可化悲為喜。一代人死了,還有繼承者,《神鵰俠侶》便是《射鵰英雄傳》下一代的傳奇。就算世界末日,《復仇者聯盟•無限之戰》拍到宇宙一半生命毀滅,超級英雄們幾乎全軍盡墨,然後倖存者在《終局之戰》再度奮鬥,又有新人接班,並非終結。

「香港話劇團」正在中環大會堂劇院上演的《美麗團員大結局》,一頭一尾都是日本「名偵探柯南」式偵探奇案,槍聲一響,某劇團的藝術總監死亡,警探與私家偵探調查誰是兇手,每個團員都有嫌疑。這是戲中戲,劇團排演新作《藝術總監之死》,但劇名不夠綽頭,於是改名《美麗團員大結局》。

妙在編導陳敢權正是「香港話劇團」的藝術總監,拿自己開玩笑,局部像鬧劇,亦玩漫畫化推理探案,嘻笑怒罵一番。主體則道出不少藝術總監之苦,在藝術與商業之間左右為難,被團員們埋怨,要應酬大明星,遷就投資者,亦怕自己江郎才盡,陷於抑鬱症。

但另一方面,劇中藝術總監也在「晒命」,事實上並非人人可做總監,能編能導又有領導權。而且「艷福齊天」,既有好太太,兼有多個婚外情對象,包括妙齡少女。然而風流未必快活,太多異性投懷送抱也很苦惱,結果他是否真的死掉呢?

這是悲劇、喜劇還是鬧劇?總之樣樣都有,其中柯南式探案戲中戲很誇張滑稽。申偉強演大明星非常扮嘢搞笑,陳煦莉、陳嬌、蔡溥泰、黎瑩影、周志輝等演團員亦多數漫畫化,說出抵死對白。高翰文演藝術總監則毫不誇張,簡直充滿中年危機的「男人之苦」,演得渾洒自如。其他重要角色還有吳家良演劇團經理,廖淑芬演總監的太太,黃翠儀演女秘書。

此劇中段大發牢騷,比較煩悶。好在下半部入戲,藝術總監大難臨頭,不但搞出新版本推理探案,還有反璞歸真的童話劇,而發生於異世之所。

我看後,想到費里尼名片《八部半》,用意識流手法拍攝電影導演的苦與樂,自我嘲諷亦自我炫耀,既有童年回憶又有風流韻事,以及超現實幻想。《美麗團員大結局》並非那種經典級數,但劇中藝術總監亦自編自導,和電影導演差不多,似乎夫子自道,又有真有幻。

亦想起幾年前黃秋生、林海峰、韋羅莎合演的舞台劇《搞大電影》,翻譯美國名家大衛馬密的《Speed the Plow》,諷刺影壇搞戲的煩惱與古惑。現在這劇團戲也有些相通之處。

陳敢權在場刊自述,多年來他寫過不少以「編劇」為中心人物的劇作,今次高翰文主演的藝術總監也是編劇。陳敢權過去關於編劇的劇作,我最記得《一頁飛鴻》,首演於2014年剛落成的高山劇場新翼,廖啟智演粵劇編劇,黃韻材演男花旦,發生似乎超友誼的感情。《一頁飛鴻》開始於編劇之死,兒子從外國回來料理後事,發現遺稿和那段舊情。廖啟智和黃韻材都演得好(後來重演改由高翰文、申偉強主演),廖啟智把狂放而落泊的粵劇編撰才子表現得很生動,確是值得懷念的好戲之人。

關於戲班與劇場的戲,當然不少,特別有趣是翻譯閙笑劇《蝦碌戲班》。多年前我看過「劇場工作室」的《鬼劇院》重演,余翰廷編劇,廖淑芬主演,很黑色。有段時期廖淑芬常演老角,今次在《美麗團員大結局》變回「靚太」,後段還大展風騷,幾乎認不出她。

香港的劇團很多,粵劇團和話劇團(舞台劇團)數之不盡。《香港話劇團》最官式,雖然壓力也大,但條件最充足,藝術總監往往做得長久,不像歐洲足球壇的領隊隨時被炒換帥。至於自食其力的劇團,難免多數經營困難,尤其過去兩年因社會動亂和疫症無戲可演,必須「收檔」。《美麗團圓大結局》原定去年上演,也延至現在。

幸好逐漸恢復演出,也有熱心觀眾。在新形勢下,看來藝術與商業都不是問題,但必須迴避敏感政治,且看能否創出雅俗共賞的新作吧。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